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泉眼

    “老三叔,青青来啦。”

    “哎。”花老三拎着镰刀,跳过石头和杂草堆往花青青的方向走来,一边走一边朝她招手。

    “青青,你怎么来了?这开荒灰尘大,你一个姑娘家,就在家呆着,陪陪你娘,别出来了。”花老三将花青青拉到田头的树底下,“看看。这个就是你给咱家买的地。”

    “爹,你说啥呢?这是咱家的地,是咱们一家人一起买的。”花青青拉着花老三一起坐在树底下,看着远处忙碌的村民,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

    父女俩闲聊了一会儿,花老三又回去继续割灌木,花青青则在山包上四处溜达,寻找最合适的泉眼放置点。

    绕到小山包背后,花青青发现有一片灌木长得特别好,走近一看,那片土地竟然结了薄薄的一层冰,用手一按,底下竟然浸出了水。

    这个地方,就是放置泉眼的最佳位置。

    摸清了地形以后,花青青径直回到了家里,为晚上偷偷摸摸去放泉眼做准备。

    饭桌上,花老三心情正好,“这些小灌木,都是可以做柴火烧,咱家柴火多,大部分就直接分给村民带回家,也省的来回麻烦。”

    “他爹,开地的时候,一定要把里面的碎石给捡干净,特别是树根,都要挖出来,不然来年又复活,难打理。”花母不放心,只得再提醒一句,这初春开荒,是个难活,那些杂草灌木,根系发达,要是一次性处理不干净,后期就会不断发芽。

    花老三乐呵呵的再三保证,肯定把地打理的清清爽爽的,绝不留一个树根。

    晚饭吃的简单,就是一个小炒肉,白菜汤,白菜帮子炒干辣椒,给花母的鸡汤,香辣鸡块。

    一家人吃的心满意足。

    天刚擦黑,花青青就借口说困得厉害,要早睡,洛溪急忙忙给她打水洗漱,也被她拒绝了,说等睡醒再洗。

    “小姐,那你漱漱口再睡。”

    花青青飞快的洗了脸,漱了口,刷了牙,拗不过洛溪,还是泡了脚。最后在洛溪的服侍下,乖乖的躺在床上,还要装作一副困得不行的样子。

    一边打哈欠,一边把洛溪往外赶:“快出去吧,我都快困死了,记得把灯灭一下。”

    洛溪很贴心地灭了灯,关好门。

    确认洛溪走远后,花青青蹑手蹑脚地摸黑穿好衣服,在夜色中朝村外走去。

    白天找到的那个位置很好找,花青青蹲在地上,四处观察确认没有人之后,才从掌心将泉眼分出一半,注入灌木底下,没多久,就听到了咕咚咕咚泉水往外冒的声音。

    花青青,做完这一切。拍了拍手,心满意足地朝家的方向悠悠的走去。

    花青青走远后,一个黑影落到了刚才的灌木旁。

    一夜好眠。

    花青青还在睡梦中,就被洛溪的声音给惊醒了。

    “小姐小姐,快醒醒。咱们家的山地出事了!”洛溪在门外,也不敢贸然进来,只得一边拍门一边喊着。

    出事?还能有什么事,肯定是温泉被人发现了呗。花青青不紧不慢的穿好衣服,开了门。

    洛溪端着水盆进来,拧了帕子给她擦脸。

    烟花青青还是一副毫不关心的样子,洛溪急得满头大汗。

    “小姐,咱家那地突然间就冒出来一湾泉水,你说内水,以前可是没有的,这突然一夜之间就出现了,真是奇了怪了,以前都没有发现过这种事。这可怎么办才好呀?”

    “没事,有泉水是好事呀!省了咱们搭水管的事。”花青青心知肚明,不慌不忙的洗漱好,穿戴整齐,又慢悠悠的吃了早饭,才往山地方向走去。

    山地这边的村民议论纷纷,有的村民觉得说花家真是有福气。没想到,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山包竟然在一夜之间,喷涌出了一汪热气腾腾的泉水。

    且不说这个热汤本就少见,更何况,它还是在一夜之间就出现的。

    这事已经惊动了村长,还有族长。大家纷纷围在泉眼附近议论纷纷。

    “这泉水怎么是突然间就冒出来的呀。”

    “昨天挖到这里的时候,也就只感觉地面有点潮湿。”

    “瞎说啥呢?昨天压根就没有挖到这里来。”

    “看来连老天爷都要帮着花家。”

    “这泉水应该算是我们花家村共有的吧。”

    “什么共有?这可是人家花老三家花了钱买的,真金白银的,怎么能算是村里共有的。”

    花青青赶到的时候,真听到村民说,这泉水应该跟村里共有。

    哎,千防万防,就是防不了这些小人,这突然冒出了一个泉水,谁看了不眼红呀。不仅解决了灌溉的问题,还可以围着山泉建造一个宅子。这可真是老天爷赏饭吃。

    村产。站在这里看了许久,始终没搞明白。这泉水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族长也来了,还有五叔公,五叔公拄着拐杖,颤巍巍的过来,光滑直溜的拐杖,朝着地面,重重锤了三下。

    “你们这一群不孝子。看到人家地里涌出泉水,就眼红!你们不知道,这山包原本就有一碗小泉,只不过,近十年来干旱,这泉水枯了而已。”

    想到小时候围着泉水嬉闹的日子,五叔公满脸通红,越发愤怒的敲打着地面。

    “幸事啊,没想到这山头竟然又恢复了泉涌。”五叔公颤巍巍地走到泉眼附近,伸出干皮一样的双手,掬起一捧水。

    泉水入口甘甜滋润,没有冰冷和冻口,缠绵无尽,丝毫不会让人感觉到就是冬天的泉水。
其他书友在看:网游之幸运小领主毒奶驭灵师三国之无双华雄NPC女神启示录灌篮高手之暴君三国之铁骑南下无限之诸天瞎穿直播之我的大唐不正经总裁的挚爱成仙万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