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3、灌顶

    他原本也没有向两女解释这些的义务,不过两女皆是先天之母,神灵一等的存在,初生至今便有接近仙人境的实力,如果稍加引导修炼,百年内踏入仙人境几乎板上钉钉。jjyf

    天下间可有比这样存在更适合做护道人的?

    刘邦正是打上了两女的主意。

    “先天金行胎卵已经破碎。

    想来用不了多久,那些人一定会卷土重来,估计会将胎卵周围翻个底朝天,届时必会发现二位道友隐居之洞府。

    那里已非久居之地。

    你们如今可有什么打算?”刘邦向两女如是问道。

    金蚕蛊神蛊女闻言,皆有不同反应。

    前者犹豫起来,的确没想好之后该去向何方,她并不曾入世过,更不知世间何处可作自己的家乡。

    后者则连连点头,嗯嗯了几声,就道“我与道兄气息相交,日后有许多问题想要请教道兄呢,只要跟着道兄,请你帮我解惑!”

    “妹妹,怎能如此无礼?!

    道兄与你是什么关系,缘何要这样尽心帮你?”金蚕蛊女都不曾想过妹妹会说出这样大胆出格的话,当即沉下小脸,出声训斥。

    刘邦摇了摇头,表示无妨。

    阴神蛊女见他如此,就更有了底气,道“我与道兄自然是气息相交的关系,他是纯阳之身,我是纯阴之身,阴阳合和,天地大道也!”

    “呸!

    你、你你羞不羞!”金蚕蛊女闻言,又气又羞,脸色霎时通红。

    “姐姐,我说的修行之说,正宗道统学问,有什么好羞的?”阴神蛊女眼中泛起盈盈水意,懵懂天真似小鹿的眼睛眨了眨,望着姐姐,仿佛对自己所言蕴含的深意一无所知。

    金蚕蛊女顿时不知该如何言语,感应到刘邦的目光也投向自己,心里顿时慌张起来,一抬头,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狠狠地瞪了刘邦一眼。

    见此一幕,阴神蛊女心下暗自窃笑不已。

    刘邦这时开口说道“我觉得道友妹妹的提议倒也可以。”

    “可、可以什么?”金蚕蛊女深低螓首,觉得脸颊都要烧起来了。

    他莫非也不知妹妹所言的深意?

    若是知道,怎能说这提议也可以?

    他想做什么?

    若不知道他怎会不知道,一定是装作不知道,假正经,呸!

    “两位道友一身先天元气,尚未炼出罡元,显出真性,与人对敌,估计有颇多掣肘。

    我看道友喜爱金元化剑,以剑御敌之道令妹则擅长阴气化现,隔空形成刀山以镇杀来敌。

    我手中正好有几卷道书,可供二位参研,与二位倒也契合。”刘邦坦然道,“不过,亦希望二位道友能为我援手,我们可以守望相助。

    二位以为如何?”

    “那自然是极好的!”刘邦话音刚落,阴神蛊女便似小鸡啄米般笑眯眯点头应道。

    金蚕蛊女知悉刘邦想法,并不是自己想得那样,亦稍松了一口气,考虑一番,亦觉得刘邦这个提议不错,嘴角噙笑,微微点头,算是应下了此事。

    如此,三人即联袂回归刘邦当前所居山庄。

    ……

    佘山山脉,诸峰隐于黑暗之中。

    一座极为险绝、无法攀登的高山脚下,达悟与黑豺道人、肉山修行者三人形成三才之阵,皆盘腿而坐。

    元气于三人之间流通,修复三人自身的伤势。

    良久之多,三人方才苏醒过来。

    黑豺道人一双狭长的眼睛在黑暗里闪烁冷幽幽的光,嘶哑着嗓子道“本以为这次能分润好些好处,未想到最后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哈”肉山修行者此时体型缩小了很多,也就比正常人粗壮个两三圈,他口中吐出一道淡黄的烟气,眼泪鼻涕在脸上肆意爬行,“好困,好困啊。

    我的元神没了,性灵都驾驭不住肉身了。”

    肉山一边说,一边看向默不作声的达悟。

    黑豺亦稍微挺直身形,想听听达悟对此事怎么说?会给自己怎样的补偿?

    二者所属宗门,皆不如大日宗,并没有正统修炼元神之法门。

    他们能够修成元神,全靠诸多杂芜法门的拼凑得来。

    如此来之不易的元神,却在今日消无。

    假若达悟不作出一些补偿,那绝然说不过去。

    达悟低着头,脸上神色变幻,忽而狰狞愤怒,忽又寂定如枯井。

    良久之后,他抬起头向二人缓声说道“烈皇与我之上师、并本宗护教神、九凤驿的吞神老人等六七位大能,共同攒了一个局。

    只要入得门下,被收作真传,可修一卷烈火祝融元神道。

    你们修成的那两道元神,实不足以与烈火祝融元神相比。

    就连我之玛哈嘎拉元神,也只能与烈火祝融元神平分秋色,难以更胜一筹。

    你们若拜我为师,我为你二人灌顶,即刻便能带去拜见大上师,学得烈火祝融元神道,重铸自身元神,你们以为如何?

    除此之外,你们若拜了我作上师,作为师傅,自然也少不了你们一份见面礼。”

    黑豺道人与肉山闻言,内心皆是一阵腹诽。

    未想到自己损失了元神不说,重新修得,竟然还要拜人作师父!

    谁人不知大日宗内,师徒之间规矩之残酷?徒弟不能质疑上师任一言行,倘若有丝毫质疑,立刻被上师所感,打入大日宗金刚地狱之内,受锤杀成泥之酷刑!

    但听得达悟的上师与另外几位大能所攒的局中,竟有这样上好的元神道卷,二人又十分动心。

    且若能参与到这等大人物的局中,日后收益也必然无穷。

    二人磨磨唧唧了一阵子,直到达悟开始心生厌烦,他们见也没得条件可谈,都赶紧起身,向达悟行拜师大礼,口呼“上师,请为我灌顶!”

    “好!”

    达悟面露一丝说不上善意的笑容,双手间腾起两道水柱,狠狠地拍在了二人脑门之上!

    轰!

    那水柱将二人全身包裹其上,一个个血字焚文自周遭浮现,随着水柱不断洗练,便将那血字梵文烙在了二人周身各处。

    如是,他们便已完成灌顶。

    此后须随上师修行,上师说一,他们便不能说二。
其他书友在看:娘子只爱种田挣钱国产球王的娱乐圈二三事前任魔主的自我修养穿书后她把炮灰宠成大佬繁华若许倾尘天下大佬天天想抓我霸道总裁求抱抱卡牌养成系统半世浮生半世殇鲸落牧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