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二告王爷一

    夜色朦胧,由于灵韬城早以开始用电能照明,因此东南吉位的新城闪耀着炫丽的光华,与只有依稀光点的西北旧城平民区形成了两道截然不同的风景。

    “爹。”而就在处在新城的叶府书房当中,叶昭婷就像做错事的小孩般,低头不敢正视书前的叶如之。

    “昭婷知错了。”

    叶如之抚着自已的小胡子边随着手中书卷笑道“呵呵,那婷儿知道自已哪里错了吗?”

    “昭婷不该义气用事,让爹卷入阡公子和安平郡王之事中。”

    “小小一个安平郡王,还不足以让爹操心。正好也能以事杀杀那郡王的意气。”

    “那爹今日你这?”以叶昭婷的聪惠,事后自然明显明白,叶如之此案中就是在刻意偏向阡百陌,所以才在很多案件的关键细节上混淆视听或模糊带过,才最终顺理成章判刑。

    初期叶昭婷还以为叶如之是因为听到自已参与后,才冒着仕途之危做出这种有违讼律的判罚。

    “当今朝上虽表面平和,但因立储之事早已是暗涌急流,这时候高皇后需要的是闲王而不是贤王。”

    “昭婷明白了。”经叶如之提醒,叶昭婷如梦初醒道“所以此案,爹就是随水推舟,即废了宫安旻的贤王形象,又卖了林府一个面了。”

    “嗯。”

    “既、既然如此。”叶昭婷说到此,不由地又委屈地娇嗔道“那爹为何又要这般责问昭婷。”

    “唉。”看到昭婷一副小女儿状,叶如之无奈地叹了口将书合上,从旁边拿出一张纸说道“千里风花何为信、秋悲春停思不尽。”

    “爹,你也看过纤公子的《蝶双飞千里风花何为信》了。”

    “嗯。”看了眼脸上露出惊喜状的叶昭婷,叶如之眉头不由地轻皱道“那婷儿对此词有何看法?”

    “此词的词句间虽雅气不足、平仄稍欠,但胜在其字简意深,更显其干净至纯的赤子之心。”

    “嗯,那婷儿知道自已错在哪里吗?”

    “我?”正说到兴上的叶昭婷,被叶如之一把打断愣在那里。

    “唉。”看到女儿一脸迷茫的样子,叶如之语重心长地说道“昭婷,你可曾还记得爹给你讲过‘飞蛾扑火’的故事吗?”

    “飞蛾扑火?”经叶如之再次提醒,叶昭婷突然明白了什么,原本兴奋的表情瞬间黯淡了下来,低着头强忍着哭意说道“每个人能做什么、能得到什么都早已命中注定,如果试图打破命运去争够那些不属于自已的,最终只会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唉。”叶如之看着女儿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无奈地又长叹了口气,起身走到叶昭婷身边道“至林府招此人入赘后,爹就一直暗中观察,此子无论才华、学问、见识,都非一般世家子弟能匹之;我叶家虽也是历练两代的书香门第,但这门槛终究还是太低了,那等人家非我等这般能去想去够的;昭婷你可明白为父之心。”

    “女儿明白。”头越垂越低的叶昭婷,虽然一直强忍着哭意,但眼泪终究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

    “这几日你就别出门了,挑几本经书到静心堂抄写吧。”叶如之说完便直径离开了书房

    ……

    次日安平郡王府门前。

    “王爷时辰以到,出来游街吧。”官役在呼喊了几句后,宫安旻才戴写着“罪枷”二字的半边面具走了出来。

    按照律令带“面枷”期间,每日必须游街三个时辰以警效尤,而宫安旻作为皇室成员,则只需一个时辰,并且可以选择游街路段及取消押解的官役。

    而宫安旻考虑到最大减少日后的尴尬及面子问题,最终选择了偏东北的平民住宅区和中等商业区间一条街,而上报两日由分管街区的官员做好基本治安维护后,这才派官役过来请宫安旻去游街。

    众人一路坐着马车来到游街的街口。

    “小王爷。”马车官役看出一张简易地图说道“这上面红色的就是您要游街的路线,这四个红点各有一人守着。”官役说着抱出一面小令旗道“这是第一面令旗,每个红点上还各有一个,小王爷你只收集齐其它四面令旗,然后交到这个六星处,就算今天的游街完成。”

    “哼。”宫安旻冷哼地拿过地图和令旗,便直接一言不发的跳下马车直径往第一个红点走去。

    “唉哟,你们看这是谁啊!”

