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水竹3

    红月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众人,然后潇洒帅气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发型,红唇轻启。

    “驱除魔障之人。”

    虽然红月是女的,但是这张脸实在太过招摇,而且神秘气质里又混杂着一股侠气,所以这一系列动作下来,把周围的丫鬟迷得俏脸红通通,双目直泛桃花。红月见状,却没高兴多少,这……她研究的是撩男术啊,这研究方向难道跑偏了?果然,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途径,这就是缺乏实验对象的下场。红月独自深恶痛疾,而老妇人却觉得红月就是会修灵的人。她听说能驱除魔障的人地位极高,身上更是财宝无数,而这个姑娘身上的每一件物什都不是凡品,想必是会驱除魔障的人。老妇人当了一辈子的主,所以有些习惯已经改不掉,就是必须知道每个人的信息。所以老妇人看着红月背后的人,问道:

    “这两位是?”

    红月看了一眼凤卿,很自然地介绍道:

    “这个是我弟弟,这个是我们家的侍从。”

    然而凤卿和灰一的表情都很平淡,凤卿是因为不屑于和凡人交谈,而灰一则是谨记昨晚红月的话——不要暴露出他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他这个样子应该足够见过世面了吧。

    对于凤卿和灰一的态度,老妇人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三位看起来如同天仙下凡,而且这位姑娘还是一位修灵的人,所以有些脾气倒也是可以理解。老妇人看着自己的命悬一线的孙子,急切地道:

    “姑娘,要如何才能救明玉?你放心,你需要什么,我们都会尽量备齐。”

    红月看向南宫明玉,道:

    “我只想知道他和那个怪物的关系,更确切的说,是他和那个姑娘的关系。”

    红月说怪物的时候,老妇人还反应不过来,等到红月说出姑娘两字的时候,老妇人顿时明白过来。老妇人突然老泪纵横。

    “我一直觉得那个姑娘不对劲,但是明玉说喜欢,所以我就随他去,我以为他终有一天会看清那个姑娘的真面目。但是我没想到,她会把我家明玉害成这样……”

    老妇人悲伤又自责,如果她能早点插手断了这两人的关系,或许就能让孙子免遭一劫。然而老妇人却听红月说道:

    “这是他这辈子必须历的劫,躲不掉的。”

    老妇人抬头看着红月,这个姑娘竟然知道自己所想,果然,修灵的人就是厉害。

    红月道:

    “老夫人不妨抓紧时间告诉我事情的原委。”

    红月的话让老妇人反应过来,现在要救孙子的命,由不得她耽搁。接下来,老妇人把红月几人请到客厅,然后在回忆中缓缓说出南宫明玉和那个怪物的故事。

    南宫明玉,弱冠之年,因为是家中的独子,所以家里的人都宠着爱着。然而南宫明玉性格顽劣,长大了以后就喜欢往外面跑。南宫化曾催促南宫明玉早点娶妻生子,南宫明玉虽然口头上答应,但是依旧在外面与那些纨绔子弟鬼混。成为了都城著名的混世魔王。然而在一年前,南宫明玉突然带回来一个女人,叫芹儿,从那以后南宫明玉很少出去混玩,即使出了门也会在几个时辰内回来。南宫明玉的改变让所有人都以为他终于改邪归正,要为南宫家延续香火,所以即使芹儿是一个不知名的普通人,南宫家对芹儿也是当着祖宗来供着。但是过了几个月之后,芹儿不仅没有孕像,反而南宫家莫名死了三个丫鬟。而且南宫明玉的身体也变得脆弱不堪,只要多走几步,就会头晕恶心,有时候还会在床上躺个几天,才能勉强出来活动一下。请皇宫中的太医前来诊治,却都找不到原因。所以南宫家的人开始怀疑是不是芹儿的原因,才让一直安平的南宫家坏事连连。然而南宫明玉听到这些对芹儿的猜疑之后,竟然和南宫化大吵一架,说什么芹儿走了,他也不会在南宫家多待一刻。就这样,大家不敢再说芹儿的坏话。南宫明玉的身体日况下降,但是对芹儿的宠爱从未减少半分。南宫明玉对芹儿这么好,芹儿理应不该离开的才对。但是芹儿却在十天之前消失了,南宫家怕南宫明玉难过,所以一直派人找芹儿,然而奇怪的是南宫明玉这次竟然不闻不问,一直安安静静地待在房间里。昨天的时候,南宫明玉突然说想到外面透透气,老夫人心疼自己的孙子,所以就答应了下来。等南宫明玉再回到南宫家,就变成了这个奄奄一息的模样。

    “姑娘,你现在能救明玉了吗?”

    老夫人殷切地看着红月。红月沉默了一下,道:

    “可以找到芹儿的衣物吗?”

    老夫人听到红月要芹儿的衣物,顿时毫不犹豫地让丫鬟去拿。等丫鬟拿来芹儿的衣物之后,红月让灰一拿着。

    “我会在傍晚五时回来,记住,在我没回来期间,千万不要碰他的胸口,要不然会让他死得更快。”

    老夫人听了红月的话,赶紧点头。在关乎孙子生死的事情上,她半分都不敢含糊。交代好后,红月带着凤卿和灰一就离开了南宫家。灰一看着手上女人的衣物,皱了皱眉。

    “大人,我能不能把它装起来?”

    红月回头看着纠结的灰一,道:。

    “你可以装着,当然,也可以穿着。”

    红月伸了一下懒腰,感到筋骨舒服了一些后,就朝人群中走去。而灰一则在红月话落时便把手上的衣物收了起来,他一个大男人抱着女人的衣服,难受得他都起鸡皮疙瘩了。灰一要迈步跟上红月的时候,却发现身边的人迟迟未动。

    “主君,你怎么不走了?”

    凤卿看着红月潇洒的背影,眉头轻皱。

    “我不想走路。”

    灰一愣了一下,然后蹲在凤卿面前。

    “主君,我背你。”

    他家主君年纪小,应该是走不动了。

    然而凤卿看都没看灰一,道:

    “一会儿你让那个女人找东西代步。”

    说完,凤卿才抬起脚步跟上红月。而灰一满头问号,代步他也可以啊,难道在主君眼里,他不是东西?想到这里,灰一惊了赶紧摇着头,他一定又想多了。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梦如娇韶华记事西天妖魔记我的柳暗花明就是你诸天最强传奇我在木叶当院长能力太多怎么办太子妃皮且怂逆天狂婿失忆后大佬成了我的未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