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9,婚礼

    劳斯莱斯穿越城市,进入了核心的韩庄别墅区,秦靖开车回了家。

    婚期临近,韩森家里热闹了很多,老爸老妈跟韩森的七大姑八大姨们交谈着,韩森和秦靖一回家,秦靖就被老妈拉去炫耀了。

    弟弟韩林的驻地就在青岛,刚刚舰队归港,他也得到了假期,带着女朋友也回家了,秦靖竟然跟弟弟的女朋友还认识,倒是让气氛缓和了很多。

    一群女人聊着天,一群男人在一群玩着麻将和扑克牌,当韩森走进了娱乐室,弟弟韩林已经输得脸红了,在天上的飞行精英,遇到庄闻和秦澜这两个数学天才打牌肯定玩不过啊。

    韩森接过了弟弟的牌,坐下,开口道:“怎么,这是欺负人啊!”

    赢爽了的秦澜笑着开口:“来来来,哈哈哈,我们今天就杀杀老大啊!”

    韩森一笑:“呵呵,不满你们说,我人生的第一桶金可是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在拉斯维加斯赚来的。”

    人多,总是欢乐的。

    第二一大早,韩庄的核心别墅区,一辆辆奔驰s600从一家家的别墅驶出来,韩森的婚期临近,在燕京的秦家人也来韩庄,这一辆辆的奔驰s600将作为迎宾车去机场迎接秦家人的到来。

    韩庄建筑集团前不久在德国接到了奔驰公司的一个工厂基建项目,村里的老板们去德国一看,我的天啊,奔驰车白菜价啊,于是工程款不要了,要奔驰!

    一辆辆原装进口的奔驰车经过海关特殊文件,进入韩庄,上半年韩庄建筑集团给村里的分红就是一台台从德国原装进口的奔驰s600,韩森家也分了几辆,对是几辆,不是一辆。

    自此,s600也成了韩庄老板们的标配,而韩庄建筑集团也因为跟奔驰公司搞得关系很好,韩庄建筑集团在德国的生意也顺风顺水2,要知道严谨的德国人对基建的要求是很变态的,可是韩庄建筑公司还是能很顺利的拿下一些德国本土的基础设施翻新项目。

    韩森的婚礼绝对就是整个村子的事情,女方家里要来人,绝对不能丢了面子,一群暴发户今天推掉了一切公司事务,专心做司机。

    一辆接着一辆的奔驰s600从韩庄的核心别墅区驶出,每辆奔驰车的车身一遍是贴着小国旗涂装,一边贴着是一个红红的“囍”字的涂装,打着双闪的长长车队一眼望不到头。

    车队太长了,出了城,很快就变成一节一节的了。

    韩庄通往机场的高速入口处,排起了长长的车队,本来这条高速入口处是很难堵车的,因为这条高速完全是韩庄出钱建的,挂着鲁东当地的车牌是免费通行的,所以入口处的通行效率是很高的,但是今天因为长长的奔驰车队,这里还是出现了堵车。

    奔驰车队在高速入口处进行简单的休整,等等后面的车。

    “嗬呸”,靠着奔驰车旁的一位韩庄暴发户很没素质地吐了一口浓痰,盯着堵车的收费站,很装逼的开口:“就应该拆了,这破收费站能收几个破钱!”

    另一个韩庄暴发户开口:“韩老二,你他妈的不能注意点素质啊,一会儿接到秦家人,再这么吐痰多丢人!秦家人那可是正经的书香世家,我们可不能让人讨厌!”

    被叫做“韩老二”的男子开口:“就你知道的多,给我根烟!对了,听说你家公司接到了来自西安的军方订单?”

    男子递出了烟,开口道:“哎,几年前,还在土里刨食呢,多亏了村里出了一个好孩子啊!现在,这一年,我真的忙得要死!”

    “是啊!哥,要不我们也学南方人,给森森修个祠堂!”

    “老二,你他妈疯了吧!哪有给大活人修祠堂的!”

    奔驰车队在高速路入口处经行简单休整之后,长长的车队一辆接着一辆的驶入了高速。

    很快车队进入了机场,下车的韩作栋立马跟等着这里的市里领导问候。

    但是还没等韩作栋开口,市里的领导率先亲切地开口:“韩行!韩行!”

    韩作栋立马笑着开口:“哈哈哈,书记开玩笑了,哪里的韩行啊,早就退休了!”

    因为韩庄的崛起,鲁东的城市发展直追青岛,它和青岛一起,两个占据了胶东半岛一南一北,这两座城市作为南北两翼,带动了整个胶东半岛蓬勃地发展着,这已经出现了一座小型的国际化城市群,这一届的执政者的前途是很光明的。

    接下来,就是婚礼的准备工作了,韩森觉得自己就成为了一直“木偶”,乖乖地任人摆布,一群“老学究”做梦也没想到他们这种“穷酸秀才”在临了之前被人重视了,而老人家要的就是面子和重视,所以,一个个“老学究”很认真地辩论着婚礼的礼法。

    而韩森和秦靖作为主角,无疑是很苦,明媒正娶、繁文缛节,虽然很累,但是礼法真的会带来一种无名的威严的,虔诚地对礼法的重视,是两人对这一场婚姻的重视。

    \

    太阳从城市远处冒出来了,整个大地恢复了光芒,秦靖抱着枕头,犹在睡梦之中,少女上翘的嘴角显露着她的甜美。

    最近几天因为准备婚礼,每天都很累,睡眠也很棒,昨晚她梦幻了一夜,从幼时到现在,秦靖所有对爱情浪漫的幻想都加上了韩森,很甜美,但是最后,她自己深陷一场大火,害怕的她不知所措的时候,韩森冲进火场,抱住了她,说了一句别怕,这个场景总是她心中最甜的一部分。

    太阳,照在了秦靖的眼睑之上,她的梦幻变成了粉红色,秦靖不愿意醒来,梦中的韩森是那么的完美。

    “靖靖起床了。”秦靖跟韩森差不多,因为常年在国外留学,朋友并不多,刚好韩森弟弟韩林的女朋友喻秀,秦靖也认识,于是两人就急速的成为了好闺蜜。

    房间里,秦靖无奈地坐了起来,长长的秀发垂在白嫩的肩头,揉着惺忪的睡眼,因为跟韩森睡习惯了,秦靖的睡眠是不太喜欢穿衣服的,露出了半个胸脯,喻秀都看呆了,“姐,你好美。”

    瞅了一眼喻秀,秦靖立马下意识地拉起了被子,今天可是她一生当中最重要的日子。

    韩森和秦靖在别墅区的房子被装扮成了女方家,婚礼是在韩庄村落酒店里,韩森家的老房子举行的,一会儿韩森就要来迎亲了。

    一个小时候后,秦靖穿戴好了凤披霞冠,走出房间,“哇!”,她惊艳了整个世界。

    “多漂亮的孩子啊!”

    秦靖,忍着眼泪:“妈!你不要哭,你,你弄的我也想哭。”

    “不哭,不哭,好孩子,妈妈不哭!”

    ()
其他书友在看:从最强练习生到全球巨星我在泰山当神仙重生之开挂女主角恶魔少爷禁忌虐恋我为君狂:一等女纨绔重生之小侍妾大佬又在窥屏了傅首席宠妻路漫漫首辅娇娘大捉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