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我比他强

    “没想到你还是个公主。”寂离有些小瞧了眼前的姑娘了。

    林熙柔则有些无所谓道:“我父亲是皇上的老师,封我个公主当当怎么啦,而且也不过只是个称号而已,用来吓唬人倒是不错的。”说着便对二人吐了吐舌头,煞是可爱。

    校场正对着大殿,要到此处,必须得经过一条数百米长的通道。通道旁,两旁灯火通明,两边清池环绕,柳树成荫。走过长廊一眼便能望见大殿,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提着三个大字“玄阳殿”。

    “不亏是王宫,颇为壮观啊!”寂离注视着大殿,有些感慨道,想当初自己还是魂魄的时候,也记得来过这里,只不过当时这里不叫玄阳殿而是叫天花殿。如今依然变得如此巍峨壮丽,寂离也是暗自点头,看来李玉这么多年还是有所建树的。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不知道吗?闲杂人等赶紧给我滚!”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刺耳的叫骂声,直接把寂离从回忆拉回了现实,寂离看向他,微微有些不悦。

    “不得无礼,他们是我的客人!”没等寂离发话,林熙柔就走了出来,满脸怒意的看着来人。

    然而刚刚出言嘲讽之人看到了林熙柔目光微微一动,露出一丝贪婪之色。他对着林熙柔微微弯腰,露出一个自以为可以迷倒众人的微笑:“这位姑娘,在下褚师云,是凌霄阁内门弟子,今日来此,作为代表与星月宗比试。”

    “你是凌霄阁弟子?”林熙柔闻言也是神色有些诧异。

    “是的,我在宗门虽比不上那些师兄师姐,但也算得上出类拔萃。和我在一起,你不会吃亏的,甚至我还可以带你一起回凌霄阁。”褚师云一脸谄媚,他自信没有谁会拒绝这个条件,毕竟凌霄阁不是谁想近就能近的。而他则是被长老器重,成功进入内门。

    林熙柔听到他的话也是有些惊讶,但过多的则是对于凌霄阁,对于这个满眼不还好意的家伙,她很不喜欢,于是便直接拒绝。褚师云顿时愣在了原地,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会拒绝自己,这不应该啊,随后又把视线放到了寂离身上,眼神有些凶狠。

    “是因为这小子吗?这小子除了长得好看还有什么用!不过是一个废物!”褚师云指着寂离破口大骂,他早就观察过寂离和小道士了,两人身上都没有灵气波动,很明显只是普通人。除了脸长得好看一些,并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我喜欢长得好看的。”林熙柔则是说道。她脸色也是有些不大好看了,这个男的居然敢骂寂大哥是废物。太过分了。

    “好!那我就刮花这小子的脸,我看你还喜不喜欢他。”褚师云身子一震,一柄飞剑寄出,他快速掐动剑诀,剑身瞬间浮现几道符文,飞剑发出轰鸣,向着寂离爆射出去。

    “小心!”林熙柔脸色大变,但飞剑速度极快,根本没有给她反应的机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飞剑向寂离射去。她闭上了双眼,不敢去看血肉模糊的场景。但是迟迟没有惨叫声让她有些疑惑,她微微睁开一条缝,忽然眼睛睁大。

    那柄飞剑在离寂离几公分的距离便停了下来,丝毫不动。一旁的褚师云也是一惊,随后则听到后面传来一个声音:“褚师弟,下山之前,师尊告诫我们不得对平民百姓动手,你难道忘了吗?”声音空灵悦耳,不带有一丝情感。

    褚师云听到这个声音,神情也是微微一变,连忙白术一副恭敬的样子低着头解释道:“不是,是他!”

    “住嘴!当我眼睛瞎了吗?是非都分辨不了了?此间事了,你便自行上山向师尊请罪吧。”那女子缓缓开口道,语气平稳,但不容置疑。褚师云还想说些什么,但在看到女子的眼神后便脑袋缩了缩,郁闷的不再开口。

    “这位公子,我对于我师弟的行为想你道歉,还请原谅!”那女子随后看向寂离微微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但神态倨傲,不把众人放在眼里。

    寂离则笑了笑,他倒是真没有在乎,如果她不出手阻挠,啊、那这个褚师云估计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他不喜欢杀人是因为会沾染上因果,但不代表他不会杀人。如若有人冒犯,他也不介意个那个人一个永不磨灭的教训。

    “无妨!不过还请姑娘告知名字,日后还能报答一二。”寂离看着眼前的女子说道。眼前的女子极美,手如柔夷,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再加上那不然一丝烟火气的独特气质,让人觉得她不像是人,而像是仙子。

