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6 迎战异兽

    两日后,神息镇,众人迎来了第一次异兽的袭击。

    几十头娄金狗,多数都是筑基期的,混合着三只结丹期的心月狐,出现在了神息镇外。

    “异兽这个实力很强啊,你一个结丹期的修为,再配上三四个筑基期的同伴,之前怎么抵挡得了这么强大的攻势”向芸儿看着神息镇镇长赫连达,疑惑道。

    赫连达苦笑道“之前都没有这么多的,一般也就是数头娄金狗和一只心月狐,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来的格外多,幸好有你们在,要不这次我们肯定很惨了。”

    这么巧合的嘛嬴不器稍微心里闪出一丝怀疑。但考虑到这个世界不能撒谎的规则,这丝怀疑倒是很快地就一闪而过。

    向芸儿也不再言语,大家都开始打量起袭击的这对异兽起来。

    就像赫连达介绍的那样,娄金狗硕大如狼,有着一双锋利的巨牙,看起来便是恐怖凶猛,至于心月狐,则如人般直立行走,狐狸的面容已经大半幻化成了人脸,走起路来婀娜摇摆,倒是和人类女子很是相似。

    神息镇的成年男子基本都是手拿武器,百人百人地聚集成了一团一团,他们手中或者拿着棍棒农具、或者拿着刀剑,肩并肩相互依靠,看上去的确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这批是每次应对异兽的主要战力。

    在他们后面,则由一些年轻一些的青年人聚集了一些各家养的牲畜家禽,无论是猪牛、还是鸡鸭、身子还有家犬,都乱糟糟地拉扯着聚在一起,躲在了众人的身后。这些年轻人承担了尽可能地躲避异兽的责任。

    其他的大部分成年女人,纷纷偕老带幼的同时,也拿起棍棒,守在了更后方几十座坚固的石头房子里。看起来她们基本不会参与战斗,就是纯粹是完全防御,关键时刻就大门一关,争取可以完全躲避起来。

    赫连达解释道“异兽一般都是直接以一拥而上,主要以食物为目标,我们就只能尽量重点抵挡,争取保护一些家禽和我们的同胞。之前我最多牵制住结丹期的异兽,其他的就只能靠大家了。”

    “没关系,这次我们在,一定可以挡下的。”翼归辰在一旁自信地说着。

    “小弟弟,别忘了咱们的打赌哟。”向芸儿看向翼归辰,娇笑道。

    “大姐姐,你放心吧,我们不会输给你的。”看到向芸儿对着翼归辰这样说话,白鸟舞心头稍微掠过一丝小小的不快,难得的也出声反驳道。

    “他们来了”说话间,铁皮人奥尔托伦斯在最前方大声叫道,异兽开始发起进攻了数十只娄金狗四散开来,如潮水一般向神息镇袭来。心月狐也分散在其中,落后一些,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大家分散开来”神息镇镇长赫连达不愧有多次应对异兽的经验,直接大声说道。

    嬴不器也大声说道“保护人类最重要,咱们也不用隐藏实力了。”说完,他从身后拿起九齿沁金耙,运起元力,瞬间便突破了筑基修为,回复到了结丹修为,快速向一方奔去。

    随后,翼归辰、白鸟舞和铁皮人奥尔托伦斯也纷纷运起元力,重新恢复了结丹修为,拿着熟悉的兵器,四散开去。

    “他们不是才修行四年吗怎么一个一个都是结丹修为了”来自中立之地的托尔勒昨晚的惊讶还没有消失,此时竟产生了一种混乱感觉昆珏山的修士都是特马的这么牛逼的吗

    “好哇,我就说昆珏山的精英怎么可能一个结丹都没有,原来这些人都隐藏了修为”向芸儿一顿足,也向一边快速掠去,“怪不得他们敢和我们打赌。”

    “那又如何,咱们和灵兽搭配,还能怕了他们不成”呼兰宇开始也是一惊,但很快镇定了下来。他的武器是一柄银色的长刀,倒是和上官丞有些相似。他和小雷鸟配合一起,往一处娄金狗杀去。

    “这倒是”向芸儿眼珠一转,盯住了一只心月狐。擒贼先擒王她和银鬃狮一起直接飞掠过去。向芸儿的武器则是一把样式奇特的紫色长剑,剑身流光闪耀,一看便不是凡品。

    大比过后,已经有一阵子没有活动筋骨的昆珏山众人,此时重新回归战斗,竟是感觉有几分信欣喜。尤其铁皮人奥尔托伦斯,作为唯一一个在决赛中实力的团队成员,此时心中憋足了劲。

