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一群家丁,哦不,应该是打手,身后突然冲出一个穿的花花绿绿的中年女人,冲着公仪毓就开骂,“那妮子可是老娘瞧好的,调教调教,那就是今后的花魁娘子,必定能挣大钱,就等着张老二送过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却没想半路上被你给抢了去。小姐可真是胆大包天啊!”

    公仪毓被她气笑了,“先不说你们这样的肮脏地方挣着昧良心的黑心钱,倒还敢理直气壮的怪别人挡了你的财路,再说白小姐又不是个物件,她是个人,她若能体面的活着为什么要去你们那地儿。

    你们仗着自己的势力还预备强买良家女子?真当虞京由你们横着走了?”

    公仪毓掷地有声,倒噎得那老鸨说不出话来,洪帮主面上看不出态度,那带着帏帽的女子却定定的看着她。

    老鸨张了几次口,终于冷笑一声,“别以为她进了高门我们就拿她没办法,我们怡兰院看上的,谁也别想抢!我们来找你,就是让你递个话,把那妮子主动送过来,大家都好说,否则真为个破落女人闹起来,那位主子只怕脸上不好看啊!”

    公仪毓一怔,没想到他们竟如此胆大,连皇子都敢碰一碰,若真闹起来,倒是自己连累了四王爷,他本就不得皇帝重用,不得德妃喜欢。

    公仪毓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上前几步,走到洪帮主面前,“小女子瞧着洪帮主的年纪也是为人父母了,那白小姐被自家父亲几次卖出,已经够可怜了,你们为什么不能给她一条生路,何苦穷追不舍?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洪帮主为何不能怜悯一下白小姐,你们怡兰院就差她一个姑娘吗?”

    洪帮主看着她,刚想开口,就听身边的女孩问道:“你是高门贵女,那姑娘却身份低微,与你有云泥之别,帮她,对你有什么好处?”

    公仪毓听这声音,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声音柔柔的,应该是个温柔善良的,却不知她和洪帮主是什么关系。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有好处才去做的,因为权势地位和财富的不同,人从出生就被分为三六九等,身份不能选择,可我们能选择我们灵魂的高度,有人身份不高,可他若不自轻自贱,一心为人,他的灵魂定然是高贵的。

    就如白小姐,她已经跌入尘埃,我想哪怕她真的入了你们那肮脏之地,她依旧能守得自己心灵的纯净。

    上天让我们投生富贵人家,不是让我们仗势欺人,也不是让我们袖手旁观,关键时刻,拉别人一把,我们的一举一动,真的能改变别人的一生,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公仪毓说完,白衣女子点了点头,福了一礼道:“受教了!姑娘品行高洁,令人钦佩!”

    公仪毓忙还了一礼,口称“不喊!”

    洪帮主却轻笑出声,带了一丝嘲讽,“公仪小姐口口声声说人的高低不应由身份决定,应该由灵魂的高贵,可小姐又口口声声称青楼为肮脏之地,莫非那里的女子都是肮脏之人,呵,若她们都像小姐这般出生高贵,谁会进青楼呢?”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娇妻之摄政王离我远点陈玄探案我只想安静的当个怪兽篮球梦之光荣之路武侠世界的稳健驯兽师重生病娇影后修仙路侠义酒馆修仙从封神开始诸天不可能从柯南开始胡蝶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