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节

    别的我就不说了,这些内容肯定不能把卷宗照抄,又不是写新闻,总要遵守法律和道德。

    我也看过现下一些法医小说,技术和职能上犯错的不少。我不可能去抄他们的。比如有一本小说,他说主角喜欢用刀从眉心为起点,然后划开尸体,进行法医解剖。这其实是作者搞错了。

    解剖有两大类,一类是病理解剖,就是正常的人体解剖,面部解剖观察人体结构才会从眉心开始下刀(实际有许多解剖方法),另一类就是法医学解剖了。

    而法医解剖一般是三大类:直线切开法,t字形弧形切开法,y字形切开法,没有一样从眉心开始的。诸如此类的错误很多。还有哪些案子是法医不能插手,必须由社会司法鉴定机构来处理的,那些小说也由法医越俎代庖了。各种警察的职能的混乱就更不提了。

    好了,以后不说了,有空就写。忙去了。随便看看就好。没什么的。

    等我有时间了,再讲连环凶案。

    我上面可能没讲清楚,这里补一下。

    枪支虽然由许多部件组成,但与弹头弹壳接触和碰撞的却只是其中一部分,比如弹夹、后膛印、枪管等才会留下弹痕,而其它部位则不会如此。每把枪留下的都不一样,即使是同一种类的枪。而且这些特征非常稳定,难以改变。

    我个人认为,检测周克华脑部里的子弹,用内外弹道学(ballistic trajectory)来确定子弹属于哪把枪,谁打死的,这方法最容易了。根本不需要争论。

    gsr,血迹分析,当时情况的重建什么的都是浮云。

    在我的法医生涯中,跨省办案不过八次,最近的一次是在2010年4月份,去的地方是贵州朴公镇。一般法医极少跨省办案,除非案情重大,牵涉众多,或有利害关系,这样才会跨省做鉴定。在我接到上级通知时,下意识地就想,贵州的这桩案子肯定不简单。

    接到通知后,我很快拿到材料,大致地了解了案情。

    在2010年2月份的一天,贵州朴公镇两位民警追击一名持枪嫌犯,双方在一个工厂后面交火。嫌犯开枪发生跳弹,擦伤一位民警,之后嫌犯右腿被民警击伤,继而脑部右太阳穴中枪,当场死亡。现场有目击群众,他们声称,嫌犯右腿受伤后,已经失去逃跑能力,手上的枪也掉在地上了,警察却续打向嫌犯的太阳穴,有过度执法的嫌疑。

    嫌犯叫邹云龙,是当地人,家里的亲戚能塞满一卡车。几年前,邹云龙在广东杀人抢劫,被列为通缉犯。2010年2月,邹云龙潜回家乡,被民警盯上,随即在交战中身亡。因目击群众皆称,邹云龙先被打中右腿,手枪滑落,这让开枪的民警被推到风口浪尖,并发生了**,公众亦对鉴定结果的真实产生了怀疑。

    鉴于此事影响甚大,死者家属也不认同本省鉴定,最高检查院的侦察指挥中心就做了安排与协调,任命广西的两名法医和四名技术人员重新做法医鉴定和枪弹伤检验。我拿到案件的材料时,还以为只是死者家属闹事,因为从材料上来看,案情一目了然,没必要再重新做鉴定。

    等我一去才知道,案情比我想的要复杂得多,难怪会跨省做鉴定。
其他书友在看:《谪圣录》——重新演绎西游故事人体诡话系列《荒岛惊魂》迷雾重重的死亡事件的背后,究竟是谁在牵控?我是道门后裔,说说和师傅在南洋鬼市做亡灵买卖的经历。扒一扒我村子里离奇的事如果早晨醒来发现自己满嘴的血、满手的血……偷死人的东西,给死人说媒,既当小偷又配阴亲那些年。步步杀机。《窥骨》——拨开重重谜雾,道出乱世秘史我爸不是李刚,我爸是鬼差,拼爹的年代,别人拼活爹,我拼死爹。女      吊(恢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