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六月二日

    六月二日。

    城西墓园。四周静悄悄的,大清早的,没有什么人。风刮过树叶,沙沙声响起,有麻雀在电线杆上叽叽喳喳地叫。

    许迟怀抱着一捧新鲜的茉莉花,跪在一座墓前,形单影只。

    那是许妈妈的墓。茉莉花是许妈妈生前最喜欢的花。少年低声说了几句话后便沉默了下来。

    他低着头,在那里跪了很久。

    久到吸引了守墓地的人的注意,守墓的那个人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向他。他是在天光微亮的时候来的,一直到现在快七点了,他还没走。他想,这小子看来挺看重他妈妈的。

    许迟又待了一会儿。

    那些过往的记忆一幕幕闪过脑海,他觉得眼角有些凉。许迟抬起手抹了一下颊边,发现掌心有了水渍。

    那是眼泪。

    身边忽然多了一个人,脚步声离许迟越来越近。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挡住了许迟右边太阳的光线。

    许正祥也来了。许迟抬头,父子二人对视。许正祥眼里带着沧桑的情绪。

    “你也来看你妈妈了么?”许正祥怀里也抱着一捧茉莉。与许迟不同的是,许迟抱着的茉莉只有寥寥几枝,而许正祥怀里的茉莉却是一大捧,包装精美。

    “嗯。”许迟随意抹了两下脸,把花放下。起身想走。

    许正祥伸手拦住他。他皱起眉头,问许迟:“怎么就走?”

    “我要考试,”许迟拎起放在一旁的书包,面无表情地拂开许正祥的手。

    父子二人擦肩而过。

    “什么时候考试?就要七点了,你可别迟到。”

    “不用你管。”许迟加快步伐。

    “等等,”许正祥突然叫住了他,“你妈妈的那只手表呢,哪去了,怎么没看见你戴着?”

    许迟手腕上干干净净,没佩戴任何而东西。

    许迟的脚步顿了一下,低头看向自己本应该有只表的手腕,没有做声。

    “你妈妈活着的时候最喜欢这只手表,你可别弄丢了。”

    许迟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站了很久,一动不动。终于,回过头直视许正祥的眼睛。

    “不要做出一副很关心我妈妈的样子,她活着的时候你不能经常陪着她,她死之前连想见你一面都不行,你是有多忙,才能连我妈妈的死活都不管。”

    许迟语速很快,语调中满是愤怒和不甘。眼眶因为愤怒而通红。

    “我……”许正祥试图说些什么。

    “别找借口。”许迟却不给他说的机会,再次往墓园出口处走过去。这次走路的速度很快,是跑步都难追得上的速度。

    五班教室。

    考试在八点。教室里座位的间隔已经被摆开了,二十分钟后就要开考。

    鹿冉去了一趟厕所。回来的时候,郑盈盈和郝丽看到她,立即向她走过来。还没反应过来,二人已经经过了她。在经过她的时候,二人用力撞了一下她。

    又是这样,鹿冉垂下头沉默着,等那两个人走远才继续走她自己的路。这两个人就这样撞她一下就放过她了?鹿冉有些诧异。

    回到教室,考试即将开始。
其他书友在看:超能特工欲修仙巫师超凡雪姝夙珝重生成团宠后开启肆意人生巴河摄政王的小祖宗六岁了我全家都深藏不露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江湖最浪你是所思隔云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