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十七、滴水之恩

    我有些头疼,开口道:“妹妹,我没事。”我刚想说我们进去再说,便听她道:“姐姐此番落水,被这么多人看在眼里,清白尽毁,可怎生办是好啊?”语气惊疑不定,看似无比为我忧心,我沉了脸,当先往船内走去,今日实在无任何心思同阮玉谈话。

    我不是绝对良善之人,也有许多小心思与计谋,可阮玉到底是我妹妹,我知她心胸狭窄容不得人,可她到底是我妹妹,做得再过也不会真正要我的命,所以有些事,我心知肚明,却总也不愿将她想得太坏。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是父亲最为宠爱的女儿。

    此事算是告一段落了,我的事曾一度沦为都中笑谈,可茶余饭后,总不会只有一个话题,世间事层出不穷,大家都风向只是转了又转。最近齐都中议论最多的当是太子结党营私被废,陛下欲另择储君。

    我正绣着花,是一株并蒂莲,可心神不宁,总算不小心扎到手。我停下手中动作,看着被血污得面目全非的并蒂莲,心口一痛,莫非这便是所谓的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我有些恍惚,然有些细微的动静终是被我所注意。

    有一黑衣人倒在我面前,似危在旦夕。惊疑不定间,我走上前。

    他的脸被黑布蒙住,额间虚汗直冒,眼睛微睁着,我看着他,他看着我。

    半响,黑衣人开口:“恳请姑娘救植一命。”

    在他开口时,我便知道他是谁,直到他将植说出口,我才肯定,手有些颤抖,我想抚摸他的脸,却又有些不敢,我听见自己开口,语气颤抖:“殿下这是怎么了?”

    齐植没有说话,有心无力的样子,我知道,若是再拖下去,他定然没命了,可是,他这般重伤,眼下又是夺嫡风波,救他,不止是我,可能整个阮家都在劫难逃。

    “姑娘……可不必救植,只是……切勿被人发现,否则,植愧对姑娘。”

    我一怔,他似乎一直这样,一直如风般温柔,他赠我披肩,遮我屈辱,如今,怎可能见死不救呢?

    听到外面越发吵闹,并且有步履声渐近,隐有“刺客”“逃跑”“捉拿”等声响起,我看了看已经昏迷的齐植,叹了口气,罢了,昔日你救我,今日我便拿命助你。

    我将齐植拖进房,将他置于塌下。尽快处理地上的血迹,可时间实在不够。

    细细听着脚步声,近了,更近了。

    我拿起地上齐植落下的剑,用力一刺,疼痛袭来,还当真是疼得要命,“啊,救命啊。”我大声呼救,“救命啊。”

    官兵叫我如此,慌忙问道:“刺客去往何处?”

    我有气无力的指向一个地方,然后虚弱的道:“他向那边跑了,快……追。”然后昏倒在地。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还未大亮。屋内就我一人,一起身,全身都疼,我皱眉,然后强撑着下床,看向塌下,竟还未醒。我将他移出,此时尚早,倒不担心被人所觉,我看了看床头留下的金创药,心下一喜,忙替他疗伤。

    包扎完毕,他仍是不醒,我有些急了,探他鼻息,好在尚有气。我没有法子,只得扇了他一巴掌,下手甚重,连我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不多时,齐植睁开眼,眼中满是茫然,我有些心虚,只得硬着头皮道:“殿下现在感觉如何?”

    齐植试着动了动,面色舒缓:“大难不死,多谢凤娘相救。”

    “不必如此,殿下亦帮过凤娘。”我沉静作答。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腹间渗出些许血来,我咬了咬唇,脸色定然苍白。齐植一愣,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面有不忍,然后是感动,他看着我,眸中似有千言万语。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回望他,轻轻一笑,我只是想要救他,仅此而已,结果已经达到了,过程怎样并不重要。

    齐植突然开口:“凤娘此般牺牲,植甚感激,愿娶凤娘为妻。今生绝不相负。”

    “殿下……”不必两字尚未出口,齐植又道:“凤娘不必再言,植一言九鼎,望凤娘早日康复,植定会早日迎凤娘过门。”说完,他便消失。

    我看着窗子,他消失的地方,只觉怔愣,齐植要娶我,我心里不知什么滋味。我确实对他有好感,可紧紧是女子对温润如玉男子的欣赏之意,并未至论及婚嫁,可他似乎没给我拒绝的机会。

    转念一想,此人高傲,定不会只屈居于皇子之位,罢了,他既要娶,我便嫁了吧,他说了不会有负于我,想来,他应该会是我的良人吧。

    出嫁那一日,凤冠霞帔,这红衬的我的心情亦好了不少,我坐在轿中,轿子走的平稳,我的心却是无比忐忑,这条路,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杀机四伏,无论如何,我终究回不了头了。

    齐植,是我要嫁的人。亦是夺嫡人之一,他君临天下,我必然凤袍加身,他若落败,我亦只能身首异处。就算我不曾心悦他,可我不得不帮他,毕竟,我不想死。

    我静静坐在书房,老管家守在一旁,我自言自语道:“眼下风起云涌,这天,要变了啊!”

    “秦一。”我低声唤道,眼前突然出现一黑衣人,沙哑作答:“属下在。”

    我没有看向他,只是问道:“朝中局势如何?”

    秦一立刻作答:“自太子被废,朝中分两派,如今三殿下一派似乎人更多。前些日子,主子处理的粮草一事似乎并不好,三殿下一派上本参主子的很多。”

    我抚摸着手中玉镯,思索片刻,开口:“既如此,我们也不能落后,他们上书,我们也上书吧。”

    秦一听了我的话,有些迟疑的开口:“可是参三殿下?”

    “不。”我笑答,“我们参的是七殿下。”

    秦一似乎很是诧异,但到底没有多问,只道:“属下遵旨。”便退下了。

    室内突然静下来,老管家突然问:“娘娘这是何故?”

    “陛下善疑,而三殿下的人太多了,如今参殿下的人越多,殿下越安全。毕竟,结党营私可是君王大忌。”我缓缓说道。
其他书友在看:心爱的公主殿下夫人竟把自己捧红了雪焰王冕从绝世唐门开始攻略无证之赘家有千金之笑颜如花吃穿山海经从零开始的篮球生涯易小二的空岛时代开局一颗易容丹然后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