    “报答就不用了了,你我今日一别,恐再无相见之日,不过,见面即使缘分,告诉你也无妨,我叫南荣映雪。”南荣映雪依旧面无表情,面纱下深邃的眼睛倒是大量了一番寂离,也是惊讶居然有人可以生得如此好看,但是毕竟只是普通人。

    普通人的时间区区数十载,而她们则追求长生,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再好看,几十年后,也是一抹黄土罢了。寂离则饶有兴趣的看着凌霄阁的二人。难道金丹初期修为,女的则有金丹巅峰,而且快要突破了。

    “你们二人都是来参加比试的?”寂离看着南荣映雪问道。

    他这一举动则把众人看傻了,一旁的林熙柔悄无声息的拉了他一把,示意他不要乱讲话,而小道士则是露出一脸古怪的神色。“这寂大哥不会看上人家了吧,那若雨姑娘呢?不行不行,我得替若雨姑娘看好他。”

    而被众人无视的褚师云则是满脸阴沉,看着寂离就是破口大骂:“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师姐说话?”

    南荣映雪也是秀眉微蹙,看着寂离心中也是不喜,但依旧呵斥了褚师云一句,转头看向寂离说道:“是的。”

    寂离则是鼓励道:“那你们加油。不过如果我是你师尊,绝不会这个时候让你下山的。”说罢便拉着二人准备前往校场观摩。看都不看身后的二人。

    “师姐,他太嚣张了!”褚师云生气道。

    南荣映雪则是想到了什么,看着远去的三人露出一脸好奇。

    一路上二人都是对寂离佩服投地,没想到他居然面对南荣映雪那样的女子那么说话,简直是我辈楷模。倒是寂离一脸平淡,他说的是实话,南荣映雪马上就要突破元婴了,他们不会不知道这次比试意味着什么,如果他们输了,很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他倒是无所谓,不过毕竟这里还有不少自己认识的人,不能就这么走了,到时候能帮就帮吧,而且小雨的小沉以后去了凌霄阁还能让他们卖给自己一个薄面,何乐而不为呢。

    一行人来到校场,校场旁边设有瞭望台,众人待会都会在那个位置观看。李默看到林熙柔三人过来,也是露出高兴的样子,连忙跑了过来询问:“一路上辛苦了。”

    寂离摇了摇头,随即便打趣道:“我在这里是不是应该叫你太子殿下?”

    李默佯怒道:“你这话说的,你是你,他们是他们,我们照常便行,那些凡俗礼节就省了吧,我看着都头疼。”说完捂着额头装出一脸无奈的样子。

    “那边那几位是?”小道士指了指不远处站着的几人问道,他感觉到那几人身上有很强的波动。

    “哪个?”李默随着小道士手指的方向望去,恍然大悟道:“哦,他们啊,他们是凌霄阁的弟子,那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叫段天涯,内门弟子,据说已经是元婴修为了。旁边那个小女孩叫花蓉蓉,据说是内门长老之女,别看她年纪小,修为也到达了金丹中期,很厉害的。”

    “那那个年长一些的老者呢?”寂离则看了一眼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老人,那老者赫然有合体期初期修为。

    “那是带他们过来的长老。叫做司徒鸿福。至于修为。。”

    “合体期初期。”寂离抢先一步回答道。目光上下打量着那一群人,时不时点点头。

    李默则是惊讶的看着寂离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当然是因为我比他强了。”寂离微微一笑,语气十分肯定的说道。

    李默白了他一眼,根本没有把寂离的话放在心上,以为他只是在开玩笑。随后便看到南荣映雪和褚师云二人走了过来,本想打算介绍一番,却不曾想褚师云看到寂离后就指着他骂道:“怎么我们在哪里,你就在哪里?你故意的吧。”褚师云说话的声音很大,一旁的凌霄阁几人听到后纷纷走了过来。

    李默看到后,信了也是咯噔一下,脸上露出个快要哭出来的表情问道:“你们是发什么了什么吗?”

    寂离则将刚刚所发生的的事情一五一十,丝毫没有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一旁的李默听完后,看着褚师云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虽然他们是凌霄阁弟子,但不代表他们就可以肆意妄为了。而一旁的几人听到后,也是责怪的看了一眼褚师云,暗恨道:“这臭小子只会惹事。”

    “诸位!十分抱歉,是我等没有看住他,这才引发了一系列的误会,我们向你们道歉。”司徒鸿福缓缓开口,虽是道歉,但丝毫不见诚意。李默也是十分不悦,他觉得这些人太过无礼了,刚准备开口反驳,却被一只手拦住了,拦住他的不是别人,正是寂离。
其他书友在看:开局从造机甲开始别养黑莲花皇帝当替身[穿书]重生之嫣然全球首富从推演高考卷开始黑夜将尽快穿之炮灰女配自救系统大罗神道原来是邪神大人三十而立逆袭通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