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信

    “搜搜尸体,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尤其是澄心身上!”

    过了一会,贺元盛缓缓的下令,毕竟澄心已死,哪怕不甘心,也没有用。

    “诺!”

    手下人马上开始行动,老周更是走到澄心的尸体前,亲自搜查。

    不大的功夫,就从澄心的尸体上,搜出几封信。

    贺元盛见此,马上接过来,放到怀中。

    “大人,地下室里面,有很多金银,足有几十万两!”进入地下室搜查的锦衣卫,走过来汇报。

    这个情况也让贺元盛意外,可仔细一想,却觉得十分正常,毕竟弥勒教信众众多,蛊惑人心又非常厉害,利用宗教敛财,速度自然很快。

    “下去看看!”说了这么一句话,贺元盛走向地下室。

    “看来弥勒教,还真是生财有道啊!”

    粗略的看了一番,贺元盛就知道,地下室的金银,绝对有五十万两以上,甚至一些珠宝,还不算在其中。

    “大人,这里的东西,有些杂乱啊?”

    老周提出了疑点,因为密室中的东西,除了金银珠宝之外,还有一些古玩、字画,貂皮、人参之类的。

    “是有些杂乱!”

    贺元盛也有些奇怪,看着一些貂皮、人参之类的东西,漏出了狐疑之色。

    因为古玩字画还好理解,可能是某些大人物、送给澄心的。

    可这貂皮、人参之类的东西,虽然价值昂贵,却不好当做礼物,尤其是不会送给和尚。

    “大人,李千户回来了!”

    贺元盛思索的时候,地下室上面,有人开口汇报。

    “只抓回来两个!”

    上来之后,看着被绑着的两个人,贺元盛的脸色十分不好。

    “都是卑职无能!”李虎低下头去,惭愧的说道。

    “哼!”发出一声冷哼,表示自己的不满。

    毕竟跑出去的弥勒教骨干,最少也有七八人,现在只抓回来两个,让大部分人逃出生天,的确有些无能。

    想到这里,贺元盛有些奇怪,因为锦衣卫人多势众,又都是好手,哪怕是黑夜,也不会让这么多人跑了。

    若是有一两条漏网之鱼,还有情可原,可跑了大部分,就说不过去了。

    带着几分怀疑的目光,贺元盛看了看李虎,却没有发作。

    因为他初掌锦衣卫,还不是指挥使,担心贸然处置的话,会影响人心。

    回了北镇抚司,贺元盛有些忧愁,并在白虎堂中走来走去。

    “老爷,虽然没有活捉澄心,可一具尸体,也能交差了,反正皇帝不知道弥勒教的情况!”

    叶雨梦开口劝说,意思是让贺元盛隐瞒弥勒教的内情,把澄心定为主犯。

    “这么做的话,后患太大!”

    贺元盛马上否决这个建议,顿了顿,又开口说道“我不是为了澄心之死担忧,而是另一件事!”

    澄心的死,在贺元盛看来,无关紧要,毕竟神京附近的弥勒教党羽,几乎被一网打尽。

    甚至弥勒教主、以及右护法,也不被贺元盛放在心上,只要有时间,早晚能把他们找出来。

    而刚接手锦衣卫,就在几天之内,做到这个程度,比陆炳勋强得多,绝对会让皇帝满意。

    唯一忧虑的是,他手中的那几封信,要如何处理。

    刚一回到北镇抚司,贺元盛就打开了那几封信件,悄悄的观看。

    信件都是太子写给澄心的,除了询问一些问题,还有一些怨恨皇帝的话。

    其中的一封信,上面的不敬之言很多,甚至还在抱怨,皇帝为什么还不死……

    “老爷在担心什么?”叶雨梦好奇的问道。

    “哎!”

    叹了口气,贺元盛从怀中,拿出了令他头疼的几封信。

    “老爷是烦恼,该怎么做?”

    看过了太子的信,叶雨梦马上明白,贺元盛的烦恼所在。

    “不错,皇上动了废立的心思,并怀疑太子跟澄心私下勾连!”

    贺元盛忧愁就忧愁在这,若是把信件给了皇帝,一旦废不了太子,日后可就危险了。

    毕竟这不是税银案那种小事,而是跟造反有关的大事,一旦贺元盛交上去,绝对会让太子怀恨在心。

    可不上交,若是走漏风声,就会引起皇帝的不满、疑心,到时候别说指挥使的位置,陆炳勋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

    “这几封信,老爷可以一分为二,想必双方都会满意!”

