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不再联系

    勾陈急忙说“霸主,封印被破了一条裂缝,恐怕溱擎予流拦不住那么多,我这就去修补封印。”

    陆吾淡定地说“这是白泽下的死印,要不封印完全破,要不白泽死掉,不然没有第二个能重新封印密地的。这就是他那残影的妙处之一。”抬头看向那血气映红了半边天的封印所在,说“这之二在白泽下死印的那一刻就已经成全了暗袭宿主。而此时你就算赶到了,也没什么用了,密地终究还是掺和进来了。”

    予流眼见拦不住了,为了避免溱擎再次遭受伤害,只能带着他闪身离开了封印所在。没了阻拦的厄兽与兆兽,疯狂的撕向裂缝。同时那条本来一丝大小的缝隙,被他们肆意撕扯成了一条看不底的深渊。

    溱擎忍不住破口大骂“勾陈你个禽兽,爷爷我就不该信你会回来。”

    予流说“公子,还守吗?”

    溱擎道“守个鬼,不管了,我们走!”

    兽们跑出密地后,就没了限制,如同发了疯一般,到处撕咬。在兽林有比他们厉害的压他们一头,他们不敢猖狂叫嚣。可是凰洲不一样,那里有人怕他们,越是有人怕他们,他们就越是兴奋。

    而距离密地之门最近的地方是谜梦云蒂和水上宇皇,宇皇倚澈得知出事后,便交代道“谜梦云蒂那边澜和丫头都不在,巫族长连同寒和楠一同去帮云蒂杨伯父。”又说“我回去翰玄,苏苏和蓉蓉去瑜阳宫夏,哪里距离密地之门也是近的。守门一定要守好天穹,灵女去首城让灵韵之力高的全部出来搭手救人。”

    果然不出所料,瑜阳宫夏也受到了袭击,虽伤亡不大,但也足够让人恼火了。

    最严重的当属谜梦云蒂,翱岚几乎没一寸土地还是完整的,幸好云蒂杨和玉仙儿行动快,把一城的人都带走了,否则翱岚被屠了的话,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虽说水上翰玄有宇皇越和宇皇硕还有宇皇茗若主持大局,宇皇倚澈不必担心,但亲眼看到混浊的翰玄,想拆了兽林的心都有了。

    宇皇倚澈沉着声音说“父亲!”

    宇皇越笑着说“澈儿回来啦!你放心翰玄有小硕和若若没有伤亡的,城拆了也好,你叔父早就想重新收拾收拾翰玄了。”

    宇皇倚澈身侧的双手反而因听了这些话握的更紧了,宇皇倚澈一字一句地说“父亲,还让你们操心,我……”

    宇皇越及时打断说“澈儿,你没有对不起我,更没有辜负我,我也不闲麻烦,说白了,我才是水上宇皇的主上,翰玄出事了,我怎么能没有责任!”难得认真且温柔地说“澈儿,只有你们好好的,凰洲才能好,有时候必要的取舍,是在所难免的。”

    宇皇倚澈说“我去翰玄看看,之后就去密地之门。”

    一地有难,八方支援,而且首城也在其中,这样一来宇皇倚澈就更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

    那些兽凶狠异常,又出自密地,用灵韵之力来除是除不掉的。但又不能任其在凰洲放肆。

    唯一跟密地还算有点关系的项流云说“它们的灵韵之力一定比我们这在凰洲的纯粹,能除它们的目前怕是只有云羁风翳了。”

    在得到厄、兆兽们来了凰洲就开始担心的吾丘音听此心头一咯噔,说“云羁风翳好不容易安分点了,流云不该让它再见血腥的。”

    宇皇倚澈扶着脑袋,头疼地说“你们都能预见这云羁风翳,我这个使用云羁的怎么能不知道它什么样呢!”

    西门清风说“所以,你借口送小主其实是想送汐儿离开,可,为什么?!”

    灵嘉佳沉静地说“密地之门被破了一条口子,想必跟它相关的白泽必然是凶多吉少,但是霸主陆吾依然没有采取行动,溱擎也没有音信,真不知道是喜还是忧。”

    桑乐离说“主上,它们虽然被暂时限制了行动,但是凭借它们的凶猛恐怕困不了多久。”

    宇皇倚澈说“各位,把它们全部引到天穹,要是陆吾还不说什么,我就直接开杀!”

