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府中心机

    雪玥透过马车的车帘上外望去,马车早已过了刚刚繁闹的集市,反而越走越是幽静,此地的路基,都比刚刚市井去宽敞,她不免心中感叹。

    两人从妄想过有朝一日可以来到这京北城的官家之地,更别说从今以后要在这里生活,面对眼前经过的那些各大王公子弟,官员大臣的府邸门前,两人的神情都在此时发生了些诧异的变化。

    马车外很是静谧,也不知在这样的环境中行驶了多久,好似很长,又仿佛只是小半刻的功夫,沈丞相府所在大街,就出现在了两姐妹的眼前。

    丞相府坐落于毗邻皇城之地,周围皆是各大皇室亲眷的府邸,但与之还尚有些许的距离,并不是紧靠而居,当初皇帝让沈安远的父亲,沈志安将军选几处宅子,已做府邸之用时,沈老将军一眼便相中了这里。

    沈家在明齐,是权倾朝野的贵族,其老将军沈志安乃是一代名将,为明齐皇帝开疆扩土,辅佐三代帝王,安边陲之稳,定国之民心,功勋卓著,铭传天下。

    沈老将军一代英豪,更有极为优秀的三子一女,其中,长子便是当今的辅国重臣,官居正一品丞相之位的沈安远。

    沈丞相也不负沈老将军的期望,在朝中稳固家族地位的同时,更接替父亲,成为了明齐皇帝极为宠信之重臣。

    当今朝堂之中,无论事宜大小,明齐皇帝都要与沈丞相商议一二后,方才会做定夺,所以在明齐的百姓之间,也流传着一句暗语‘皇帝天下,丞相谋’。

    由此可见,当今皇帝对沈丞相的信赖与倚重。

    马车缓缓在丞相府的正门前停了下来,两姐妹望向那庄严的大门时,不禁有些诧异;

    她们不知,这里占地约四百余亩,更是占据着整个京北城中最为重要的地段,左右的府邸,不是皇家贵眷,便是皇亲国戚,能够与之相邻,便可见圣眷犹荣。

    加之,这许多年来皇帝与皇后,明里,暗里的赏赐,说沈丞相府富可敌国,也不为由过。

    马车终于停了下来,门前的小厮见着是三小姐的马车,即刻上前,声音带着谄媚,隔着马车的帘子,对坐在里面的沈挽筝问礼:“恭迎三小姐回府。”

    说着,他便手脚利索的将马车的脚蹬放好,兰花带着雪砚和雪玥两个姐妹先行走下了马车,随后兰花转身,将沈挽筝小心翼翼的搀扶了下来。

    雪砚和雪玥两姐妹看着,就像是在学习兰花的一举一动般。

    走进了府邸,也不知是穿过了多少个回廊,两姐妹面对眼前如此的景致,早已眼花缭乱;

    她们注意到,每一处回廊的上面,都挂着一片已经卷起的竹帘和分布均匀的鸟笼,仔细看去,鸟笼之内,每只鸟的模样都不同,五彩缤纷的,很是好看;

    她们不知,这些究竟是什么鸟,羽毛竟生的如此艳丽。

    一路上,府中到处都有身穿鹅黄色衣裙的丫鬟,敛声屏气,垂眸颔首般的立于各处,更有几名丫鬟,手中端着什么东西,低首而行。

    她们在看见沈挽筝的时候,纷纷曲膝对其施礼,以示尊意。

    两姐妹早已对这样的景致有些呆愣,更是不知随着她们走了多久,直到一个声音突兀而起,才将她们的神智拉回到了眼前;

    “哎哟,我的三小姐,您怎么现在才回来了啊!”

    崔妈妈一副焦急的模样,等在了锦瑟居的院门前,搓手徘徊的样子,让外人瞧了去,还真的以为她有多担心沈挽筝的安危。

    看着沈挽筝缓缓归来,崔妈妈立即迎来上去:“相爷带着大小姐早就回府了,奴婢还想着,三小姐是同相爷和大小姐一块出府的,怎么没一块回来,担心怕您出了什么事”

    口中絮絮叨叨的说着,沈挽筝的脚步却没有停下的意思,径直朝着自己的屋中走去;

    可刚一坐下,还未等拿起手旁的茶盏,就听着崔妈妈继续道:“也不知是怎的了,相爷和大小姐一回府,夫人就传了许多大夫来,没一会的功夫,更是请了太医院令过来,这会子都聚在了大小姐的院子”

    话,带着试探的意思,沈挽筝怎么会不知,她悠然的拿起了手旁的茶盏,轻轻吹了吹热气后,便浅嘬了一口,很是不关心的样子:“哦?可是大姐姐有什么事吗?在三皇子府的时候,她便身子不适,想来应该是了。”

    既然对方试探,那她为何不就坡下驴呢,至少外在上,也要人对方挑不出任何的毛病:“我若这个时候过去,怕只是会添乱,不如这样,崔妈妈,你先替我去大姐姐的院子里瞧瞧吧,若是有什么事,你回禀一声,我也好及时知晓。”

    她神思一动:“免得现在去,只能干杵着,什么也做不了。”

    崔妈妈面上笑的很是和蔼,刚想应下沈挽筝的吩咐,就见着兰花身旁站了两个陌生的面孔,她不免心中疑惑:“三小姐,这是”

    看着崔妈妈指着雪砚和雪玥两姐妹,沈挽筝放下了手中的茶盏,语气平和的道:“哦,这是我院子里新来的两个丫鬟,日后她们就同兰花一样,在我房中随侍了;

    崔妈妈刚想质疑出声,就听着沈挽筝继续,道:“你去大姐姐院子的时候,正好路过账房,你去同他们知会一声,就说我院子里多了两个侍婢,月例银子,就同兰花一样,便好。”

    “啊!这,这”

    崔妈妈听见沈挽筝的言语,面上立即就露出一副为难的模样,想了想,便道:“三小姐,府中的下人,侍婢都是有规矩的,不是这般随意来人便可的。

    “再者,府中的下人,侍婢都是有等级之分的,兰花是您的贴身侍婢,当然便是一等丫鬟,可这两人刚来就是一等丫鬟,怕是会让府中的下人不满。”

    “还请三小姐多思虑一番,再行定夺。”

    沈挽筝的双眸在此时出现了一种足矣令人胆寒之色,她静静的看着崔妈妈,语气也有些许冷芒之意:“崔妈妈,你如今的差事当的是越发的好了,到底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

    崔妈妈一愣,显然是被沈挽筝的话所惊到,她没有料到沈挽筝会有如此的言语与她说话,不管怎么说,她也是照顾了沈挽筝十三年的妈妈,如今沈挽筝竟然能如此冰冷的言语,实在出乎她的所料;
其他书友在看:山有木兮公子有病诸天万古道修仙有芯片都市鉴宝狂婿陈天鄱雅战神豪婿(又名:第一刺客女婿,战狼再世,主角:杨程)陆先生家的小作精这个忍者很强却过分谨慎河汉清且深颜灼霍司魇温暖纳兰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