    叶雨梦的提醒,让贺元盛恍然大悟,因为皇帝也不知道信件的情况,只要交上去大部分,留下最紧要的一封,就能让双方勉强满意,至少也不会引火烧身。

    放下心事的贺元盛,轻松了不少,开始思索李虎的异常,还有弥勒教的神秘教主、右护法。

    而诏狱之内,也在进行着严苛至极的刑讯,每一个弥勒教骨干,都被严刑拷打,招供出了不少的内容。

    当这些口供,交到贺元盛手中时,他总算有了一些头绪,也有些吃惊。

    弥勒教的左右护法,一个负责情报,一个负责传教、蛊惑人心,而八大金刚,则是负责培养骨干,在起事之时,充当造反的主力。

    至于神秘的弥勒教主,从不以真面目、出现在普通教众面前,甚至接见左右护法、八大金刚时,也会带着面具。

    弥勒教的右护法,也使用了这种做法,所以这些骨干,都不知道这两个人的样貌、情况。

    也许只有死去的澄心,会知道一点弥勒教主,以及右护法的消息。

    如此神秘的做法,让贺元盛有了种种猜测,对这个弥勒教主,也有些佩服。

    更让贺元盛忌惮的是,这个弥勒教主,可以说是神通广大,不仅能弄来兵器、盔甲,连各种珍惜之物,也能搞到手。

    连尼姑庵地下室的物品,也有一部分,是这位教主存放在那的。

    “这位弥勒教主,还真是神通广大啊,竟然什么都能弄到!”一起观看口供的叶雨梦,发出了一声感慨。

    “是够厉害的,不过我担心的是,这只是弥勒教、财产中的一部分!”

    口供中有一句话,就是弥勒教主做事,喜欢留后手,更懂得狡兔三窟的道理。

    所以存放东西的地方,绝不会只有尼姑庵一地,这意味着,弥勒教有充足的金钱,可以去别的地方发展。

    天亮之后,贺元盛入宫,向皇帝面禀弥勒教之事,并交出了几封太子写给澄心的信。

    皇帝听了汇报之后,脸色很不好,因为他没想到,死了的澄心,竟然不是弥勒教首脑。

    等看到贺元盛交上来的信,脸色才好了一点,并当场打开信件观看。

    看完里面的内容,皇帝一拍桌子,恨恨的骂道“逆子、畜生,竟然敢诽谤君父……”

    贺元盛交上去的信,虽是无关大雅的居多,却有一两封,出现了大不敬之言。

    这也是为了骗过皇帝,否则的话,都是无关紧要的信件,皇帝自然会怀疑。

    发了一番火气,皇帝挥了挥手,轻声道“贺卿忙了几天,下去休息吧,日后继续侦查弥勒教一案!”

    “诺!”

    贺元盛马上点头,顿了顿,又开口请示“皇上,前任锦衣卫指挥使陆炳勋,此时还在府中待罪,不知要如何处置!”

    皇帝的心情明显不好,陆炳勋的存在,又是一种潜在的危险,贺元盛此时提起,就是要让皇帝迁怒。

    同时还提醒皇帝,锦衣卫指挥使的职务,还在空缺之中。

    皇帝果然迁怒了,恨恨的道“办事不利,让弥勒教霍乱京畿,这样的人,留着何用。”

    “传旨,陆炳勋枉顾圣恩,赐自裁!”

    贺元盛心中一喜,这个老对手,总算是完了,再无翻身的余地。

    可接下来,让他有些失望,因为皇帝处置了陆炳勋,就一言不发,半字也不提锦衣卫指挥使的事,让贺元盛希望落空。

    无奈的离开东暖阁,贺元盛也有一丝丧气,因为他是李直一党,若是不能在此时上位,等太子登基,就没有机会了。

    毕竟哪一个皇帝,都会使用自己的亲信,若是前朝老臣,还会有一些时间,一点机会,否则的话,恐怕一个新的指挥使,马上会出现在贺元盛头顶。

    贺元盛出宫的时候,神京城内的一处密室中,两个面具人相对而坐。

    “教主,左护法死了,八大金刚也只剩下三个,本教在神京的根基,算是全完了!”

    “是完了,不过本座还在,你还在,随时可以东山再起!

    而且这次起事,已经为本教的大业做出贡献,再加上西北之乱,关外的战事,乾朝的江山,恐怕不长了。”

    声音有些苍老,可见这个弥勒教主,绝对不是一个年轻人。

    “陆炳勋失势,属下的日子也不好过!”

    “不用担心,陆炳勋恐怕时日无多,只要你在坚持一段时间,拿到名册,就可以功成身退!”

    “陆炳勋要完!”

    “贺元盛的手段,比你想象的要狠,所以右护法,你一定要当心!”

    老者的语气十分严肃,看样子,是非常重视贺元盛。

    “属下会小心的!”

    右护法离开后,密室中传出了一句感慨“贺元盛啊,老夫到是小看了你!”
其他书友在看:大佬从电影开始天霄五境绿酒初尝人易醉我有气场两米八变成橘猫被出租chuya的奇妙历险芳华只为倾城孤妍团宠女主不好当那些年的青涩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