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8章:相差很大

    妙华山的人有多么的不可理喻,路轻溪非常清楚,所以她懒得浪费口舌和丁妙洪说大道理,直接说自己要做的事,“今天这花妖我保定了,你想杀她,就先过我这关。”

    “既然小郡主这般冥顽不灵,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丁妙洪从自己的两个弟子那里已经知道路轻溪的性子,知道她是一个喜欢与妖魔鬼怪为伍的堕落修士,于是不想再多劝说她。

    “就你这一身的杀孽业障,用不了多久就会遭到天谴,死后入了地府更是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今天就算我不动手,你也蹦跶不了多久。”

    这句话彻底惹怒了丁妙洪,“臭丫头,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如此胡说八道的下场是什么?”

    “我说的句句属实,并没有胡说八道,信不信随便你。”

    “还在大言不惭?看招……”丁妙洪持剑朝路轻溪刺去,攻势极强,可见是用了十成的功力,一副要将路轻溪置于死地的样子。

    玫瑰花妖对路轻溪充满了担忧,“小心。”

    “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原成淞也出手,不过他攻击的是玫瑰花妖而不是路轻溪。

    燕迟斩则是站着不动,犹豫着要不要出手?

    自从和路轻溪打交道之后,他隐隐觉得师父说的话以及做的事不太对,可降妖除魔本就是他们正道修士的职责,根本没有不对。

    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他都糊涂了。

    玫瑰花妖虽然受了重伤,但凭她九百年的修为,对付原成淞这种低级的修道之士是绰绰有余的。

    见自己敌不过玫瑰花妖,原成淞只好叫上燕迟斩,“师弟,你在发什么楞?赶紧过来帮忙。”

    “喔……”燕迟斩依然还是纠结不已,所以并不是很认真战斗,心不在焉,还时不时看看旁边的战斗,当看到自己师尊的剑被路轻溪的剑斩断时,极其震惊。

    怎么可能?

    师尊的剑可是灵器,怎么可能轻易被斩断。

    战斗才刚刚开始,自己的宝剑就被对方的剑给斩断了,丁妙洪气恼不已,“你竟然敢斩断我的剑,这可是一柄下品灵器的宝剑。臭丫头,今天我要你的命为我的宝剑陪葬。”

    “不要老是说一些大言不惭的狂妄之言,有什么招就尽管使出来吧。”路轻溪刚才和丁妙洪简单交锋时就已经探清他的实力底细。

    虽然他们同是元婴期的修为,但实力却相差很大,丁妙洪的修为基本是靠时间以及各种杂七杂八的力量堆出来的,对功法以及道法的领悟没多少,招数来来去去就那么几招,还不怎么懂得变通。

    而她的修为是靠自己的努力与领悟以及功德修练出来,更是掌握多种功法,还懂得符术以及玄术,丁妙洪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不仅不是对手,差距还很大。

    路轻溪原本以为可以拿丁妙洪练练手,谁知他那么不经打,没几招就败下阵来。

    如果丁妙洪真有本事,也不会追个花妖都废那么多时间,最后还得靠两个徒弟相助才能将花妖擒住。

    ------题外话------

    月初求月票啦o(n_n)o

    ()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能力超神秘豪门宠婚大佬她重生后成了团宠狼性总裁带了毒豪门蜜爱:枕上撩妻有道自云本是河中妖神眼升级系统我的异星宅基地星魂战帝演化鸿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