    灵嘉佳说“主上,让我再去密地一趟,我要弄个清楚。”

    宇皇倚澈看着她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不仅灵嘉佳进了密地,巫森齐更是先她一步去了密地。

    巫森齐有上次进来的经验了,直奔陆吾所在,片刻不敢停歇。

    陆吾也好似知道他要来一般,等他在兽林边。巫森齐庆幸地说“霸主多谢多谢你出来了,我就省了不少功夫了。”一秒严肃,直奔主题说“我知道兽林的兽众多,每天的杀戮和捕食都能让它们死上很多,凰洲那点不算什么,可是它们出现在了凰洲,陆吾你不考虑考虑要怎么跟我们主上交代吗?!”

    陆吾可不受他威胁说“守护司好大的架子,现在你能自保吗?”停了片刻,又说“你该知道,死印是什么,白泽下死印在我意料之中,我也有心让他下死印。”

    巫森齐愣怔了一下说“这样最好,故人恩怨早已了结,他早就没有义务再去管她的事了。”眼神冷冷地看着陆吾雷打不动的淡漠的脸说“你对白泽到底是太残忍了,就连我都做不到这么绝情。”

    陆吾说“这就是为什么你一直重复一条路的原因,我也想问问守护司,这条路什么时候走到尽头。”

    巫森齐冷冷地说“这条路我走的开心就行,尽头什么的就不劳烦您费心了。”说完就赶紧出了密地。

    灵嘉佳来密地次数不少了,如何不穿过兽林就能到仙泽山的路,怎么能不知道。可等她在仙泽山的是勾陈,溱擎和予流。

    灵嘉佳自知白泽受了伤,便询问起了伤势,声音虽然清冷可关切的意味却也是十足的,说“白泽,伤势不严重的,对吧?!”

    勾陈赶忙回答说“灵女,你应当听白泽说起过他和陆吾吧!你也应当知道白泽下死印意味着什么吧!你也说过让他离开之类的话,对吧!”生怕溱擎那张不知道会说出什么话的嘴先发声。

    予流显然也怕溱擎开口,会浇灵嘉佳一个透心凉,接着勾陈的话就说“灵女大人,白泽回到密地,您依旧做您的灵族灵女,这样的结局不就是所谓的最好的吗?!”

    灵嘉佳想起白泽下死印时,深深的看了自己一眼,这眼神中饱含的是什么,灵嘉佳不敢说,因为这一眼后她就被送了出来。冷清地说“所以,就连见一面,确认个生死都不行了是吗??!”

    勾陈说“灵女,白泽保护你,出密地,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他想弄明白这凰洲主上值不值得他的付出。从始至终,他有说过一句我爱你吗?!”

    溱擎还是找到了这个间隙插话说“他的爱全给了当年的灵之葳,而不是现在的灵嘉佳。虽然你们本是同一人,可你们没有每世的缘分,这世是因为什么,灵女还不清楚吗?!”

    灵嘉佳想起了自己当年来到凰洲进入密地,只是为了护她老姐平安,然而白泽的出现也的确如他自己所说,会带来麻烦。

    陆吾出现了说“灵女,白泽让我带个话,他说,时光无倒流,故人不聚首。”

    灵嘉佳都听这里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只留下一句“时光已缓,故人不散。愿尔安康,孤独远航。”

    勾陈看着灵嘉佳决然离去的背影,说“恕我才学疏浅,竟读不懂你有何深意。”

    溱擎白了一眼勾陈,说“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样,居然是不知道她的意思。”笑了一声,话粗理不粗的解释说“她就是想白泽好好的一个人老死,哪有什么深意!”叹了口气说“这丫头应当是放手最快最狠的了。”

    勾陈说“烛九阴就是厉害啊!那么白泽醒后若是问起此事,那就全仰仗您了。”

    溱擎朝陆吾那边抬了抬下巴,说“他做摆设的?!”

    陆吾说“他会不会问还是个事,反正断了就行。”

    溱擎说“这霸主架子是越来越明显了,不等我接下来说什么就闪身离开了。”

    勾陈说“您就别操心了,白泽和灵女本就没有缘分,全是天女的缘故,才阴差阳错的造就了这么一段,这一段对白泽而言就是上万年,本来以为灵之族当时覆灭灵女就不会出现了,竟不知她在花都,又是因为天女,她回来了,白泽本身就放不下她,她又记忆全无的来到了密地,如今密地都被凰洲波及了,陆吾能不管吗?!!”

