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忌日

    离鹿冉被女生围着打巴掌那天已经过了将近二十天,郑盈盈那些人一直都没有再对鹿冉做什么过分的事。鹿冉却仍有些提心吊胆,她觉得那些人感觉会要做什么大事,一件大的坏事。而这么多天的沉默,只是为了为那件事而蓄势。

    她尽力压下心中纷乱的思绪,把注意力集中到即将到来的月考上。考试才是重要的事情。

    月考就在两天后的六月二号。这是开学后的第二次月考。这次考试是全市联考,所有科任老师都叫过鹿冉谈话,希望她考得好一点,让她给班上争光,给学校争光。这无形中给了鹿冉很大的压力。

    一定要考好,不能辜负老师的希望,鹿冉心想。

    ――――――――

    许迟走在飘着饭菜香的小巷,斜背着书包回家。

    他手中捏着一封信,那封信也就是他上课写的东西。

    信纸很薄,他却将那封信放在手中摩挲了好几遍。看得出那封信是写给他很重要的人。

    他回到他所谓的“家”里。

    空荡荡的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放下书包,熟练地淘米做饭,然后一个人坐在桌子前安静地吃饭。

    白炽灯的光很亮,却又很冷清。

    苍白光照在他皮肤上,照得他的皮肤也泛着冷白。

    在他初二的时候,父母离婚,判给了母亲。

    在他初三的时候,因为一场重病,母亲去世了,他从此自己一个人生活。许爸爸曾经让他搬过去跟他的新家庭住,他拒绝了。许爸爸只好定期给他打钱。

    一个人的家,那种孤独已经沁入骨髓。

    他吃完饭,盯着客厅电视上方的黑白遗照,沉默了很久。

    遗照上的中年女人长相古典婉约,笑得很温柔。不施粉黛,面容素净,满头乌发简单地挽起,有着江南女子的婉约气质。

    他将信再次拿出来,垂眸将文字逐字逐句读过去,眼睫渐渐湿润。

    这是他写给许妈妈的信,里面写满了他想对许妈妈说的话,只可惜许妈妈再也看不到这封信。

    茶几边的箱子里的小猫慢慢挪过来将爪子轻轻搭在许迟的手臂上。

    许迟瞥它一眼,摸了摸那只猫的脑袋。

    “喵呜~”

    八成是饿了。

    他又看向箱子里另外两只小猫。见它们都用渴望的眼神看着自己,许迟起身,给它们去冲牛奶。

    牛奶倒入盆子里后,三只小猫立刻挤了过来。三个小脑袋簇拥在一起,喝得很欢快。

    幸好还有它们。

    让这个安安静静的房子里,多了一些生命的气息,多了一丝鲜活。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喂,有什么事?”许迟看一眼手机屏幕,拿起手机,低垂着眼,语气出奇地冷淡。

    打电话的是许迟的爸爸,许正祥。

    “后天……”许正祥踌躇了一下,“是你妈妈的忌日。”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许迟不耐烦地挂断电话。

    许迟和许正祥的关系不太好,或者说,很差。

    这也是他宁愿一个人住也不愿意跟许正祥住在一起的原因。

    六月二号,是许妈妈去世的日子。

    他怎么可能忘记。
其他书友在看:超能特工欲修仙巫师超凡雪姝夙珝重生成团宠后开启肆意人生巴河摄政王的小祖宗六岁了我全家都深藏不露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江湖最浪你是所思隔云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