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记叙杂事

    八月中旬的继承仪式圆满地结束了,现在普鲁图是实至名归的厄博斯家族以及家族企业的正式继承人了。

    继承仪式结束后就要着手准备开学的东西了。

    我虽然想快点见到奥利弗,但我并不想回学校,更不想学习,然而,越是不喜欢的东西来得就越快,感觉继承仪式刚过去不久,就开学了。

    舒舒服服地坐上了火车,只需要等待列车开动,我就可以拿着几个少得可怜的金加隆去买东西了。

    前一天晚上奥利弗给我来过信,说他跟乔治串通好了,占一个座,让我找机会去找他们。

    没想到啊,奥利弗这种直男竟然会加入乔治的谋划中。

    当然我也会找机会去找他们的,以前不也这样吗?

    突然想起我真的很少有机会能吃巧克力蛙,我就很想吃一次巧克力蛙。

    “普鲁图,这次带的钱多吗?我想吃巧克力蛙。”

    普鲁图愣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十来枚金加隆,轻轻对着我笑,说:“我不要,你都给你自己买吧。”

    太感动了!

    “谢谢!我超爱你!”我激动地说。

    他只是淡淡一笑,继续低头看书。

    是个找奥利弗的好机会,但我想先找手推车,在哈利·波特把手推车上的东西都买完之前。

    推手推车的老奶奶才推过两个车厢,还好我跑得快。

    “你好,这里全部都用来买巧克力蛙。”我将口袋里的金加隆都倒出来,说。

    她数了一下,退回了我两个,其他的都收下了,麻利地给我捡了好多个巧克力蛙,又推着手推车走了。

    刚走过那么多个包厢都没注意奥利弗是在哪个包厢,这会儿我得回去一个一个看了。

    这样想着,我一回头被一个身子挡住了视线。

    谁这么没眼力见,看不到前面有人吗?

    我带着怒气抬起头,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我抱住他的腰,把自己的脸埋进他胸膛里。

    “想你了。”我用脸蹭他的胸膛时说。

    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背,说:“先去座位那再说吧。”

    走到半路他还停下来,说:“我也是。”

    突如其来一句“我也是”把我搞懵了,我皱着眉疑惑地看着他。

    他看了看我,低下了头,笑着说:“我也想你。”说完,他的耳朵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太可爱了。

    果不其然,在奥利弗和乔治占领的座位那有阿拉贝拉,咱们四个人坐在一块聊着天,说着我们暑假都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一番谈天下我发现,只有我的假期是最无聊的。

    格兰杰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的,拍了一下我们桌子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她脸上的神情除了慌张和担忧什么都没有。

    “你们有看到哈利和罗恩吗?”

    “我又不是他们老妈,我怎么知道他们在哪。”我玩弄着自己的手指甲,没有看她,不耐烦地说。

    “斯凯达,你知道马尔福他们在哪吗?”

    “关德拉科什么事?”我不太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肯定是他们把哈利和罗恩抓起来了。”

    啧,这可就只能怪德拉科总是找他们茬了,不然格兰杰也不会怪到他身上,如果我是格兰杰我第一反应也是德拉科把他们逮住了。

    “他们应该在包厢里,最后一节车厢那里的包厢,你去找找。”

    格兰杰听到后撒腿就往那个车厢跑。

    “她这么慌张做什么?”我说。

    阿拉贝拉看着格兰杰离去的背影,说:“看样子是波特和罗恩失踪了吧。”

    “你的朋友真的太过分了。”乔治指着我的鼻子说。

    什么叫我的朋友很过分?德拉科他们也没真动手啊。

    “你也是我朋友。”

    乔治一下子说不出回击的话,张着嘴,无力地指着我的鼻尖。

    怎么样,说不出话了吧?菜菜菜。

    “你弟弟不见了你不知道的吗?”奥利弗看着乔治的眼睛,问。

    “这……”

    “这是你不够关心你弟弟,除了阿拉贝拉和弗雷德,你的世界可能融不进别人了。”我调侃着他,说。

    “我也很关心他……”

    “算了吧。”我打断了他的话,给他翻了个白眼,不给任何机会他往下说。

    这样可能挺没礼貌的,但是对弗雷德和乔治不需要礼貌,他们也根本不在意。

    “乔乔,我想,可能你弟弟真的不是被马尔福绑走的。”阿拉贝拉看着窗户,说。

    乔乔?她就是这样叫他的?

    我忙打了个寒颤,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差点被我抖到地上去。

    奥利弗拍了拍我,指着窗外,示意我去看。

    连奥利弗都惊讶得让我去看的东西我能不看吗?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东西在天上飞得歪歪扭扭地,里面还坐了两个人,那两个人都差点掉了出来。

    那个东西是车!绝对是车,我永远不会忘记。

    “是爸爸的车。”乔治面露喜色,看着在里面要掉出来的波特和罗恩·韦斯莱,得意地说。

    “拜托,你弟弟要摔死了!”

