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47章:许家公子

    这一记耳光让秦雪木讷的站在原地,眼前这个男人变了,变得与之前判若两人,眼睛里的柔和消失不见,坚毅的目光带着冰冷的气息。

    “你……你敢打我?你会付出代价!”

    “哦?代价,我很想知道那是什么!”

    叶无道只是淡淡的说道,但是从他的话语中透露的是不可一世的狂傲。

    敦煌时间秦雪知道叶无道的身份不一般,但是她现在有许承德这个靠山叶无道在她心中并不是高高在上,傍上许承德,她的自信心爆棚,甚至感觉现在的地位与叶无道这些人平起平坐。

    “哼,他就是个废物,让人瞧不起的废物!”秦雪满脸怒色高高在上带着鄙视的目光注视着周强。

    “你会为你的无知与高傲付出代价,我不会把你怎么样,你对馨儿做得那些事别以为密不透风,不可原谅,我和你打个赌,不出两个月你会后悔!”

    叶无道双眼透着寒光逐字逐句,虽然这些话普普通通但是让秦雪听的却总感觉有一阵阴风刺着她的内心,让她喘不过气。

    叶无道转身又接着说道“老雷,周强就交给你,两个月之内我要让整个江州的人都记住周强这个名字!”

    “是!”

    周强与叶无道是同学,虽然家境贫寒但是他在江州大学经济系是排名靠前的经济高材生,这样的人才是死神帮所需要的,他缺少的就是机会机遇。

    “哟,许总真是好久不见啊!”

    这时候叶无道才笑呵呵的看着一旁的许承德,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如果说眼神能杀人,那叶无道现正被凌迟。

    “叶无道!”

    许承德说不出话来,但是他的牙却咬的咯咯作响,出门带来的两个保镖被人轻松秒杀,除了满身的怒火,他也只能在心中将叶无道问候了上百遍。

    “你送给我的礼物我收下了,我这人向来好客,我准备也还上个大礼,不会让许总失望!”

    许承德知道叶无道所说的礼物是什么,白月已经失去了消息,叶无道还是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眼前,看来刺杀失败。

    许承德心中一惊,叶无道带着邪笑的眼神透露着杀意,他咽了口唾沫,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哦?叶先生要给我二弟送礼物,我很感兴趣!”

    闻声,人群中走来两人,最前面的是风度翩翩长相俊俏的中年男子,在他身后还跟着驼背被黑色衣衫笼罩看不清面貌的男子。

    只看此人的目光,干练、精明。

    叶无道仔细打量来人,随后笑呵呵的说道”想必阁下就是许家的大公子,许承止?“

    “没想到叶先生认识我,我这个二弟性子比较耿直,想必给叶先生带来不愉快,在这里我给叶先生赔个不是!”

    “哈哈,许先生严重了,只是个小小的误会!”

    “误会嘛,解开就好,虽然这是在江州,我许家算不上是什么大家族,但是从来没有人敢威胁我们许家人,叶先生说有礼物要送给我二弟,我厚个脸,也想要一份,希望叶先生不要吝啬!”

    “许公子来到江州,礼尚往来是应该的,当然要送,就不知道你们接不接得住!”

    “哼,我很期待,知道吗在东境也有很多叶先生这样的人,但是他们却离奇失踪了,叶先生可得注意!”

    “这里是江州,恐怕你要失望了!”

    两个人四目相对,你一言,我一语,说的话都是稀松平常,但是话语间两人彼此下了战书,这个许承止并不简单,从身上散发的气质和说的话,他是个手段高明深藏不露的世家公子。

    别人听不懂两人的对话,可是雷战却听的明白,他心中怒意顿生,这里是江州,可以说是死神帮的天下,在自己地盘有人居然敢威胁死神,他一个闪身,从腰间掏出匕首,鬼魅般的出现在许承止的身后,将匕首抵在他的后腰。

    他的匕首暗暗的制住许承止,但是他的身后那黑暗中的驼背男子手指灵力外显,形成尖锐的冰锥,锋利的锥刺指向自己的胸口处。

    雷战心中一惊,好快的身手,自己几乎完全没有看到这人是如何出手,又是一个强大的修灵者。

    “叶先生,你的手下似乎有点迫不及待!”