    他本身便是铁皮石肤的天赋,加上铁皮人和磐石丹加固的防御,以及结丹期对于筑基期的碾压,在杀入娄金狗群之中,宛如直入无人之境,丝毫不怕娄金狗的长牙,金色拳头拳法挥舞起来,击飞击倒无数恶狗

    翼归辰也是人先未到,直接使出阳天魂逝,它化大自在飞剑化为一道白光,直接向娄金狗群杀去。娄金狗刚想躲避,就听到白鸟舞在远方吟唱出了凤笛天问歌的夜光曲

    “日月安属列星安陈”

    “自明及晦,所行几里”

    “夜光何德,死则又育”

    白鸟舞迅速一击音律魔法,娄金狗群瞬间就如同陷入泥沼一样,行动不能的娄金狗群就如同固定的靶子,被翼归辰的阳天魂逝瞬间斩灭纵然有筑基修为,却是半点都使不上力。

    “他们真的好强。”神息溪镇长赫连达居中掠阵,随时等待着支援某处,却发现战况在瞬间便呈现出了一边倒的姿态,人类修士全面碾压者异兽。

    呼兰宇的长刀和雷鸟搭配,也是采取雷击麻痹和长刀收割的方式,战术上和翼归辰和白鸟舞类似,也是杀入娄金狗群中,毫不费力地斩下恶狗的狗头。

    至于来自中立之地的托尔勒和戈尔巴,也是相互配合的风格。托尔勒的兵器是把巨大的镰刀,戈尔巴则是一个辅助,在托尔勒前冲的时候,镰刀卷出一道巨大的旋风,娄金狗虽然数量占了上风,但也不敢匹敌。

    戈尔巴虽然只是筑基修为,但是速度极快,颇为灵巧,感觉颇为擅长加速魔法,不仅给托尔勒和自己都施加了加速,使得他躲避着娄金狗的围剿,并且拳脚的基本功也颇为扎实,一对一击退了不少娄金狗。

    不过关键,还是得看和结丹期心月狐的对抗

    三只心月狐,一只被向芸儿盯上,一只被嬴不器缠住,最后一只心月狐,打量了战场的对峙情况,然后选择了向最弱的戈尔巴发起进攻。

    只见心月狐紧盯着戈尔巴,双手结成一种奇特的法印姿势。随着这只心月狐紧盯戈尔巴,由心月狐的双目之中,竟射出了似有若无的金色丝带,直接连在了戈尔巴的身上。

    瞳术魔法心月狐的魔法竟然是少见的瞳术

    随着这金色丝带连在戈尔巴身上,戈尔巴的移动速度瞬间放缓,整个头脑仿佛中了迷魂药一般,竟是感到昏昏沉沉,身体有若拉线木偶般,竟被这金色丝带系着,产生奇怪姿势的移动。

    本来围着戈尔巴的娄金狗当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顿时数只娄金狗便是伸出利爪,直接向戈尔巴抓取,若是这一下抓实了,几乎可以将戈尔巴撕成碎片

    幸好一直在中间掠阵的赫连达迅速发现了戈尔巴的危机,他的武器是两只弯刀,赫连达迅速移动之后,直接双手接连甩出弯刀,一左一右,以两道骇人的弧线直接扫过戈尔巴的身侧,阻挡了一轮娄金狗的进攻。

    弯刀经仿佛像是张了眼睛,甩出之后,又绕了一个圆圈回到了赫连达的手中。

    赫连达手持双刀,大喝一声,竟是直接斩断了心月狐与戈尔巴连接的金色丝带,合身向心月狐扑上,和心月狐战在一起。

    戈尔巴被斩断金色丝带后,迅速恢复了清明,与托尔勒会合,暗道一声侥幸,再也不敢单独行动。

    赫连达和心月狐之前就已经交手过数次,心月狐是异兽当中少有的会使用武器,手中拿着两柄金石削成的锋利断刃,和赫连达的弯刀站在一起,竟是打的难解难分,不分伯仲。

    赫连达身高体壮,弯刀的威力也更为强大,举头投足,弯刀化成旋风一般,招招要命。但心月狐身材本就娇小,移动更是灵巧之极,一双美目瞳术不时散发金光,短刃也是往往从间隙之间,以刁钻的角度刺出,给赫连达制造了极大麻烦。

