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8章 不,我不接受!

    沈采的视线落到结婚证上,“真好笑,谁会把这种东西揣在身上,假的吧?”

    “今天刚领的,我还没来得及回家,不带在身上带哪呢?”

    凌暖青另一个眼睛没有落泪,她擦了下右眼,那种刺痛感还是没有得到缓解。

    沈采将那本轻薄的结婚证展开,里面赫然出现了凌绍诚和倪蕾的合影,日期是今天的,凌暖青还记得凌绍诚出门前穿得就是结婚照上的这套衣服。

    她如遭雷击般坐在那里,甜品屋内的冷气开得太足了,冻得她浑身发抖。

    凌暖青毫无心理准备,凌绍诚出门的时候还亲吻了她,说他只是有点事情出去趟,马上就回来。

    原来他嘴里的小事,只是去跟人结个婚啊。

    沈采看看凌暖青,她不敢再和倪蕾顶嘴了,毕竟凌暖青是晚辈,况且还要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

    或许凌绍诚瞒着凌暖青跟之前的那位婶婶离婚了,也说不定呢。

    “暖暖,我们还是走吧。”

    凌暖青回过神来,视线被那张大红色的结婚证扎得生疼,她手掌在椅子扶手上撑了下,想要坐起身。

    倪蕾握住了她的肩膀,一字一句说道,“凌暖青,你口口声声说我不够资格,现在呢?恭喜你啊,从今天开始,你坐实了你情人的身份,第三者这个称呼送给你才是最合适的。”

    沈采和苗苗面面相觑,这里面一团乱,可倪蕾凭什么说凌暖青是第三者?

    “你别胡说八道!”

    倪蕾现在是名正言顺,她享受着这一刻,她等了好久的。

    凌暖青脸上有难堪、有悲愤、有痛苦,她一手落在她的椅背上,微微弯下腰,欣赏着她脸上的各种不堪,“你难道要一直跟别人说,他是你的叔叔?众所周知,绍诚没有什么哥哥,更不会有你这么大的侄女,以后我会住进金尊府,你难道还想跟他睡一个房间不成?”

    凌暖青最后的那块遮羞布被倪蕾当众给扯了,沈采和苗苗除了震惊之外,再说不出旁的话来。

    凌暖青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没想到这么快,她以为会是凌绍诚来告诉她的,没想到却是被倪蕾给甩了脸。

    她拿起旁边的包,想要走,只是刚站起来,就被倪蕾的一个朋友给推回了椅子内。

    “年纪轻轻做什么不好,霸占着别人的老公有意思吗?”

    “你爸妈打小就是这么教你的?”

    凌暖青跟丢了魂似地听不进去她们的话,“我要回家。”

    “家?那个是你家吗?”倪蕾现在视她为眼中钉,“他养了你那么些年,把你宠成了这副模样,你还真当自己是小公主了?”

    凌暖青抬起的视线迎上倪蕾,“假证,哪里都能办,我不认。”

    “凌绍诚都认了,你不认?”

    倪蕾伸手按在凌暖青的颈后,将她的上半身按到桌子上,她的脸紧贴着那张结婚证,沈采见状站起身狠狠推了把倪蕾。“你发神经啊。”

    “就是!”苗苗也火了,赶紧将凌暖青拉起身,“暖暖,快走。”

    凌暖青被人扯了把,双腿却跟灌满了铅似的,倪蕾身后的朋友还想去拦着她,倪蕾冲她轻摇下头。

    该说的都说了,该看的也看到了。

    “暖暖。”沈采不放心她,“我送你回去吧。”

    “不……不回去!”

    凌暖青抽回了手,快步往外走去,沈采和苗苗追出去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了。

    倪蕾将桌上的结婚证拿起来,望着两人的合影浅笑开,旁边的朋友在凌暖青先前的位子上坐下来,“就这么放她走了?”

    “总要留点时间给她,你没看到她都懵了吗?”

    “她要不肯搬走怎么办?”

    倪蕾将结婚证放回了包里,“我都是凌太太了,来日方长。”

    凌暖青走出商场,她不知道还能去哪,她应该第一时间找凌绍诚问问清楚,但她知道假不了。

    司机焦急地跟在她身后,不住按响喇叭,她却充耳不闻,更别说上车了。

    凌绍诚赶到的时候,凌暖青已经在路上走了很久,凌绍诚快步下车,走过去拉住她的手臂。“暖暖。”

    这声音刺激到了凌暖青,她回身在他身前推了把,“走开。”

    凌绍诚没有犹豫,再度上前将她扯到怀里。“有什么话回家再说。”

    “放开我,你放开我!”

    凌绍诚强行搂着她往停在路边的车子走去,凌暖青不肯,但她的肩膀被他箍紧了动不了。她的鞋子都踢掉了,一只脚光着,可凌绍诚压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凌暖青被他塞进了车内,她扑过去想要开车门,司机见状赶紧将车门锁上。

    “开车。”

    凌绍诚说完这话,车内寂静无声,凌暖青将脑袋靠向车窗玻璃,一脸的晦暗。

    男人弯腰握住她的脚踝,想要将她的腿抬起。

    凌暖青受惊似的往回缩,凌绍诚手指尖握紧了,“鞋都掉了,我看看你脚有没有受伤。”

    “没有。”

    凌暖青低下身,想要将他的手推开,凌绍诚顺势将她抱紧了,“消消气,没有多大的事,我保证。”

    凌暖青牙齿紧咬着,因为用力,喉咙口直犯恶心,眼睛里逼出了一片破碎的晶莹。

    “你所说的小事,是哪件事?”

    跟着凌暖青的人已经将倪蕾见过她的事告诉了凌绍诚,男人低头看了眼怀里的人,“那玩意在我眼里就是废纸罢了,她没权干涉我的生活,更加不可能搬进金尊府,我们还可以照旧,别担心。”

    这怕是凌暖青这辈子听过的最最好笑的一句话,他结婚了,可他还想着霸占她,完全不介意将她钉死在耻辱柱上。

    凌暖青受不了,“不,我不接受。”

    凌绍诚握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别向自己。“你相信我,以后家里还是我们两个人住……”

    凌暖青目光恨恨地瞪着他,几近绝望,冲着凌绍诚吼叫出来,“她是凌太太了,别人只会说你们是夫妻,你不肯放我走,那你想听别人喊我什么呢?”

    情人,第三者,贱人,被包养的,除了这些,还有更难听的吗?!
其他书友在看:病娇盛宠日常地球代理商乡村神豪系统我真的只是村长仙痴咖啡情缘念有甜巅峰杀手大爷慢走妖孽独宠:妃本温柔隔壁男神很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