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趁火打劫想的好

    第二百六十九章 趁火打劫想的好

    汉大军败北了,匈奴国一时也消停了,楼兰女皇兰琪儿的一生结束了,西域各国的朝堂上合议纷纷,特别是狂妄自大的一些小国了,屈服于汉王朝的汉边境小国(小宛国)可有了野心与想法。

    小宛国朝会开始了,国王薛丽朴在听着朝堂上一些文臣武将们的请奏与分析,分说着小宛国现在的地理情况,经济情况,军事情况等等,朝臣们是有倾向的,是有了大胆的想法与推想。

    那就是汉及匈奴骑兵可几次攻打了楼兰国所在的祁山城,而且已经有了几次攻入祁山城的经历,楼兰古国的军兵数量是一定的,不过几千之多,就是凭借要塞天险坚守罢了,现情况已经很明确了,楼兰女皇已经死了,其兵更是遭到了重创,大伤了元气,祁山地理位置在西域范围内太好了,何不趁最为有利的时机争夺之,如果国能完成对祁山的统治,以后国之子子孙孙何在受欺压,国完全能摆脱汉王朝的附属之,能自立自统之!

    这就是附属国,一个不安分的附属国,受压抑看来都是不愿意接受的,大臣们有想法及野心,国王薛丽朴当然也愿意做一个真真正正的一人无二的君主了,政议结果很自然的是获得了薛丽朴的批示。

    小宛国对于汉王朝及匈奴国是小,可在西域各国里边来说还是可以的,军兵也拥有号称近万,但要真的集国之力欺之吞之楼兰古国祁山城是不现实的,西域各兵一动,西域各国兵探皆知,不得不防汉及匈奴等国的袭扰之啊,不能为了不保准的征战而放弃国都国城啊!

    国朝决议下,征战行动以骑兵为主,出精兵五千,以欺压不战而胜为终止,小宛国的几位将军将领可看到了立功的机会,他们心中太有数了,早通过兵探得知了现楼兰古兵就是一个空架子了,军兵都是不过十四五六岁的少年孩童,根本就没有战兵的基本素质,更别说生死作战了,此次出战一定能大获全胜的,一定的!

    国王薛丽朴下了圣旨皇命,军兵在国都城内集结了,可谓相对是比较秘密的,当然是想发兵于突然了,小宛国都城距离楼兰古国的祁山城对于骑兵来说不过半天之遥,慢不过一天之地,这样的突袭绝对是有一定效果的。

    由于准备充分,小宛国的谷木原春大元帅亲率大军借月色出发了,清晨刚过近五千骑兵可就到了祁山隘口外,军兵气势可想而知,目地性已经昭然若揭了。

    因朝堂早以拟定了对楼兰古国祁山城的方案之,小宛国的史官可在第一时间在军鼓的律动下直奔于了祁山隘口处,要请柬祁山现女皇安然之,祁山隘口外突然出现了几千军兵,还有了异国使者的请柬,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祁山的朝堂上。

    祁山朝堂正在开着朝会,有了如此大的情况,异国使者想进入祁山隘口是绝不可能的,安然女皇马上与大臣们开议了,结果自然是异兵一定是来者不善了,一定想借势欺压之了。

    一时众人在朝堂上是不知具体情况,既然异兵已经到了祁山隘口外,有使者请柬没有攻城之,证明一时不会战事起了,战不战得看,得了解啊,不管怎样先备战还是好的,于是安然女皇一声令下,圣旨下,大将军索哈就接了旨,开始排兵待战了,安然女皇率众人亲自赶往了祁山隘口城墙上以亲自对异国使者之!

    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安然等人登上了祁山隘口城墙,向护城河外观望之,居高临下就是好啊,要是平面看真是不知对方军兵的多少,这一高可就看的清清楚楚,看个一目了然,众人特别是武将们很快就心里有数了。

    安然女皇知道不管怎样异国使官在护城河外那,自己在隘口城墙上是无法与之对话的,于是道;“走,到护城河边,走”!

    索哈索大将军马上道;“皇上,皇上这不妥吧?”

    安然道“不,既然异国派了使臣,一定不会马上就交战的,一定的,走,索大将军您就在隘口城墙上吧,听我回来说什么就好,一切静观其变吧!”

    众臣于是随着女皇安然下了隘口城墙,出了隘口城门对话之了,通过对话,安然等人是听明白了具体情况,就是对方把祁山城内的情况已经分析的比较具体了,是来明欺的,在学汉王朝及匈奴国当初对楼兰古国楼兰城一样,是明欺,是让楼兰人自己选择,是战,是臣服是可以选的,但这选可不是主动的,是被动的,是无奈的!

