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5 抱错

    顾侯爷怒不可遏,刚毅俊朗的面庞上青筋直跳,就在他打算让人把那丫头抓过来好生治罪之际,一名侯府的侍卫策马而来“启禀侯爷,小公子出事了”

    顾侯爷这下顾不上找顾娇的麻烦了,赶忙让侍卫带路,马不停蹄地前往了儿子出事的地点。

    顾琰的马车在半路翻车了,暗卫虽及时稳住了车厢,没让它整个人倒在地上,可到底还是倾斜严重,顾琰摔到了。

    顾琰的身子比小孩儿还弱,府里人从来不敢让他磕一下碰一下,顾侯爷一路上紧张得半死,然而当他看见顾琰时却发现顾琰压根儿没事。

    顾琰坐在小杌子上,伸长一双修长的腿,优哉游哉地晒着太阳。

    “弟弟”顾瑾瑜提着裙裾下了马车,来到顾琰身前蹲下,握住他的手道,“你没事吧”

    顾侯爷神情古怪地走上前,定定地看了儿子一眼“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顾琰淡淡地应了一声“死不了。”

    顾侯爷在信上便得知儿子好多了,他曾经还有所怀疑,眼下见了才发现是真的。

    马车都翻了人竟然没事,这在以往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顾侯爷暂时放下心来,让儿子坐上了自己的马车。

    父子俩关系不大好,上车后,二人谁也没说话,只有顾瑾瑜时不时说几句,打破车内尴尬的气氛。

    顾侯爷的额头上顶着银子砸出来的大包,顾琰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他的大包包。

    顾瑾瑜以为弟弟是在担心父亲,忙解释道“弟弟你不知道我们方才遇见谁了,就是那个拿了你玉扳指的小药童爹给她银子,她不要,看她把爹砸的。”

    “她砸的”顾琰凤眸一瞪。

    “嗯。”顾瑾瑜点头。

    顾琰忽然就乐了。

    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

    顾侯爷气得想揍人,这要不是亲生的,早被他弄死了

    在外头被个野丫头气得半死,回来了又让自己儿子气得半死,他就不明白了,这是为啥呀都商量好的么

    马车很快抵达了温泉山庄。

    庄子里的人都知道侯爷要来,一个个面露喜色,仿佛又要过年了似的。

    倒是不怪他们如此激动,实在是侯爷在京中任职,很少能过来山庄这边。只有侯夫人常年陪伴小公子住在这里。至于小姐,她是两头跑,山庄住一段时间,京城住一段时间。

    厨房张罗了一桌好菜给顾侯爷接风洗尘,一家四口难得聚在一块儿吃了一顿饭。

    饭后,顾瑾瑜拉着弟弟回了各自的屋,只留顾侯爷在侯夫人姚氏房中。

    孩子在跟前时,二人是恩爱如初的,可两个孩子一走,姚氏的笑容便敛去了几分“时辰不早了,侯爷也该歇息了,我去让人准备屋子。”

    顾侯爷拉过她的手,温柔低语道“还在生我气呢”

    姚氏撇过脸“我哪儿敢生侯爷的气侯爷快别说笑了。”

    顾侯爷宠溺地看了她一眼,惭愧道“是我的错,不该这么久不来看你,但我真的是走不开。京城的局势你也知道,皇子们都大了,陛下又正值盛年”

    姚氏打断他的话“朝堂上的事侯爷还是不要与我一个小妇人说起,左右我也不懂。侯爷这次突然来山庄,是有什么事吗”

    顾侯爷欲言又止。

    他当然有事。

    只不过,这事儿他还不确定究竟要不要这么早告诉她。

    顾侯爷不动声色地说道“我在京城寻了一位名医,带他来给琰儿治病。”

    姚氏道“琰儿的病情好多了。”

    顾侯爷道“我知道,瑾瑜已经与我说过了,回春堂的大夫医术高明,琰儿的身体大为好转。不过,他们也没有把握能治愈琰儿不是吗多个大夫看看,总是多点希望。”

    这一点,姚氏倒是与顾侯爷意见一致。

    顾侯爷从身后拥了拥妻子,在她耳畔柔声说道“我晚点过来,给我留门。”

    姚氏垂眸应了声好,便打了帘子进里屋了。

    顾侯爷看着妻子疏离的背影,无奈叹了口气。

    顾侯爷去了书房,叫上等候多时的诸葛大夫去了顾琰的屋。

    顾琰已经睡了,顾侯爷没吵醒他,屏退所有人后将诸葛大夫留在了房中。

    顾侯爷之所以如此谨慎,主要是因为诸葛大夫的身份有些特殊,不能让人发现他离开了京城,更不能让人知道他与定安侯府有所来往。

    顾侯爷冷冷地看向诸葛大夫“你徒儿为本侯儿子治过病,之后,他与本侯说了些大逆不道的话。本侯希望你明白,本侯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永远不要试图愚弄本王”

    “小的不敢。”诸葛大夫宠辱不惊地说。

    顾侯爷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让开路,让他来到床边,用银针从顾琰的指尖取了一滴血。

    之后,二人去了顾瑾瑜房中。

    顾侯爷道“瑾瑜,大夫要取一滴你的手指血。”

    “哦,这次还是为弟弟做药引吗”早在几个月前,便有一位大夫来山庄取过她的手指血,说是可以给弟弟做药引。

    “是的,还是做药引。”顾侯爷面不改色地说。

    顾瑾瑜怕疼,但为了弟弟她忍了,她闭上眼伸出手“大夫你取吧”

    诸葛大夫取了一滴她的手指血。

    顾瑾瑜疼得眼泪汪汪,顾侯爷宠溺地安抚了女儿一番,随后就去书房等消息。

    约莫一刻钟后,诸葛大夫神色复杂地过来了。

    “如何”顾侯爷紧张地问。

    诸葛大夫直视顾侯爷的双眸道“令郎与令爱的血的确无法相融,他们不是亲姐弟。”

    饶是做了心理准备,可真正听这话从诸葛大夫嘴里说出来,还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将顾侯爷整个人都劈愣在了原地。

    顾琰不用说,肯定是他亲生的,那小子和他哪儿哪儿都像,臭脾气都一样。除了一双眼睛是随了他母亲。

    反倒是顾瑾瑜,从小就不像他与姚氏,越长大,越不像

    顾侯爷并非没有纳闷过,如果两个孩子是一前一后两胎生的,顾侯爷指定就怀疑了。可他俩一胎双生,一个是亲生的,另一个难道会是假的

    他打起都想没过抱错的可能。
其他书友在看:傅首席宠妻路漫漫大佬又在窥屏了重生之小侍妾学霸的经济世界从最强练习生到全球巨星大捉妖师我在东京当幕后大佬真香先生遇上暴躁小姐夫人马甲请穿好诡秘狩猎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