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终于找到你了

    可惜,女子就像是八爪鱼似的,缠着他,无论他怎么推走都没有用,因此,他也只能是由着那女子抱着自己了 。

    这种被抱着的感觉,可真是怪极了

    此时,看到自个妹子缠着傅太承,他都没心情去说什么了。

    回去路上,刘江源的脸一直是垮着的,在他垮着脸向沈亦舟求助时,沈亦舟是直接无视的。

    他想缠着的人,只有林稚一而已。

    由于,林稚一和沈亦舟成为了县城的圣女和圣君,为了不引起太多人注意,他们也兵分两路。

    刘江源他们先回去,她和沈亦舟依旧在街上走着,说也奇怪,但了圣女和圣君后,这县城百姓见到他们的表情很是尊敬。

    尊敬到林稚一觉得奇怪。

    由于他们脸上的表情,过于显眼,她也同身边沈亦舟小声道,“亦舟,你有没有发觉他们尊敬得太过了吗?”

    “虽说,他们指望我们能给县城全城百姓带来好运,可是这种事,哪是我们能决定的,等会,祭祀后县城遇到一些不可抗力因素,他们不是会将所有错都归咎在我们身上吗?”

    在街上走时,享受着百姓为自己让道的林稚一,犀利的指出了这事的重点,如果,错归咎在她们两个身上的话,那他们这辈子是别想在县城内混下去了。

    “嗯,凡事都是相辅相成的,没人会让你白占便宜。”沈亦舟许是瞧见林稚一脸上担忧的神态,说完再道,“放心吧,我们的出现,只会让县城变得越来越好。”

    听完这话,林稚一可没被安慰到,反而,还担忧了起来,沈亦舟,不会是想做那种丧心病狂的事吧?

    林稚一想的同时,倒也想象到沈亦舟霸这县城的模样了,想象到他霸占城池的模样,林稚一立马摇晃自己脑袋,嘴上念念有词。

    “不行,不行,不能有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要是让人发现她的想法,可是要砍头的哇!”

    跟随在她身侧的沈亦舟,听闻她说是要砍头的话句,也知道她朝着奇怪的方面去想了。

    那个位置,本来就是他的,他何须像个乱贼臣子一般去争夺?

    不过,他倒是需要同那些想至他于死地的乱臣贼子好好的斗上一斗,如果,能拿县城的事来做文章,那倒也是一个好办法。

    沈亦舟脑子转动飞快,没一会,脑海中就形成了一个阴谋论。

    领着沈亦舟乱转够了,林稚一也停住了继续朝前走的步伐,准备转身,可惜,身边人并不知道她的意图,在她转身要朝身后走时,他倒继续朝前走去。

    两个方向不一致的人,可是险些将对方给带倒。

    当然 ,倒下的人,肯定是林稚一。

    因为,她的力气没沈亦舟的大,意识到两人走路的方向不对,林稚一立即停下自己的步伐,看向沈亦舟那。

    见他一副还想继续走下去的模样,也试探性的询问,“亦舟,你想继续逛逛吗?”

    她出声询问时,沈亦舟正好也把视线挪到林稚一身上,两人相视一眼后,沈亦舟也在她的注视下,慢悠悠的将身子转向她这边,用行动告诉她,他是要陪着她一起的。

    林稚一在知道他的意思后,不知为何,心里莫名感到不好意思,总觉得,自己好像不该起这个头的 。

    沈亦舟想继续逛还是暂停都是他的意愿,她这么做倒像是在命令他什么一般。

    为了不让沈亦舟误会自己,林稚一立即同身侧人道,“那个,你要想继续逛逛的话,我陪你。”

    “我想回去了。”发觉林稚一在怕自己,为了证实自己的感觉,沈亦舟也试探着林稚一。

    在他注视下,林稚一随即道,“嗯,既然你想回去,那我们就回去吧。”

    见眼前人浮现的表情,沈亦舟随即知道,自己的感觉是真的,林稚一在害怕自己。

    知道她怕自己的事,沈亦舟倒也有点不爽,不过他没将自己的不满表露出来,而是盯着林稚一看了许久,再用鼻音回应了他一句,“嗯。”

    回应后,做出了生闷气的表现,朝前走去,林稚一看沈亦舟没搭理自己 ,心猛的一磕,他这是生气了?

    因为,她没按照他最初的想法,让他继续走下去?

    他这会生气了,她得怎么办?

    预料到沈亦舟生气了,林稚一也盯着沈亦舟那高挺的背影看,思绪几秒,她也厚着脸皮跟上沈亦舟,主动伸手环住他的手臂,装作不在意的道,“亦舟,可是心情不好?”

    女子嗓音落下,并没人回应她的话,这让林稚一脸上闪过几丝尴尬。

    他没想到,沈亦舟居然不搭理她,看来,要求得他的原谅有点难了。

    两人无言走了一路,在林稚一低落时,沈亦舟再次停住自己的步伐,用着撒娇的嗓音,同林稚一道,“稚一,我饿了。”

    正想着自己该怎么让沈亦舟原谅自己的林稚一,忽然听到这话,眼睛亮起,立即回应他道,“饿了?那就吃东西哇,走,我带你吃夜宵去。”

    说着,随即拉着沈亦舟朝后走去,准备带他去自己喜欢吃的摊子吃夜宵。

    沈亦舟见林稚一这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模样,忍不住想逗逗她,“可是太承他们还在家里等我们回去呢。”

    “没事,让他们等去,他们不重要,你才是最重要的那个 。”林稚一随口便说出这话。

    显然,她这话,取悦了沈亦舟,他脸上的表情不再是那种紧绷着的了。

    在他们朝着夜宵摊进击时,那躲在暗中观察他们的人,倒也没再跟着了。

    那几个被自个主子 制止的侍卫,不解主子为何要做这种事。

    明明就跟了人家一路,可跟到这却又不跟了,身为侍卫,他们再不解,也是不会将自己的想法说出,老实按照自个主子的说法停下来。

    “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再跟下去也是得不到我要的东西的。”出声的人是女子。

    女子盯着那两袭远去的背影,神情闪过一丝异样变化,看了许久,才再次道,“终于找到你了。”
其他书友在看:陆少,夫人又在作妖了白狐绥绥女王最伟大从地狱归来的男人都市最强吹神医神的绝美未婚妻天人开天凤家七小姐俗人三十浮兮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