    安然女皇可代表整个国家,其给了小宛国使官答复,一个小时后给答案,国不是自己一个人的,是国民的,是需要国议的,理由是能让对方使官理解的,自然是为了给索大将军争取更多的时间,为祁山内的国民们争取到不臣服的时间!

    安然等众人回到了隘口城墙上,时间紧急,朝会再回正规朝堂已经不可能了,只能在城墙上开了,说到底就没有臣服之意,现已知敌军人数了,敌军国度了,战胜负不可定,唯一有的就是保家卫国的精神动力了。

    索大将军向安然女皇通报了现有国家军兵数量及现有能力,表达了几百军兵靠隘口城门天险及护城河一定能固守之,虽然敌军几千,可对方是进攻是绝对的被动,天险之战非阵地战,比的是巧战,战好了,敌军不知情况,几百军兵可抵几万军兵之!

    索大将军早通过两侧山峰之军兵哨知晓了小宛兵就这几千人,并没有分兵之,固守更加的有信心及把握了,不时报于了安然女皇处。

    安然女皇这时下了最后的皇命圣旨,此战全权由索大将军一人指挥,其他武将一律不得妄动,文臣马上退出隘口城墙处,协调国民随时准备撤离之。

    安然女皇圣旨皇命下达完毕后,其没有离开隘口城墙之,而是登向了一处侧山处观看之了,索大将军开始排兵布阵了,其将主要孩子兵及禁卫军都布置在了隘口城墙城门处,两侧山峰主要布置了混编的孩子兵及国内年龄较大的男性百姓,这就是重创后的楼兰古国最后之军力了!

    祁山城内所谓的军兵是布置完了,孩子们大多可是第一次面对异兵,其心里真的没有恐惧,有的就是异兵想通过隘口城门及护城河是不可能的,是妄想,如果真攻到了隘口城门城墙之,就是死也要固守,固守就是生,就是活下去的希望!

    时间在飞转,一方在静等,一方在暗布兵,各有各的想法,战是不可避免了,等不到结果的自然是要发动进攻的。

    战事的号角吹响了,小宛国大元帅薛丽朴及几位将军可知楼兰兵的大概情况,其却都不知道护城河之宽广与绝妙,先前汉大军进攻祁山隘口时,是汉大军在隘口外驻扎,各国兵探是无法靠近观看的,护城河出现了任何情况是不被各国兵探观察观测到的,也就导致了现小宛兵对护城河的一无所知!

    号角过后就是小宛兵的进攻了,索大将军可没有急,其时刻关注着敌军的动向,军兵靠向了护城河,不到不知道,隘口城门外的护城河竟然有如此之宽之长,水流量还很湍急,一下子受阻了,架桥,军兵上桥,先期非整个水面铺之,军兵上桥量太少了,导致了大量军兵被隘口城墙上及山腰两侧弓弩手的射杀之。

    小宛国的大元帅不得不改变了进攻方案,这次就不是架桥了,改为了铺路,是在护城河上全面的铺设木板了,这一样一来可就真的损失惨重了,索大将军及安然女皇看在眼里,心中静等时间了,半个小时过去了,整个护城河的河面上已经几乎被全部覆盖了,敌军兵近千人已经攻上了护城河。

    这时随着索大将军一声令下,早飘浮了驼峰油的河面一见火,瞬间的就火起了,敌军可就全部乱套了,小宛兵可非汉大军及匈奴骑兵是经常对战,是军令如山,这阵势不光让小宛国普通军兵丧失了进攻的气势,也让其国几名将军将领对进攻祁山隘口失去了信心,这么大量的军兵伤亡可令大元帅不知如何是好了,军兵们不时有了议论声,谁不想活命啊,因为每个人都有家,有家人,回国过的就是安逸的日子啊,战之气势一下子彻底的崩溃了。

    大元帅及将军将领们不得不马上议事了,内心都没有了底,还战什么啊,一共几千人,这时才想到汉几万大军都失败了,都没有能灭了楼兰古国,没有能彻底的占领祁山,于是主动的放弃了,退出了祁山范围内,退回到了小宛国的国境内。

    有的人比比皆是,但会有后果的,想趁火打劫得看有没有实力啊,祁山城内的国民再次打败了来犯之敌,维护了国的尊严!

    。
其他书友在看:战神绊回首不见君大宇微尘我有最废剑灵根废土第一狠人建立无限帝国真神典当系统风雨飘摇录崩坏三之救赎之路长歌似锦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