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4)见钱眼开的她

    花沅扫了一眼几个锦盒,似乎很是嫌弃。

    不满意的憋憋嘴,道“才这么点东西?”

    “县主,这是鄙人的一份心意!”荣申这回倒是耳聪目明,直接把自己的玉佩等物通通都捧了上去。

    花沅掀起眼皮,瞄了一眼。

    登时,小心脏砰砰直跳。

    嗷,羊脂白玉,好大的一块,雕工也精美,起码能买下几万个猪蹄了!

    可是……阁臣大人不让她收别人的东西,尤其是男子的……

    不过嘛……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就他那一身白毛毛,外加寒毒,就算有玄和同孙良时,也还不知道啥时能康复呢!

    今日她添妆,一辈子才成一次亲,趁着他不再,没人能管自己,难得能名正言顺的收礼,机不可失!

    她捏着绣帕,掩饰自己见钱眼开的小算盘。

    沉下心思,还想再讹点,道“这也不值多少银子吧?”

    荣申一听二话不说,将他母亲头面和两位姨母的头面,全都卸了下去。

    一同捧了过去,笑道“请县主笑纳!”

    “本县主原本不收外男之物,可奈何盛情难却,便给几位夫人个颜面吧!”

    花沅一副很不情愿的模样,让魏紫都替她收下了。

    今日,真是良辰吉日,助她添妆收获颇丰。

    边家三姐妹见首饰都被荣申搜刮了去,急得心肝都疼。

    她们为了撑场面,戴得都是压箱底的头面!

    价值不菲!

    边亚燑哪里拦得住儿子?何况荣申的手很快,快到猝不及防。

    边家三姐妹珠簪尽卸,发髻凌乱。

    男子会被那副花容月貌糊弄,她们女人可不会!

    倒是想把首饰抢回来,可花沅明显是见钱眼开。

    想拿回来,很难!极难!

    边亚燑气急,觉得输了面子,直接拉着儿子离开。

    “申儿今日身子不适,姐姐先带他回去。”

    “快去吧,请个大夫诊治!”边亚煵和边亚焟脸都绿了。

    快走吧,再不走怕傻外甥再把她们这身锦衣都给扒掉送人了。

    “县主,来日……呜呜!”荣申还想再说两句,不愿意走,被边亚燑捂着嘴,两个姨母齐心协力下,才给生拉硬拽的推走。

    花沅见众人仓荒离开,心情大好。

    吩咐魏紫和鹅黄不仅仔细做好账册,还做了副本。

    明日换亲,说不得这些嫁妆,也要随着花佳入了殷府。

    待来日木已成炊,她可是要登门讨回来的。

    总之,她同银子无仇,趁着阁臣大人不在,谁给银子她都照收不误。

    她们走后不久,府中就送来午膳,这是她婚前的最后一餐了,按照敌方计谋应该被加了料。

    常日里大厨房的东西,她是不吃的,全部赏给魏紫等人,她则吃小厨房里的东西。

    今日为了将计就计,让人把大厨房和小厨房的菜品,通通都摆到了大食案上,足足码放了三层。

    “好丰盛呀,明日一整天都不能用膳呢,今日本县主要大吃一场!”

    花沅望着满桌的佳肴直吞口水,做垂涎欲滴状。

    对着旁边笑话她的宫女,摆摆手,道“咳咳,你们都下去吧,看得人怪不好意思的!”

    “是,县主!”魏紫等人退下。

    花沅见雕花门关上后,又轻手轻脚的确认一遍,见人真的都走远了,才走回丰盛的菜品前。

    用手捏着筷箸,每道菜都扒拉几下,毁去原本精致的品相,做成已经用过的模样。

    就算她要将计就计,可却不想任人宰割。

    尤其还有冀遵等人,从旁虎视眈眈。

    她还要亲自上阵,宰了这个淫贼呢!

    大婚之日。

    花府,一片喜庆,处处可见大红色的喜字,红绸……

    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

    花沅被魏紫唤起来梳妆,换喜服。

    “好困啊,浑身无力!”她佯装疲惫的坐在梳妆台前,似乎摇摇欲坠。

    魏紫关心,道“县主,是昨晚没睡好?”

    “不是呀,一直睡得很好,也不知怎么的,自从用膳后,就开始昏昏欲睡的。”

    花沅迷迷糊糊的回答,咬字不清。

    “奴婢来帮县主开脸吧?”魏紫问道。

    “嗯哼……”花沅弱弱的哼唧了一下,表示同意。

    她依旧闭着双眸,任由几个宫人给自己打扮。

    不知过了多久,魏紫轻声道“县主,好了。”

    “嗯?”花沅睁开美眸,混沌的视线,逐渐清晰。

    她对着铜镜中美目盼兮的自己,娇娇的笑起来。

    她果然是个美人坯子,太美了……

    就算阁臣大人见不到,她自己欣赏也是极好的。

    她对镜自赏,道“手艺不错,赏!”

    “谢,县主!”魏紫赶紧应下,县主哪里都好,就是属铁公鸡的,难得有了赏赐,定要赶紧应下。

    她这一抬头,就见花沅朦朦胧胧地又睡过去了,软弱无力的靠在圈椅上。

    忙出声提醒,道“县主醒醒,可别又睡着了?”

    “嗯嗯,不睡……”花沅嘴上这般说着,身体却很诚实,坐着都能睡。

    其实吧,她从昨日下晌就开始补睡,到现在足足睡了七八个时辰了,早就不困了。

    不过嘛,做戏要做足!

    再说她还要为洞房花烛夜储蓄力量,好暴击冀遵这个色胚子。

    让他知道自己这个嫡长嫂“文武双全”。

    就在这时鹅黄跑了过来,一脸的喜笑颜开。

    迫不及待,道“这会儿殷公子已经到外面,同二老爷正对诗呢!

    而伯府却没有人来迎亲,只有一队人马,连个新郎官都没有。

    两厢对比,那场面简直一个天上地下!”

    “同父亲对诗好呀,一时半会完不了事,你们先都退下,外边聊去,让你家县主先睡会,待吉时到了,唤我就好!”

    花沅不耐烦听这些,打发人都退下。

    “那奴婢们,暂且告退!”

    魏紫率领众宫人告退。

    闺房中寂静异常,同府外喜庆迥然不同。

    一道黑影潸然落下,身形轻的仿若一片羽毛。

    “遗珠县主,真的要嫁给殷霱?”

    “终于现身了,还以为昭阳哥哥要一直做梁上君子呢?”

    花沅起身,睡意陡然消散,似是从未存在过的混沌,格外精神。

    丑时末,她就知道有男子进到自己的闺房里,见是昭阳她才没有声张。

    想来是阁臣大人,派来接应自己的。

    ()
其他书友在看:我诅咒了全世界逆剑天极陈枫韩玉儿我只想安静地看书神级至尊女婿小主请谨慎从丫鬟开始阴陵战纪这个弟弟太会撩日出不见林霏开熟练度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