正文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难受

    大管家嗯了一声,“这个事情我知道!”

    “大管家,听说大哥的情况比较的严重,已经坐了轮椅!”

    从说话的声音能够听的出来,王阳非常的急切!自家的大哥在自己的印象当中,根本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是绝对不会倒下的,但是现在突然之间听闻自己的大哥竟然都需要坐着轮椅了!

    打击太大了不说,而且来的有点过于快了!快的让自己没有任何的准备!

    所以一时之间有些慌乱,有些口不择词!

    “先生受了一些伤,坐轮椅是最好的选择,伤筋动骨一百天,倒是可以站起来,但是对于伤情有着相当的影响,所以还是坐着轮椅休养比较的好,大体就是这么一个状况!”犹豫了片刻的时间,大管家继续的说到,“先生碍于其他方面的影响,所以不太想跟外界有其他的联系,并没有其他的什么状况,倒是让大家跟着担心了!”

    “大管家,我能够问一下,大哥是怎么受伤的吗?”王阳这个话意有所指!

    “这个事情先生没有做太多的提及!”

    这个话的意思很是简单,先生是怎么受伤的,这个事情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至少现在这个时候你就没有什么必要知晓了!而且知晓了对于你也没有什么好处!

    “我还有事情,少陪!见谅!”

    大管家很是痛快的挂了电话,没有去做任何的解释,就算你是先生的弟弟,那又怎么样?自己只对先生负责,至于其他人?算了吧!更何况现在还是如此的敏感!

    自己本来就不是一个多言多语的人!

    先生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自己对此也是非常的焦急,现在自己报答先生的最好方式?就是好好的看守住四合院,仅此而已!王阳的电话,就是自己对于外界的一个交代!

    你们能够打探到也好,打探不到也罢,跟自己没有太多的关系!

    王阳是先生的弟弟,所以才有这样的待遇,你们又是什么人?什么事情都想要知晓?别有那么多的好奇心,容易给自己招来麻烦!

    要是你们感觉不忿的话,过来踹门试试!欢迎!热烈的欢迎!

    王阳看着自己的母亲,“妈,大管家显然是知晓情况的,但是他的说话吞吞吐吐,根本就没有任何透露实情的意思,很显然,他这个就是故意的!也不知道是大哥的授意,还是说他真的知晓什么?不太好说!”

    苏元嗯了一声,“你大哥的情况,咱们都了解,能够让你大哥都坐了轮椅,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周遭?才会造成如此的伤情?”

    “不可能是国内的,我倒是听说大哥去了一趟毛熊那边?不过毛熊那边的事情!”说到这里的时候,王阳突然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要不要去问一声舅舅,他肯定知晓!”

    苏元的眼睛都已经眯缝在了一起,“好呀!家里面的人都已经知晓了!就瞒着我一个人!”

    究竟牵扯到什么事情?苏元不清楚,但是很显然,相当的人都已经知晓了情况,但唯独自己什么都不知晓,这个对于苏元来说,有点不能够容忍,怎么着?把自己当成是外人了吧?

    “你给你舅舅打一个电话,我倒是想要听一听他怎么说?”

    “妈,我舅那边会接电话吗?”看到自己的母亲没有言语,王阳随后拨打了电话过去,结果没有出乎王阳的预料,自己的舅舅并没有接电话,而是秘书接的!直接的就把王阳给应付了过去,王阳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自己的舅舅工作很是忙碌,没有时间,等有时间的时候会打过来的!

    王阳冲着自己的母亲摊开自己的双手,没有办法呀!自己先前的时候就已经有所预料!所以出现这样的结果,不会感觉到有任何的意外!

    苏元的气很大,中午饭都没有吃,王阳能够怎么样?现在要是敢拿起来筷子,保证这个下场绝对不会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好,这是一定的!自己的母亲绝对会把自己给包裹包裹,然后给生吞了!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一直等快要晚上的时候,王长林回来!王阳重重的出了一口气,自己一个下午的时间,什么都没有做,只能是陪着自己的母亲,不然的话,后果会更为的严重,这是一定的!

    “哦,这不是王家的。”

    听着母亲的冷嘲热讽,王阳嘴角有些扭动,一直等自己的二姐进门之后,王阳总算是送了一口气,等看到了她后面跟着的两个侄子之后,王阳的脸色有着些许的苦闷,这两个小家伙,这个时候过来,有他们的好果子吃!

    两个小家伙看着自己的姥姥和姥爷,有点不明所以!没有像是以往的时候一样,抱着他们,原来的时候,都是心肝肉的,但是今天是怎么了?王莉显然是看出来了,同时看向自己的弟弟,却发现自己的弟弟,这个时候正低头数蚂蚁呢!