    真不知道乔治为什么这时候还能保持冷静的。

    不过,不是我弟弟,我又转了回来,靠在椅背上看猴子一般看着他们三个,两个紧张地看着车里的人,一个满脸自豪地看着那辆车。

    看了看时间,我得回去了,不然不知道怎么解释。

    晚宴结束了我都没看到格兰芬多长桌上那抹令人讨厌的比乔治和弗雷德低一点又比金妮高一点的红色。

    太爽了,这个学期不用见到他们俩。

    我们寝室里的学姐毕业了,现在空出了一张床,我跟阿拉贝拉都很好奇到底是哪位幸运儿进入到我们的寝室,所以晚宴一结束我们俩就手牵手快速跑回寝室了。

    我们在寝室里待了好一会,门才被打开,是一个跟德拉科一样颜色头发的女孩,她身上有一股月光的气息。

    “你好呀,我是斯凯达·厄博斯,今年读三年级。”

    “我是阿拉贝拉·奥利凡德,四年级。”

    月光女神看了我们一下,对着我们笑着,说:“卢娜·洛夫古德,很高兴认识你们。”

    卢娜·洛夫古德,记住了,但我更愿意叫她月光女神。

    第二天一早,我刚来到礼堂吃早餐,斯普劳特教授就从教室席走下来,找我协助她修复打人柳。

    打人柳受伤了?那个人也是个勇者,靠近打人柳已经需要勇气了,他居然还能把他弄伤了,小女子佩服。

    以前看书,书上说按住打人柳上的一块节疤,打人柳就会静止不动,我想这是个很好的了解打人柳的机会。

    我早餐都没吃就跟着斯普劳特教授去修复打人柳了。

    斯普劳特教授带我接近打人柳时还跟我说是波特和罗恩韦斯莱摔到了打人柳上把打人柳弄伤的。

    这么说,我今年还得一直看着他们?骑着麻瓜车居然没被开除,不服!

    或许波特该庆幸自己没有父母,否则他可能要像罗恩·韦斯莱那样难受了。

    一天早上,我坐在德拉科旁边吃着早餐,一只猫头鹰飞进了礼堂。

    “罗恩,那是你家的猫头鹰吗?”爆破鬼才突然喊道。

    还记得上次那只猫头鹰给我送信撞在了我的背上,我差点以为是韦斯莱派它来暗杀我的了,没想到这次摔进了一盘子的食物,这下那盘东西都不能吃了。

    我和德拉科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愧是韦斯莱,连猫头鹰都这么傻。”我嘲笑着罗恩·韦斯莱说。

    “这只鸟真是蠢到家了。”罗恩·韦斯莱感慨了一句,从它嘴里拿走了信。

    德拉科嘲笑着韦斯莱,说:“他跟他家的猫头鹰半斤八两。”

    “大家快看,罗恩收到了吼叫信!”爆破鬼才突然大喊。

    哟,吼叫信。

    斯莱特林这里的人都大笑起来,还有人笑得拍起了桌子,连我对面从不喜欢看热闹的普鲁图都转过了头看他们。

    “拆开吧,罗恩,我记得有一次我没理我奶奶的吼叫信,后果很严重。”隆巴顿说。

    没想到隆巴顿居然会有胆不理他奶奶的吼叫信。

    罗恩·韦斯莱颤抖着双手打开了那封吼叫信,他才刚掀开火漆,他妈妈的怒吼声就在里面传了出来。

    “罗纳德·韦斯莱!”莫莉居然生气得叫出了罗恩·韦斯莱的全名,那封信变成了莫莉的狰狞的嘴,“你怎么敢擅自偷走汽车!我真是气疯了!你爸现在要接受魔法部的调查,这都是你的错!你要是敢再惹是生非,我们马上把你带回家里!”

    那封信又变回了莫莉和蔼地嘴,转向金妮,温柔地说:“亲爱的金妮,恭喜你进入了格兰芬多,爸爸和我都为你骄傲。”

    接着那封信又转回向韦斯莱,把自己撕成了碎片。

    “哈哈哈哈。”我高兴地笑了出来,高兴得拍起了德拉科的肩膀。

    换作平时,德拉科肯定会叫疼,把我的手拿下来,但他这会儿也跟我一起高声嘲笑着罗纳德·韦斯莱。

    不知道莫莉是否知道罗纳德·韦斯莱弄坏了打人柳呢,如果知道了,只是这一顿骂也不算什么,如果不知道,那么罗恩·韦斯莱这运气不错。

    “快吃吧,要上课了。”普鲁图带着些催促的语气对我说。

    “你们第一节课是什么?”我问。

    “黑魔法防御课。”潘西和德拉科异口同声地说。

    “回来告诉我洗发水教授是不是教你们怎么调配洗发水的。”我拍了拍潘西的肩膀说道。

    为了验证我的话,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我就飞奔到礼堂,在斯莱特林的长桌处占了一个地方,等待着潘西和德拉科的到来。