    “没想到许先生手下能人如此之多,不知道他与白月谁更强些!”

    “叶先生知道白月这个人?”

    “当然,前段时间他来到我的住所和我过了几招,现在正在我那里做客!”

    听完这话,许承止眉头一簇,他轻瞟了身旁的许承德。

    这个微小的动作没有瞒过叶无道的眼睛,他从许承止的眼神中看到了他对许承德的不满与恨意。

    “打扰了叶先生那么久,是应该让他回来了,毕竟他是我许家人,您说对吗?”

    “当然,只不过是他自己不愿意回来,这也让我很为难!”

    “呵呵,叶先生就直说吧,要怎么样才能放了白月!”

    “我听说白月只是许家的一个护卫,许先生如此在意他,是他身体里有着重要的东西吧!”

    一听这话,许承止眼中寒光一闪,冷冷的杀气逼向叶无道。

    但是很快,这股杀意逐渐消失,许承止点燃一根香烟悠悠的深吸一口“白月从小被家父收养,家父曾经交代过要好好照顾他,白月打扰叶先生我会送上五百万给叶先生赔礼,希望叶先生把白月交给我!”

    “许先生如此有诚意,我同意,三天后敦煌,我亲自把白月交给你!“

    “那就谢谢叶先生,三天后我定准时赴约!”

    “我还有个条件!”

    “哦?”

    “我想知道东灵城的具体位置!”

    此话一出时间似乎静止,许承止呆住几秒,随后他将还没燃尽的烟头用力的在手中拧了几圈,扔在地下。

    “三天后见!”

    许承止一挥手,与雷战还在对峙的驼背黑衣人缓缓收起灵气,静静的跟随在许承止身后离开。

    暗夜荒芜人烟的东郊三辆轿车停靠在河边,许承止深吸一口香烟接听电话。

    “知道了,父亲我知道该怎么做!”

    挂断电话,他走到车子后方许承德身前,冲着左右两旁的黑衣保镖使了个眼色。

    两人会意,一把将许承德按在前车盖上。

    “大哥,你这是干什么,放开我!”

    “对不起二弟,父亲说让你长长记性!”

    随后两名保镖将许承德的手按住,许承止从腰间掏出匕首冷冷的挥动,只听一声惨叫,许承德的小拇指被削下。

    许承德的惨叫并没有得到许承止的同情,他擦了擦手上的鲜血,保镖将许承德带了下去,随后那黑暗中的驼背男子悄然出现。

    “残,伊贺派是时候证明自己了,安排下,叶无道不能活!“

    而另一边,叶无道来到总部,与许承止见过面,他知道许家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特别是这个许家大公子,虽然彬彬有礼,像个成功的企业家,但是叶无道知道这些都是外表,他是个深不可测的可怕对手。

    白月经过休养伤势完全恢复,体内的血蛭剥离,样貌与身体恢复正常。

    总部会议室中叶无道点燃一根香烟深吸一口直接问道“白月,我要知道许承止这个人的一切情况,包括生活!”

    “死神,许承止是许家大公子,是许家家主许荣光与许家保姆所生,二公子是许荣光正房所生,许承止虽然是大公子,但是在许家这么大的家族中,出身卑微,不被家族重视,虽然得到许荣光的重用,但是能继承许家的应该是二公子。“

    “我看许承德就是个混吃等死的纨绔少爷,与许承止比起来差远了,许老头子老糊涂了,能把许家如此之大的家业交给许承德?”雷战说道。

    “雷哥,这您就想错了,许家是东境的第一大家族,家族势力深厚,关系错综复杂,他们最看重的就是出身,虽然许承德纨绔,但是是出自许荣光正房,所以无论怎么样,许承德就是唯一的家族继承人,除非,许承德死了!”    。
其他书友在看:学习系统助我虐渣将军悔不当初[重生]锦鲤娘子情敌总想得到我最难撩的小姐姐[娱乐圈]穿成毒妇之女汉末将星传不正常的修真拳甲符文史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