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 死得冤啊

    此时的嘉定伯周奎,年纪有点大,也就早早地醒了,正在大堂里听着戏。

    听到宫里来了宦官,还以为是周皇后有什么事情,也不起来迎接,依旧在躺椅上躺着,腿上盖着一条毯子,两个美婢在身边伺候,捶腿的捶腿,揉肩的揉肩,边上放着各色瓜果甜点,继续听着戏。

    徐高由下人引着,来到大堂看到这种情况,心中便叹了口气。国事艰难之际,嘉定伯却是享乐无边啊!

    “咦,是徐公公啊!”周奎看到徐高之后,并没有起身,只是伸手招呼了下道,“来,大清早地就过来,也是辛苦了,听个曲儿歇息下吧!”

    徐高听了,摇摇头说道:“咱家是奉陛下旨意而来,有正事!”

    一听这话,周奎感觉有点扫兴,心中想着肯定没好事。不过毕竟是奉皇帝旨意过来,虽然他女儿是皇后,外孙是太子,也还是要做个臣子本份的样子。

    于是,他便挥挥手,让唱戏的下人下去,然后在美婢的伺候下站起来说道:“既然如此,我且先去准备香案迎旨。”

    “不必了,是口谕。”徐高一听,连忙说道。

    不是正式的圣旨,就没必要摆香案迎旨。于是,周奎要做出下跪之势听旨,又被徐高给拦住了道:“陛下交代了,嘉定伯无须多礼!”

    听到这话,周奎也乐得不下跪,这跪来跪去的太麻烦了。

    “陛下旨意!”徐高见周奎在认真听了,便开口严肃地说道,“松山新败,国事艰难,重组军队而钱粮告急。嘉定伯乃外戚之首,太子姥爷,皇后生父,朕望嘉定伯能为皇亲国戚之表率,捐钱应急,朕以侯爵酬之,钦此!”

    “”周奎一听,顿时有点不高兴了。哪怕崇祯皇帝说了,只要他捐钱,就会封他为侯爵,他还是不高兴。

    因为在他看来,封侯是迟早的事情,就算崇祯皇帝不封,太子登基之后也肯定会封的,说不定还会封国公都可能。因此,他不稀罕。

    可是,皇帝已经开口了,要是没一个说法也不行。

    于是,他就苦着脸,对徐高说道:“皇上也不知道是被哪个奸人怂恿,竟然要来向我一个老头子要钱。朝堂上的事情,自然是由朝堂上的诸公会为皇上分忧的不是!”

    说到这里,周奎顿了顿之后又抱怨道:“皇亲外戚乃是代表皇帝的脸面,真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人把主意打到我们头上来是什么意思?以前武清侯的事情,闹得还不够么?”

    徐高听了,低下头,一言不发。因为他在来前被严厉交代过,只需要他把旨意传到,然后回宫复旨即可。

    周奎看到他这样子,便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又说道:“谁让我是皇后的生父,太子的姥爷,是众多皇亲外戚之首呢!那这样吧,既然皇上开口了,怎么样我都是要想办法的。”

    听到这话,徐高感觉就顺耳多了,便抬起头来看着周奎,眼神中露出一丝期待。毕竟眼前这人的身份摆在这里,他也是希望有好消息回复给皇帝,能解决皇帝的困难。

    “这样吧!”周奎想了一会,才开口说话,神态间还带着一丝肉疼的意思,“这几天我凑下,争取凑个一千两银子出来。不,怎么的也要咬咬牙凑个一千五百两银子出来,给宫里送去,你看,如何?”

    “”徐高一听,顿时傻眼在哪里了。一千五百两,好像还是很了不得的样子,你这是打发叫花子么?

    说真的,哪怕他只是来传旨的,可听到周奎的这个话,他都来气。

    然而,眼前这人的身份摆着,他是得罪不起的。且皇上有交代,也不让他多说话。因此,他等了会,见周奎没有下文了,便挥了下佛尘示意道:“如此,那咱家就回宫复旨了!”

    “那我就不留徐公公了,府里粗茶淡饭的,估计徐公公也吃不惯。”周奎一听,便做出要送的姿态道,“我就送送公公吧!”

    徐高忽然感觉有点恶心,粗茶淡饭?刚才自己眼瞎了么,就边上摆着的水果蜜饯这些,就不是普通人家能有的,一大早还在听戏,呵呵,粗茶淡饭

    “嘉定伯留步!”徐高心中不痛快,应付了一句,便自己大步走了。

    周奎以前是看相的,多少看出了一点徐高好像不怎么开心。不过,他不高兴就不高兴了,还能怎么的?只要皇后、太子在,他周奎就谁都不怕!

    正在这时,他儿子周毕安刚起来,听到了一点动静,便过来问道:“爹,是皇后又送东西来了么?还是说想爹了,想让爹去宫里说说话?”

    周奎一听,脸色一沉,气恼地说道:“不是,是你那皇帝姐夫没钱,打主意到我们周家头上,想借钱!”

    “这怎么行?”周毕安一听,顿时就跳了起来道,“这些钱都是我辛辛苦苦搂来的,我容易么,不借!”

    “当然,天下都是皇帝的,富有四海,怎么可能就缺我们这几个钱,说实话,我是一点钱都不想给。”周奎听了,点头恨声说道,“可是毕竟皇帝开口了,怎么样都要意思下,我答应了一千五百两。”

    “什么?”周毕安一听,顿时就不高兴了,“一千五百两,那都可以买多少个美婢了啊?爹,你想过没有?”

    周奎当然知道,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周毕安眼珠子一转又道:“爹,这事儿,姐知道么?”

    周奎听了,眨眨眼睛,想了一会道:“恐怕不知道。”

    “既然如此,那爹不如进宫一趟,向姐去诉苦,说不定连这个钱都不用掏了!”周毕安连忙上前扯着他父亲的袖子,拉着他说道。

    周奎一听,想了想,顿时大喜道:“我儿说得有道理,好,爹为了一千五百两银子,怎么都得进宫一趟。”

    于是,他准备了下,就出门去了。

    而此时,在紫禁城文华殿内,群臣正在向崇祯皇帝奏事。

    “陛下,上月中旬,陈州被李贼攻陷。”

    “陛下,睢州被曹操部攻陷,通政使李梦辰殉国。”

    “”

    群臣所奏报的,就没有一个好事,全是被流贼攻破城池的消息,包括太康、宁陵、考城等等。这让崇祯皇帝听得眉头皱成了一团,不时望下张明伟的背影,心中暗叹,果然是亡国前兆啊!

    他正在想着时,又听到底下奏报道:“刚来的消息,贼军攻陷归德,工部主事王世琇、副将蔡风、佥事吴汝琦、同知颜则孔皆殉国。”

    归德是河南的大府,名人众多,一连串的死节官员,都是报了好长时间。

    在这份奏报之后,文华殿内便安静了下来。

    总算是没有坏消息了,崇祯皇帝心中想着,便准备开口说话时,就见一人出列,带着一点愤怒之意说道:“陛下,归德众多同僚,死得冤啊!”

    一听这话说得奇怪,张明伟不由得有点好奇,便转头看去,不过他不认识这人是谁。

    但是,崇祯皇帝当然是认识的,是他刚下旨起复,官拜左都御史的刘宗周。听到他这奇怪的说话,便沉声问道:“此话怎讲?”
其他书友在看:大佬她带着小弟来了九州战神凌天林小雅帕弥什纪元我家房后有座山归鄢传承国术我真不是乌兹从小剑人开始修行万法之根神仙和野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