    苏元盯着两个外孙,嘴角抽动了两下,随即把目光对准了自己的女儿,语气有点平淡的说到!“他们两个没有什么事情了吧?不是说今天出院吗?怎么耽误这么晚的时间才过来?”

    “下午的时候就出院了!带着他们出去玩了一会,不然的话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

    对于两个皮猴,王莉感觉很是无奈,没有想到两个孩子现在竟然如此的活泼,如果说一个还好一点,但是两个加在一起,自己有点有心无力了!

    苏元嗯了一声,随即看向了王长林,“你们两个人先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

    王长林根本就没有看向自己的儿子和女儿,说的很是直接,让王莉和王阳两个人惊诧不已!

    保姆则是第一时间就把两个孩子给抱了起来,王莉有些不明所以,但是王阳则是扯了一下她的衣服袖子,现在这个时候还不走,等一会真的发飙了!谁知道会有什么好果子吃?难说!

    “究竟怎么一回事情?妈今天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太可怕了!”来到了厨房,王莉双手抱胸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大哥那边出事了!”王艳皱着自己的眉头说到,看到自己二姐脸上面的煞气涌起,王阳摇摇头,“具体的情况我不了解,我一整天都被咱妈给留在了家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空闲,而且这个事情也根本就打探不到?”

    “打探不到?王阳,你这个是在骗鬼,是不是?”不注意的时候,王莉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到了擀面杖,就这么的拎在了自己的手上面!“你是不是觉得你大了,我就不敢动手了!要不你试一试看?”

    “你就饶了我吧!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王阳举起来自己的双手,自己姐姐手里面的擀面杖不是吃素的!“我还是听咱妈说的,大哥受伤了!听说伤的不轻,现在都需要坐轮椅了!”

    “别动手!”挨了一棒子之后,王阳呲牙咧嘴的,“我说你能不能够讲点道理,事情跟我没有关系,我联系了大管家,大管家也没有说一个所以然出来,咱们找了不少的渠道,但是没有任何的作用,现在知晓消息的人,咱老爹可能知晓一些,舅舅那边可能知晓一些!”

    没有等王阳继续的说话,王莉就冲了出去!

    王长林看着冲出来的女儿,瞪了一眼!王莉一点都不示弱,王长林哼了一声,倒是没有太多的理会!王阳则是戚戚然的跟在了自己二姐的身后位置,现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坐下来了!站在旁边的位置就好!

    “老大的伤情严重吗?”苏元扫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和女儿!随即就没有了太多的理会,注视的看着自己的丈夫,现在知晓具体情况的,也就只有他了!

    “具体的情况我不知晓的那么清楚,苏泉那边可能知晓一些,发生情况的时候,他就赶了过去,但是老大没有做任何其他的提及,他们舅甥两个人也就是见了一面,苏泉去确定一下老大的安全情况,剩下来就没有了什么动静!”

    “他想要干嘛?还是老大的亲舅舅,他就这么的干?!”苏泉怒不可揭!

    “不是苏泉想要怎么样!事情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主要是牵扯到了老大,老大对于这个事情有其他的一些想法,而且就我现在所知晓的情况,好像跟毛熊那边有相当的关系,听说那位大帝也是牵扯其中,所以非常的麻烦!”

    这个话说完,苏元也是沉默了相当的一段时间!

    “究竟是谁动的手,这个总应该知晓吧?不要告诉我说,连这个都不知晓!”

    “具体的情况不清楚,老大没有任何要提及的意思!我跟老大联系过,老大的意思,这个事情暂时性的放置下来!”

    “爸!”王莉不由的叫了起来,“大哥这么多年的时间,好像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情况吧?现在都需要坐轮椅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竟然连对手是谁,都不知晓?这怎么可以?”

    王长林看了一眼,“你着急有怎么样?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吗?”

    “爸!站在大哥对面的究竟是什么人?我很少看到大哥这个样子,都被人给弄的坐轮椅了!他竟然销声匿迹了!”王莉对此很是不解,先前还有些许的冲动,但是现在已经完全的冷静了下来!“我对此真的是太好奇了!”

    “好奇不好奇的,这个事情我知晓的也不是那么清楚,又不是国内的事情,而且毛熊那边对于消息的封锁很严!”王长林的眉头紧锁,“相当的情况,我这两天收集了不少,但是能够起到作用的,几乎可以说是没有!”

    “你亲自的动手?”苏元有些奇怪的看着自己的丈夫,甚至不敢置信!

    “国内基本上没有太多这个方面的消息,也不知道是老大的意思,还是苏泉的意思,反正是听不到任何的动静,一丁点这个方面的流传都没有,而且还有更为稀奇的事情,我也是刚刚听说的!”王长林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儿子!

