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楼梯惊魂

    这个年纪的学生,尤其还是被拘束在学校里的学生,正是需要调料剂的时候。

    而这场加了彩头的比赛,毫不怀疑,会让大家兴奋的难以抑制。

    尤其是江聆与何晶晶那句神秘的话,更是令众人好奇的心痒难耐,恨不得那天赶快到来。

    而不管其余人如何,当事人之一江聆却是老神在在。

    “你究竟跟她打了什么赌?输了你会如何?”

    陆濯穷追不舍,眉心布满了焦躁。

    江聆停住步伐,豁然转身,两人差点撞上。

    陆濯利索的往后一闪,伸手扶住她,嘴上还不忘念叨:“慢点,急什么?”

    “急什么?你唠唠叨叨的跟个老太婆似的,还问我急什么?怪谁?”江聆气的直拍他的肩膀。

    “那你告诉我,你跟她打了什么赌?”陆濯追问。

    江聆:“……”

    “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九十九遍了!”这人从早上一直问到回家,没完没了的。

    “你到底跟她打了什么赌?”

    “……”

    是在下输了!

    “是不是跟我有关?”陆濯直视她,不给她闪躲的机会。

    “我跟她打赌,有你什么事儿?”江聆面不改色,眉头都没动一下。

    “真的?”陆濯明显不信,那个女人的眼神,他不会看错的,说那个赌局的时候,她分明就瞄了他一眼。

    该死的,究竟是什么赌?

    “真的!”江聆拍拍他的胸口,揉了揉他拧成麻神的眉:“把心放到肚子里,信我就好了。”

    她凑近他耳边,低声道:“我一定让她滚蛋,彻彻底底。”

    陆濯握住她的肩膀,把她搂进怀里,眼里一片阴郁暗沉,看不到一丝光亮。

    江家

    “江聆,你最近怎么了?老是练舞,难不成要参加什么比赛?”江听苹果咬的“咔嘣脆”,好奇的看着正拉筋的江聆。

    “是有个比赛。”江聆想着舞蹈老师的指点,抽空回了一句。

    “什么比赛啊?我怎么都不知道。”江听一听真有比赛,好奇的不行,扒拉着江聆就是一顿追问。

    “去去去,别打扰我练舞。等赢了再跟你细说。”江聆拨开他的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调整着动作。

    “什么呀!我还不稀罕看呢!都没听说过最近有什么舞蹈大赛,肯定是名不经传的!”江听咬了一大口苹果,咔咔作响,故意讥讽。

    “确实是名不经传。可是,对我而言,它意义非凡。”江聆笑了一声,秀美如初绽的白梨。

    江听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她不自觉柔和下来的眉眼,咬苹果的声响轻了不少,几不可闻。

    世恒一中,露天梯下,微湿的青草香味蔓延鼻尖,清风拂面。

    “江聆!”

    窦娴快步追上江聆,与她并肩走下教学楼的楼梯:“你准备的怎么样了?明天就要比赛了,紧张吗?”

    江聆捧着高雲交给她的明天运动会的名单,摇头:“不紧张。”

    窦娴拍拍她的肩膀:“加油!我看好你!”

    说完,她又暗戳戳的四处看了看,压低声音道:“这些天我一直帮你盯着,绝对保证比赛的公平公正。不允许出现任何贿赂作弊的行为。”

    江聆心头一暖,真诚的道谢:“窦娴,你真好,谢谢!”

    “嘿嘿嘿!”窦娴摆摆手:“你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你要真想谢我,就好好加油,到时候把何晶晶那女人的脸拿在地上踩,让她滚出我们班!”

    “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窦娴嫌恶的开口。

    江聆心下好笑,点点头:“放心!”

    “那我就等你好消息啦!”窦娴笑着扑上去一把抱住她。

    江聆被她扑的一个趔趄,身形不稳就要摔倒,她心中一惊,后退几步脚下一用力刚想稳住,下一秒却感觉脚底一滑,她连忙把窦娴推开,整个人就摔了出去。

    “啊!江聆!”

    窦娴吓得惊呼尖叫出声,眼神惶恐。

    一个人影比她反应更快,在江聆摔下去的一瞬就奔了上去,一抓一拉,两人位置瞬间颠倒。

    江聆被陆濯牢牢的护在怀里,楼梯滚动,他伸手往后一撑,强行的阻止了楼梯的继续滚落,沙粒碎石划破了他常年劳作布满茧子的手,撑到一定的力度,只听“咔擦”一声,是某一骨节脆弱断裂的声音。

    “陆濯!”江聆抬头,目呲欲裂。

    “没事!”陆濯额头冒着冷汗,拍拍江聆的后背,温柔的安抚着她。

    “伤到哪了?”

    “没,没伤到。”江聆带着哭腔。

    “江聆!江聆!”窦娴急匆匆的跑下楼来,就要扶起江聆。

    “别,别……别动!”江聆吓得连忙制止她。

    她现在被陆濯搂在怀里,她一动陆濯也会动,还不知道伤到了那里,她不敢轻举妄动。

    “那……那怎么办?”窦娴记得快要哭了。

    “你稳住我们,我慢慢站起来。”江聆声音颤抖,还是尽量的稳住心神开口道。

    费了不少力气,江聆缓慢的坐了起来,按住陆濯的肩膀,朝着窦娴道:“去找班主任。”

    “哦哦哦好好好!”窦娴刷的一下站起就要往上跑去。

    “我去怎么这么滑?”还没登顶呢就听到了犹如天籁的声音。

    “老班!”窦娴眼泪刷的就流下来的,“噔噔噔”的就往高雲的方向跑去。

    “站住!”高雲一声厉喝止住了她的脚步:“给我站那儿!这滑!”

    他整个人斜躺在楼梯上,姿势有些怪异,扶着腰缓缓的站了起来。

    “见鬼了怎么这么滑?”高雲嘟喃一句,蹲下身来刮了刮地面,入手的滑腻让他眸光闪烁,指尖稍稍凑近鼻尖。

    见自家学生在那泪眼巴巴的看着他,他几个跨步上前,调侃道:“怎么了?刚刚就在楼上听见你的叫声了。”

    窦娴拽着他就一阵狂奔:“老班啊,江聆和陆濯摔倒了。”

    高雲心下一跳,脚步都快了几分,语气严肃起来:“怎么回事?”

    “老师!”江聆抬头就见高雲被窦娴拽着直奔他们而来,顿时惊喜。

    凭她跟窦娴,不懂方法,根本无法将陆濯送到医院,身上又没带手机,只能依靠老师。
其他书友在看:彪悍娘子绝色夫极品女帝:男妃莫心急快穿之实行拯救反派计划求偏执大佬放过特工邪妃:王上,喂不饱赏金猎手三清师弟文学世界探险记荆棘中的糖果我靠当学霸富国强兵(科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