    宫安旻大约走了五六百米,就听身侧传来熟悉的声音,于是扭头看去,只见阡百陌来着一群狐朋狗友和恶仆极度嚣张地走来。

    “瞧瞧,这不是我们的小王爷吗?”阡百陌一边啃着水果,一边围着宫安旻称赞道“小王爷,这面具也就您这脸型能驾驭的住,你们瞧,我们的小王爷戴上后是不是更现得俊朗中透着股神秘英气。”

    “呀,阡兄你别说,这一瞧咱们的小王爷还真想画中出来的神仙人物。”

    “那是,也就咱们小王爷敢有这么拉风的造型,这要换别人估计连狗屎都不如。”

    “颜兄,这话你说的我就不爱听了,狗屎在不好,那你也不能这么污辱它啊。”

    “哈哈。”

    ……

    在一片大笑中,宫安旻强忍着心中的怒意,咬牙恨恨地从牙缝透字道“阡百陌,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什么?”阡百陌好像没听清般,又凑近听了听后,这才像恍然大悟般击掌说道“啊呀,被小王爷这俊朗、拉风造型迷住,都忘了我们来做什么了,来来,快。”

    在阡百陌的挥手下,两个一看就是青楼的妖艳女子,如水蛇般扭到了宫安旻身旁,然后直接从领口处抽出红色肚兜放到宫安旻手中媚声道“小王爷,人家也有那种红色的肚兜嘛,以后想要自已跟人家说嘛。”

    “哈哈。”四周顿时一片哄笑,随之又听阡百陌说道“小王爷,以前一直不知道您居然还有偷窍女子肚兜的喜好,所以这次怕您一人游街寂寞,就让人给您送两件热乎的。哈哈!”

    “阡百陌,你!”宫安旻暴怒之下,一把推开两名青楼女子,然后双手一张两件肚兜瞬间化成两团火球。

    “啊呀,小王爷要打人了。”阡百陌仿佛受到惊吓般跳回到一群恶仆中,然后满脸惊恐地说道“听说小王爷这修神三境的火拳,一下能打碎个石狮子。”然后又扭头扫了扫一周,指着不远方的一个石狮跟鲁余水说道“鲁兄,我看那只石狮子和你家酒店门前差多,这大概要多少银子?”

    “唉,还真是。”鲁余水也仿佛十分认真的观察了下后说道“嗯,虽然石材不如我家酒店那个,但怎么也要个一两金吧。”

    “唉哟,一两金啊。”阡百陌惊呼着,然后用十分关心地眼光看着宫安旻道“小王爷,我说您这一拳可要小心了,这要不一小心打坏个石狮子、石猴子或哪家小娘子的,我怕您这可要赔不少钱啊。是吧,张兄。”

    “对啊,你们也知道我家是做古董生意的,当时就有个不长眼的伙计把客人的花瓶能碰坏了,你们猜他现在怎么样?”

    “哟,怎么了?难不成还给那客人卖屁股了?”

    “哈哈。”

    “李兄,你这真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哈哈!”

    ……

    又在一片嘲笑中,宫安旻再次强压下了心中的怒火收回了斗气;阡百陌此至再次从恶仆中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然后“呸”地一声朝地上吐了口痰后说道“我就常说嘛,这人穷就不要出来瞎晃悠了,这要不小心碰坏个花花草草什么的,那不赔的只能去偷肚兜了?”