    溱擎吐槽说“不得不说,您讲故事的生硬程度就跟白泽上万年都放不下一个人是一个程度的。”

    勾陈留下一句“多谢赞美!”就离开了。

    溱擎说“仙泽山果然没有兽林待着舒服,予流咱们也走吧!”

    灵嘉佳找到宫夏昀苏说“苏苏,能抹掉我一部分记忆吗?!”

    宫夏昀苏看灵嘉佳的情况很不对劲,不敢刺激说“想要忘掉什么?”见灵嘉佳不吭声,就说“如果忘掉的事或忘掉的人,你再一次遇到了,你就不怕跌进一个死循环?!”

    灵嘉佳自嘲地笑了笑说“那有什么死循环,以后都不会见到了,再也不会遇到了。”

    隐雪蓉本想跟宫夏昀苏说受伤的人和重新修建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却看到了脸色发白,没有了精神气的灵嘉佳。小声喊道“苏苏?!”手指着灵嘉佳,没有说下文。

    宫夏昀苏知隐雪蓉来是为什么,就冲她点了点头。

    而天穹六道园,墨云飞笑呵呵地说“天子主上,好身手。天女主上去了哪里我不管,可韵之铖我就要管上一管了。”

    宇皇倚澈手中的云羁已经躁动不安了,眼神冷冷地看着墨云飞说“少拿她说事,这不正是朝着你所希望的方向在发展吗?!”

    都到这份上了,就算墨云飞矜持不想打架,宇皇倚澈也是非打不可了。

    云羁剑身黑色的外表裹携着宇皇倚澈带着金光的亚麻色灵韵之力来势汹汹,剑直指墨云飞。

    墨云飞笑出了声,在云羁剑尖快要碰到他时,他手中出现了一把尖锐的镰刀,挡下了云羁,镰刀一勾一挑,便化解了这灵韵之力饱满的一击。

    墨云飞闪身离开几步说“主上就这么着急分个胜负吗?多少年没认真打过了,怎么能不回味回味呢?!”

    宇皇倚澈祭出了云羁,可不敢让它完全解封,不速战速决,打消耗战的话只能输。收起云羁,金亚麻的灵韵之力,就好似万丈深渊,深不可测,又好似漩涡黑洞,吸力十足。这个“万丈时空”慢慢扩张,却迅速的接近墨云飞。

    墨云飞见此情景,嘴角上扬,在“万丈时空”到面前时,便腾空而起,挥起手中的镰刀劈了过去,“万丈时空”一瞬破裂粉碎,但是半身程亮的云羁从中飞出,击向还在半空中的墨云飞。

    身在空中,墨云飞只能正面接下云羁这比刚才更奋力的一击。云羁和镰刀相撞,发出刺眼的白光,白光退散,云羁好好的插在跪倒在地的墨云飞面前的地上,而镰刀的刀身已是坑洼一片。墨云飞就这样调节自身的灵韵之力,一面说“不愧是出自吾丘家手中的第一剑,我这把破镰刀也是功成身退了。”

    宇皇倚澈可不会给墨云飞调节好的时间,而且自身的灵韵之力控制云羁也达到极致了。拔出云羁,指着墨云飞就是一剑。

    墨云飞被捅了一剑,好似没事一样看着留不出血的胸口,嬉皮笑脸地说“你大概是忘了,云羁风翳对我是没用的。”留下一句“等我在寻一把称手的助辅物件时,再来找你打吧!”

    宇皇倚澈强撑着把云羁归于黑色剑身,重新下好封印后,巫森齐出现,走到了身边说“你这是干什么了?!”

    宇皇倚澈嘴角含笑,看着一片狼藉的六道园,以及被毁掉的六道木,倏的眉头一皱说“身上灵韵之力的波动不对,去了密地?!”。

    巫森齐着急了,说“主上,脑子没事吧?!你这虽然没有什么大伤,但是消耗的灵韵之力也是巨多的,筱玥不在了,潇潇和湘儿也不在这里,就别让汐儿担心了,你好之为之吧!”

    。
其他书友在看:甜橙少年月光劫都市之最强战神陈东阳我能解析诸天万法超级品战神陈东阳超级神婿陈东阳都市之超级战神陈东阳修仙之纨绔女毒医娘娘她太狂了都市狂战陈东阳林诗曼陆先生的小可爱又调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