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零二章 教授防身术

    这个事情苏锦绣还真的没办法给宇文拓答复,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和宇文拓在一起。

    “给我一点时间,不要再问了,好吗”

    宇文拓点点头,知道苏锦绣现在不太想提到这件事。

    他突然指着前面的一朵花,对苏锦绣说“那朵花好不好看”

    苏锦绣循着他的手指看过去,那是一朵紫色的花,她之前没有见过,长的确实很独特,即使在这么多花朵中也完全不逊色。

    她点头“好看。”

    “我摘过来送给你。”宇文拓起身,准备往过去走。

    苏锦绣眼疾手快,赶紧一把抓住了他“靠,你是不是疯了就算我拒绝了你,你也不至于去寻死吧我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你的心灵这么脆弱呢赶紧给我回来,我不想用劝兰希的话再劝你一次。”

    不至于吧,宇文拓这人也不是温室里的花朵,怎么被拒绝了还要自杀呢

    苏锦绣被宇文拓吓出了一身冷汗,她都已经想好了,如果宇文拓再往前一步,她立马答应宇文拓的表白。

    但是宇文拓只是笑了笑“不是我疯了,是你低估了我的能力。”

    宇文拓在旁边的石块上一踩,整个身体腾空,稳稳地落在沼泽地里的一块断了的木头上,就这样跳了三次,就飞到了那朵花旁边。

    他没有耽误,食指和拇指在花径上轻轻一折,那朵花便轻而易举地落在了他的手里,又往回跳了几次,站在了苏锦绣的身旁。

    苏锦绣心惊胆颤地看着他完成整个操作,即使看到他行云流水的动作,心里也还是很害怕,万一他脚踩空了掉进沼泽地怎么办

    她脸色苍白,看见宇文拓递过来的花也无动于衷,片刻后,她生气地拉着宇文拓往回走“我不喜欢这里,我要回去。”

    宇文拓是第一次喜欢一个女人,完全不知道苏锦绣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她的气从哪里来,只好对她说“你不喜欢这朵花扔了就是了,没必要生气啊。”

    苏锦绣立马定住,转过头看着宇文拓“就算再喜欢这朵花,我也不想用你的安全来换,懂了吗你知不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你万一掉进去了我怎么办你说你喜欢我,要是连命都没有了,你还拿什么喜欢我我可不想和你玩什么人鬼情未了,要是你死了,我就立马重新再找一个,绝对不会给你守活寡。”

    她一激动,嘴上就没个把门的,心里藏的话就全说出来了。

    宇文拓听了半天终于明白了,苏锦绣这是在担心她。

    他刚才还有些担心的脸上立马浮现出了笑容,将花在苏锦绣面前晃了晃“你是不是担心我了放心,我不会让你守活寡,你只能是我的妻子,要是别人想和你在一起,你就提前让他做好下地狱的准备。”

    苏锦绣又羞又气,转身往回去走,也不理他。

    宇文拓赶紧追上去,一直拿着花有事没事她。

    “锦绣姐姐,你们什么时候走”

    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她一跳,苏锦绣回头,看着兰希哭丧着一张脸,赶紧问她“你怎么了”

    “姐姐,我不想在这里待着了。”

    苏锦绣用眼神示意宇文拓别闹了,然后将兰希扶到桌子旁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水“你先不要哭了,告诉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没想到兰希听到这句话之后哭的更凶了,一直等哭的快要喘不过气,才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苏锦绣。

    原来有不懂事的小孩在她家门口扔垃圾,还骂她不要脸,甚至对她扔石头。

    童言无忌,小孩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们对世界的认知也全部来自于父母,苏锦绣估计是那些大人在家里讨论兰希的事情被小孩听到了,他们讨论的时候很可能有很多侮辱兰希的话,这些小孩才自以为伸张正义,对兰希做出这样的举动。

    还是太迂腐了,不过苏锦绣想了想,哪怕是几千年后的当代,这个问题也并没有得到多大的改善。

    “兰希,你知道我们的身份吗我们是逃命的,外面还有数不清的人在追查我们的踪迹,和我们在一起你只会更加危险,我们不能带着你走。”

    兰希听到她的话,急得快要哭了“那我怎么办”

    “一旦离开这里,你能依靠的人就只有你自己。”苏锦绣扶着她的肩膀说“我知道你很痛苦,但是你现在还没有能力报仇,我建议你沿着山路往齐国都城的方向走,那里说不定会有肯收留你的人,我会教你几招防身的战术,如果遇到危险跑不掉的话,说不定会用得上。”

    她以前刷视频的时候看到了一些防身术,没想到自己没用几次,却搬门弄斧借花献佛地教给别人。

    “看清楚了,第一招是这样。”苏锦绣站起来,拿宇文拓练手。

    宇文拓黑着脸,考虑到苏锦绣的腿伤,没和她计较。

    苏锦绣把自己能记住的所有动作都教给兰希之后,拍拍手,放过宇文拓“好了,就是这些,但是你要记住,这只是迫不得已使用的战术,遇到危险,你的第一反应一定是躲得远远的。”

    兰希点了点头,脸上的哭意终于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她一边往回走,一边还在比划着苏锦绣教给自己的战术。

    看到沉迷于防身术的兰希,苏锦绣松了一口气,希望这些战术她一辈子也别用上。

    一转头,苏锦绣发现宇文拓又在盯着她。

    她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双手抱着胸口,做出防御的动作“你想干什么”

    宇文拓一步一步逼近她,她只好一步一步后退。

    直到把苏锦绣逼到墙角,宇文拓才停下来,看了她好久之后,才用低沉的声音问她“这些防身术也是从你父亲的书里看到的”

    苏锦绣心虚,干巴巴地笑了笑“肯定是在他的书里找到的,不然我怎么会这些呢”

    “你父亲的书架还真是宝藏,什么东西”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南归路心尖朱砂痣大佬的同桌超级甜来者犹可追[重生]开局从一栋超级别墅开始我被传说中的储君缠上了我的系统会超频龙血荣耀博主又来屠狗了商界大佬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