    终于,在我一番等待下潘西和德拉科终于来了,但跟平时不同的是潘西没有了往日的神采,而是有些垂头丧气的,头发也有些乱。

    我忙走过去给潘西顺了顺头上飞起的头发。

    “斯凯达,你能帮我梳一下头发吗?”潘西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梳子,问。

    “当然可以。”接过梳子把她带到长椅处让她坐下给她梳头,“怎么回事?”

    “别提了,我以前还有点崇拜他的,我现在不喜欢他了。”潘西叹了口气,说。

    谁?我看向德拉科,用眼神向他询问。

    “吉德罗·洛哈特,洗发水教授,他就是个草包。”德拉科跟我解释。

    “怎么了?”我还是没明白。

    德拉科的眼神变得有些恼怒,用着抱怨的语气跟我说:“你知道他最喜欢什么颜色吗?他居然一上课就给我们发卷子问这些无厘头的问题。”

    “是啊,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教授。”潘西叹了口气,失望地说,“他还放出小精灵,他自己都搞不定它们。”

    “这么说……蒜头教授还是不错的?”我在衡量着他们之间的好坏,问。

    “好太多了,至少蒜头教授是真的有知识的。”

    那完了,我下午就有黑魔法防御课了。

    梅林啊,给我一个洞钻进去逃课得了。

    话说小精灵是什么东西?

    吃过饭,我回到寝室查海格给我的《神奇动物在哪里》,书上说它们多见于英格兰的康沃尔郡,喜欢耍弄各种各样的鬼把戏,搞五花八门的恶作剧,虽然没有翅膀但是能飞行,它们还会揪住那些没有防备的人的耳朵把人提起来,然后把他们扔到树梢和屋顶上。

    完蛋,像我这种总是神游的人,必须戴个护耳去上课,免得它们揪我头发,我还要把头发盘起来。

    该死,邓布利多怎么招进这个教授。

    月光女神从外面回来了,她看到我床上的《神奇动物在哪里》兴奋地坐在了我的床边,翻看着那本书。

    “你也喜欢神奇动物吗?”

    “呃,还好吧。”

    “你肯定很喜欢,书都要被你翻烂了。”她把书的装订位置放到我面前,说。

    那只能证明海格真的很喜欢神奇生物。

    “我也喜欢神奇动物,我家里人都是,有机会我让你看看我爸爸写的杂志。”她笑着对我说。

    卢娜笑起来真的太好看了,我想多看几次,便没有跟她解释那本书的由来。

    我决定了要多翻翻这本书,多看几遍,培养跟卢娜的共同话题。

    下午的黑魔法防御课总算是在我心里的百般拒绝下到来了,看来我祈祷的教授生病不起作用。

    好像很多女生都是洗发水教授的粉丝,她们早早就来到了教室占了前排的桌子。

    上课后几分钟,大名鼎鼎的吉德罗·洛哈特才走进来,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请允许我介绍,你们黑魔法防御术的新教授,也就是我——吉德罗·洛哈特。”在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他还提高音调加重了语气,“梅林爵士团三等勋章、反黑魔法联盟荣誉会员,五次荣获《巫师周刊》最迷人微笑奖。但低调的我从不张扬,我可不是靠微笑驱逐万伦女鬼的。”

    说完,他还要再一次特意展现自己那“迷人”的微笑。

    这就是我们的洗发水教授吗?

    他就像德拉科和潘西说的那样,给我们发了张调查问卷,上面的问题让我的眉头紧锁得像是能夹死一只康沃尔郡小精灵。

    吉德罗·洛哈特最喜欢什么颜色?

    吉德罗·洛哈特的秘密抱负是什么?

    你认为吉德罗·洛哈特迄今为止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吉德罗·洛哈特的生日是哪一天?他理想的生日礼物是什么?

    这都是些什么问题?

    梅林啊,快想点办法开除我们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吧。

    他可能发现自己不能对付小精灵,这节课并没有放出小精灵,只是给我们观赏了一下,谢天谢地他没有放出来。

    上完这节课我也变得跟潘西一样垂头丧气的了。

    ()
其他书友在看:你与星河同在贺影帝又来碰瓷啦秦飞扬不灭战神阔别晚柠天仙草有点甜朔气传金柝高级魔法咸鱼世界不如你神秘大佬每天都在努力维持人设魏先生的琵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