    就在赫连达和心月狐激战之时,另一侧向芸儿在和心月狐的激战中却是已经明显占据了上风。

    银鬃狮在正面和心月狐战成一团,向芸儿则在旁边游走,紫色飞剑在空中游走,不时指向心月狐的身体弱点,射出金光霹雳,直打的心月狐甚是狼狈。

    “你们以二敌一,人类都是如此卑鄙的吗”心月狐口吐人言,竟是娇媚的女子声音。

    “异兽与人类为敌,战场之上,只绝生死,哪里谈得上公平卑鄙”向芸儿丝毫不为所动,在旁边为银鬃狮施加铁皮石肤等辅助法术。

    向芸儿的飞剑与银鬃狮配合默契,前后夹击,攻击得更加猛烈。

    心月狐眼看就要不敌,竟是直接一个灵巧的步法腾挪开去,长啸发声,做出了撤退的指示,身形迅速闪动,往外围遁走。

    这只心月狐的长啸一出,整个异兽团队纷纷不再恋战,四散开始撤退。

    正在和嬴不器鏖战的心月狐也是眼瞳一闪,在金丝闪现的刹那,反身往另一个方向逃去,竟是没有和之前撤退的大部队走一个方向。

    嬴不器稍一犹豫,没有管其他异兽,只是独独追着这个之前交战的心月狐追去。

    刚才交手之时,嬴不器更够感觉自己稳胜对方一筹,所以并不怎么担心,提着九齿沁金耙,以改善过的昆珏步法行云流水般追了过去。

    一狐一人,均是擅长步法,竟是迅速远离的大部队,往神之裂缝的南面掠去。嬴不器虽然步法奥妙,但毕竟是人力极限,虽然使尽全力,却也只是和心月狐的步法速度堪堪打成平手。

    “人类,你为何对我穷追不舍,奴家到底是欠你什么东西,竟让你如此不肯放弃”心月狐娇媚的声音从前方荡来。

    “斩妖除魔,当仁不让,你们追杀人类,如今被我追击,不也正是天道轮回”嬴不器冷笑一声,提气加速,丝毫不给心月狐逃走的机会。

    “唉,这天下资源,弱肉强食,有能力者自然居之。人类不肯分享家禽和淡水,让我族人终日流浪于穷山恶水之中,饥不果腹,奴家也是没有办法啊。”心月狐幽怨地说道。

    “那你们只去抢家禽和淡水就好了,为何还要杀害我人类”嬴不器说道。

    “奴家可是从来没有杀害人类,亲家这句话可是有点扣帽子了。你可曾看过奴家杀害过人类”心月狐委屈说道。

    嬴不器听到这句话,却是一愣。如果心月狐说的是真的,她真的没有杀害过人类,那为何自己要这把穷追不舍难道真的先入为主,异兽就是邪恶的

    嬴不器这一愣,步法就慢了下来,竟是被心月狐一个纵越,穿越山石之中,七扭八拐,消失不见了。

    嬴不器大意之下,竟是追丢了心月狐,反而陷入崇山叠嶂之中,附近山石林立,相互遮挡,竟是很不容易辨认方向。

    嬴不器尝试着寻找到大路,却是不知不觉之中,穿过一条崎岖小路,来到一处奇特的盆地。

    这处奇特的盆地被一团半透明的白色雾气所覆盖,雾气氤氲,即便已经是结丹修士,但嬴不器仍然目不能视太远。

    嬴不器心生警惕,谨小慎微地向着一个固定方向缓慢移动,生怕遇到什么危险。

    或许也是幸运,沿着这个固定方向行走了十来分钟,不光没有遭遇什么危险威胁,反而穿出了这奇怪的白雾,现出了此地的真面目,竟是一片难得的柿子林

    橙红色的柿子挂在树上,宛如一个个灯笼,而一群奇特的魁梧的金角牛兽,正在慢斯条理在柿子林旁散步,不时摇动着柿子树,品尝着柿子,显出一副难得的悠闲姿态。

    如果嬴不器猜的没错,这些魁梧的牛兽,头上一对金色的牛角,多数是筑基修为,少数有结丹修为,正是赫连达之前说过的神之裂缝的中立异兽牛金牛。
其他书友在看:九天长策天医至尊美丽女总裁的无敌龙婿曾经的最好的我们穿越农女重生王爷名门首席赖上瘾沈月歌乔聿北我在魔教当奸细重生之替你蜕变神格—回收官罗之往我们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