    阡百陌说着,朝旁边的恶仆使了个眼色,恶仆随之气势凶凶地来到一个果摊前,扭头见阡百陌点了点后,这才一把抓起躲在一旁的小贩。

    “你、你要干什么?”此时已被一群恶少嚣张气势吓得魂不附体的小贩,全身不由一阵颤抖。

    “给。”随之那个恶仆将约有十来枚银币塞到小贩手中,然后将他提到耳边轻声说道“这些钱是给你老娘看病的,以后要让老子看到你在赌场出现,这摊子就是你的下场。”说完就像扔小鸡般将那个小贩扔飞,然后转身对忌说笑道“忌爷,来尝尝这些水果。”

    忌闻言便站起身,背着双手一副熊仗人势的样子,迈着嚣张的步伐走到果摊前,恶仆忙献谄媚地随便挑了几个水果弯腰递给忌,忌每个都咬一口便吐掉,随后满脸不屑的转过身,如黑帮老大般将熊掌一抬。

    恶仆见此便起身对手下叫道“忌爷不满意,给我砸!”一声令下,恶仆们便如狼似虎的冲上去,瞬间将果摊砸成了一堆垃圾。

    而阡百陌仿佛对这一切事不关已般,依然和身边的狐朋狗友们侃侃而谈道“看见没有,这年头出门不带个七八金的,那怎么好意思跟人打架,还要暴斗气。唉,小王爷,别急着走啊!”

    这时的宫安旻只感到全身的青筋已经忍到快要爆炸,同时也明白在这灵韬城中,自已这点修为居然连个看门的都打不过,于是只能选择转身快速离去。

    “对了你们知道这世上什么东西最能忍吗?”当宫安旻脚步才刚迈开,耳边又传来阡百陌的笑声。

    “我知道、我知道,是乌龟对吧。”

    “咦,杨兄回答如此之快,难不成有何故事是我们不知的。”

    “去你的,你们没听说过吗?这里以前有个扈家庄,有个汉子的老婆偷人,他怕被那个人发现,就用背子把自已裹的严实,然后就从背缝中偷看他老婆偷人,你们说这不就是只乌龟吗?”

    “啊呀呀,杨兄,果然还是你见多识广啊!那你们知道乌龟为什么会长绿毛吗?”

    “阡兄,难不成你的意思是因为忍不住憋出了绿毛。”

    “陈兄此言差矣,据我尽查百家野史所得,那是因为它老婆偷汉子给它生了个王八蛋。”

    “哈哈!”

    ……

    就在一片哄笑中,宫安旻的身影越走越远。

    “诶我说阡兄,我们这样算不算有辱皇室颜面?”此时一旁的书生扭头朝阡百陌问道。

    “这个嘛,杨兄这里你最精通讼律,你来讲讲。”

    “放心。”身侧的另一青年书生拍着胸口道“想我爷爷一品内阁名臣,现又主政我朝总律法纲,我爹又身为三郡五品提刑司,这等基本讼律也岂能难倒我,众同窗尽管放心吧。”

    “对哦。”阡百陌听此忙拱手对青年书生说道“听说杨伯父开春就要回京叙职,这次怕是要荣升四品刑部刑律郎,进中书省行走了。”

    “呀,杨兄,那可要恭喜了,届时可忘了我等贫窗啊!”

    “哈哈,李兄你们这要是贫窗,那这世上可还有贫可言?”

    “哈哈。”

    就在众人说笑时,又听一书生说道“对了,我们这样对安平郡王会不会太过份了?”

    “会不会?”阡百陌听此不由一愣,随后扭头朝众人说道“张兄即有此问,那就是我们不够过份了?对了,听说小王爷路过的地方有个不错的茶楼,走,我们去喝茶听曲送送小王爷。”

    “哈哈,好,喝茶去!”众人又是哄笑着朝茶楼走去……

    。
其他书友在看:刑天霸体诀请君梦中游网游之诸侯争霸此情可待满城花开穿成女配那就凑合过呗土夫子养成记不败战神杨辰有神器的我偏要用剑三界最后一头僵尸和平精英之逆风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