    王阳不由的就是一个机灵,“爸,你别看我呀!我这段时间工作很忙碌的,也没有什么时间跟大哥联系,更何况一般的情况之下,我也不好跟大哥有什么联系!”

    哼!王长林很是不满意的样子,“你的运气倒是不错!”

    “什么方面的消息,说来听听!”听到丈夫这么的说,苏元也是明显有了兴趣!

    “老大这一次损失比较大,他下面的安保,损失非常严重,这些人不能够继续的留在他的身边了!因为他们已经肩负不了安保的职责了!所以老大把这些人都给放了出来,全部都给了家里面的孩子,小刚那边,也不例外!”

    王阳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我去,大哥舍得把那些安保都给放了出来!”自己对于那些人非常的垂涎,但是从来都没有得逞!但是现在大哥竟然把这些人都给放了出来,开什么玩笑?

    “爸!他们不能够承担大哥的安保工作了?这么的严重?!”

    王阳猛然之间的惊醒过来,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伤害,让这些安保承受了如此的损失?

    苏元和王莉的表情也是有些惊惧!是呀!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状况,竟然让这些安保竟然不能够继续他们的工作了!

    “损伤惨重!曲鹤的胳膊断了,杨琛跟你大哥一样,好像比你大哥更为的严重,不过好在没有太多的问题,日后还是能够站起来的!不过好像本身的问题比较的严重,被老大给关了起来,大体上面就是这么一个状况!”

    王阳不由的摸了一把自己额头上面的汗水!是真的被吓出来的!不是开玩笑的!

    “曲鹤和杨琛他们两个人,一直都跟在老大的身边吧?!”苏元喃喃自语的说到!

    毕竟他们两个人的身份有相当的不同,家里面对于他们两个人也是比较的关注!但是没曾想,他们两个人也没有好过,连带着也是同样的腿断胳膊折!

    “我脑袋有点乱,让我想一想!”没有让王莉和王阳两个人说话,苏元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还是王莉警醒一点,很快走到了自己母亲的身后位置,替自己的母亲揉了脑袋!让她可以尽量的舒缓一些!

    等感觉好一点之后,苏元这才重新的睁开自己的眼睛!“事情很是严重吗?所以老大不想让外界知晓相当的情况?还是说背后有着其他的牵扯?跟毛熊那边有着相当的关系?”

    “毛熊那边消息封锁的非常严,超乎想象!”犹豫了片刻,王长林才斟酌的说到,“具体的情况不是那么的清楚,但是想来跟老大的事情有着相当的关系,不过就我个人所知晓的情况,老大跟那位大帝的私人关系非常好!至于背后的牵扯是什么,不清楚!”

    “苏泉知道吗?”

    “可能知道,但是没有人能够从他那里打探出来任何的消息!”

    说这个话的时候,王长林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苏元的目光有些锐利,很显然也是领会到了王长林传递过来的消息,这个事情不能够去打探,打探的话就不仅仅是犯忌讳那么的简单!甚至还会造成其他方面的影响!

    “事情就这么的算了!不是老大的作风,他所谋甚大!”苏元感慨了一句,“不过他把所有的安保都给了孩子,这个事情倒是让人有点没有想到,动作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没有谈过,他现在谁的电话都不接!相当的情况就是这些了!”

    说完了话,王长林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和女儿,意思很是明显,这个事情你们知道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如果有相当的消息流传出去的话,会有什么样子的后果,那我就不知道了!

    王莉咽了一口唾沫,“爸,事情都已经到了如此的程度!有些过于的蹊跷了!大哥那边是把所有人都给散了?还是就把安保给散了?”

    “把一部分的安保给散了!留给了家里面的孩子,不管是王安和童童,还是丁蕴和丁畅,包括小刚,他们都在这个范围之内了!我听说王安的妹妹也有!”

    “小丫头倒是很得宠呀!”苏元嗯了一句!这个倒也不算是什么特别大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在这一点上面,老大没有做出来任何的偏颇,下面的安保选择谁,是他们自己的权利!”对于这个问题,王长林有自己的一些考虑,不过这些想法,王长林没有做任何的提及!

    虽然说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当面,但是有些事情自己知晓也就可以了!真的要是把所有的事情都给说透了!那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选择王安或者是童童,丁蕴和丁畅,包括小刚和小丫头,所代表的意图完全就是不同的!甚至于彼此之间未来的发展也是有着相当的不同!而且这个事情一旦做出来了决定,就没有任何可以反悔的余地!
其他书友在看:大话三界万古冰封在异次元的生存游戏岛末世异形主宰武侠重生神途至尊大明之宝傲视群雄i汉末王旗上古妖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