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纨绔

    “小姐,你不是说已经和永王恩断义绝,一刀两断了吗?怎么还一直对他这么赶尽杀绝?”柴阳终是问出了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呵!”宛明珠冷笑一声,“只毁了他们那对狗男女的名声,这处罚也太轻了些。”

    前世他们可是害得她家破人亡……

    柴阳这一刻突然有些看不懂自己自幼守护长大的宛明珠了,她的仇恨是如此**而强烈,让他本能的有些心疼……

    罢了,他生来便是为宛明珠而活,既然她想要报复萧长亭,那他一定帮她做到!

    “小姐,属下保证在三天之内摸清这里所有火锅的配料方子……”柴阳一本正经的保证道,“不过属下还有一个问题。”

    宛明珠白了他一眼,“你问题怎么那么多?”

    柴阳瞬间委屈巴巴:“属下这也是关心小姐,想为小姐的计划添言献策,并非有意冒犯。”

    宛明珠才不信他装可怜的这套,果然她最近对柴阳宽容了一些,他的戏精本性就暴露出来了。

    “你想添什么言献什么策?”宛明珠懒懒的问了一句,并无对柴阳多问的气恼,因为她也希望自己的计划能够万无一失,集思广益未免不是一个好办法。

    柴阳抬眼瞄了一眼宛明珠的脸色,确定她没有生气才继续问道:“小姐你要以自己的名义开店吗?那恐怕是不妥……”

    毕竟宛明珠现在在京城中的名声还不是特别的好,如果以她的名义开店,恐怕城中的大多数人都不会买账,到时候根本和永王他们打不了擂台。

    “我自然不会以我的名义开店,”宛明珠一双明亮杏眸微微眯起,脑海中已经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子,“关于老板是谁这件事我已经考虑好了,你不必再担心这个,只管仔细研究配方便好。”

    柴阳闻言点点头,不过看着宛明珠那副眼冒精光的样子,不禁为宛明珠选中之人献上了一份由衷的同情。

    两人吃饱喝足商量好对策正准备离开之时,楼下隐隐传来一阵喧闹之声,似乎是有人在吵架。

    “呦,今天运气这么好,我还没给一品锅找茬呢,这就有人闹事了?”宛明珠来了兴致,幸灾乐祸的说道,“我们下去看看。”

    柴阳无奈,只好戴上面具跟了下去。

    宛明珠为了隐藏身份,今日特地穿了一身素白男装,玉冠束发尽显英姿飒爽之气,活脱脱一个矜贵桀骜美少年。自认为一般人认不出她的真实身份,便凑热闹般的带着柴阳去了楼下看热闹。

    守在其后一身黑衣白玉面具罩面的柴阳更像是贵公子的侍卫,自上次教坊司回去以后,柴阳就学乖了,不知道从哪给自己寻摸来一个白玉面具带上,遮住了他那过于美艳的俊脸。

    一楼,一个抱着琵琶的卖唱女正被几个纨绔子弟模样的人围着,周围还围了不少的人,都在看热闹。

    卖唱女抱着琵琶跪在了地上,衣着虽寒酸却掩饰不住她姣好的身材,瘦弱的身姿看上去楚楚可怜,此时正我见犹怜的哭诉着:“我自是贱命一条,可是几位贵公子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可不给我的唱曲钱?”

    “嘿!你这个贱女人!”为首的纨绔子弟名叫郑侃,是当朝丞相之子,出了名的放荡不羁爱自由,此时正气急败坏的指着跪在他脚边的女人骂道。

    “郑哥,你别理她,这就是个攀龙附凤的主!”和郑侃时常在一起厮混的狐朋狗友在一旁劝道,看向卖唱女的眼神里充满了鄙夷。

    “小女子不才,自知样貌丑陋,怎么可能会有攀龙附凤的心思?”卖唱女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嘴唇颤抖着说着,眼泪不要钱似的哗哗直流,“几位公子何苦为难我这个吃不饱饭的人?不过就是几两银子的钱而已,对于几位公子而言都是不值一提的事……”

    此时,人群中已经有不少人对着这几个纨绔子弟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大都是为卖唱女抱不平,可是这几位公子一看就是来头不小,故而这些平民百姓没有一个敢为卖唱女出头的。

    而隐身于围观人群中的宛明珠却微微皱了眉头,直觉这件事情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她知道郑侃这个人,他是当朝丞相**的唯嫡子,郑丞相在朝堂中势力庞大根基稳固,却一直都是中立一党,唯一一个儿子还是个成天只知吃喝玩乐逗鸟的纨绔,故郑丞相虽然手握重权,却并未受皇帝过多的打压。

    可是郑侃虽是个纨绔,却是个有原则的纨绔,他向来出手大方,平时都是被他那群狐朋狗友当冤大头一般宰,冤枉钱不知白白花了多少,断不会欠了这卖唱女区区几两银子的卖唱钱。

    不过,知晓郑侃为人的宛明珠能看出这其中的蹊跷,其他人可就看不出来了。

    迫于围观人群的议论,那几个纨绔子弟中已经有人开口:“算了,郑哥,咱也别同这个贱女人较真了,直接赏她点钱打发了,省的在这挡路。”

    那人说着便不耐烦的扔了几块碎银子在卖唱女身上。

    本以为事情会就此了结,但郑侃这时候反而不肯罢休了,抬脚踩了块碎银子,白净的脸上满是愤慨:“今日这钱你拿不了。”

    宛明珠在一旁看着不由得感叹这个郑侃果然如同传闻中的一样脑子缺根弦,这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甭管事实如何,现在能了结就了结吧,他竟然还揪着不放?

    明天一早指定得有人参郑丞相教子无方,宛明珠都替郑丞相感到头疼。

    卖唱女眼睛一红,又哭闹了开来:“可怜小女命苦啊,白白遭贵公子欺辱,只可把苦往肚里咽啊,老天爷要为小女做主啊!”

    这哭的还挺有节律,一看就是经常唱曲的,宛明珠心里评价道。

    如今事情未明,宛明珠不敢妄自出头,虽然她很想借此结交一下郑侃,毕竟说不定今后可能会有用的上的地方,正想看看事情接下来怎么发展,结果不成想,乔清语竟然亲自现了身。

    只见乔清语一身浅青长裙,莲步轻移娉娉袅袅的走了过去。

    “这位公子,如此欺辱一个弱女子恐有为君子之道吧?”乔清语走上前挡在了卖唱女之前,充当了英雄救美的角色。
其他书友在看:[综英美]季抛人设超级龙兵郝建柳如烟郝建柳如烟荣耀都给你被迫去卧底的我躺赢了魔子奇生情话虫临之无限分身开局十万小弟大佬们都在疯狂讨好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