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加速计划

    氤氲的天空中挤压着大片的乌云,寒冷的空气携卷着远处的雨水落下,纯白色的雪花零零散散地像是蛛丝。

    “昨夜下了一夜的雪,到了今天中午都没有停下不知道耶塔拉领主预定的石料能不能按时送来但愿这些雪能一直下”

    前来东城区旅店吃饭的客人几乎全是石料商,这些石料商本质上是其他领主辖区内红匕首商会的成员,因为收到了坎佛尔本地红匕首的风声,便连忙从万里之外跑来只为分上一块来自东城区的蛋糕

    “你们听说了吗城中区的潵拉特教堂被邪龙摧毁了,现在欧斯敦教会的主教大人亚伯拉托先生也打算订购石料,我们之前和领主大人的议价要不要再提高一点?再卖一些给教会?”

    “这样的话还是得观察下城区的石料使用,太早的提价很可能会便宜其他人,毕竟祁依古拉法师会也来坎佛尔了,他们这些家伙竞价手段太恶劣了”

    “为什么我们不试着和祁依古拉法师会的家伙谈一谈,大家坐在一起讲个价格反正大家都是为了赚钱没必要便宜耶塔拉这个家伙,该狠宰时就不必心软。”

    “说得也是能顺利通过传送法阵的石料种类并不是很多,大多数的石材还是得依靠传统的飞行道具或是人力运输可这样的成本就太容易叠加了”

    一位卷发的投机商人捏着自己的胡须说道,“坎佛尔城西方向的通路现在据说还有恶灵盘旋石料的价格我觉得提升的空间非常的大”

    “但建造平民房屋的石料不像城堡,它们的用料并不固定”

    另一位石料商人说道,“如果领主要求居民房屋全是木制结构,那么我们先前在其他地区囤积的石料搞不准变成了真正的石头,要知道坎佛尔旁边的埃尔琳娜之森可时不缺木材的”

    “这还不好办?”

    红匕首商会的其中一位站出来表示,“我们可以学习斯洛克商会的手段,先派吟游诗人将本地的产物贬得一文不值,接着我们手上的货物就可以高价售卖,要知道埃尔琳娜之森的树木可是受过罗莎凯文诅咒的,传播起谣言非常的容易”

    提出计策的红匕首商会成员继续侃侃而谈,

    “只要让坎佛尔的人民觉得埃尔琳娜之森的木料会引起诅咒,那么就没人敢使用这样的木材建造房屋,到时候我们再将石料略微得下调价格构成一个小小的圈套,让领主大人觉得我们的石料价格并不昂贵而那之后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这位年轻的领主大人往我们的钱袋里钻即就好了~”

    “但如果耶塔拉打算购置其他地区的木料呢?”

    同座的投机客向这位聪明的商人提出了疑问,“木材的原价要比石料低得多,并且运输的方式也要更多样,一些高等法师直接可以用魔法催生树木我们这样的话”

    “不用担心——我们只需要将木料这条道路也占领即可——”

    聪明的商人抬起手中的酒杯说道,“有能力来到坎佛尔贩卖资源的商会毕竟只是少数,而我们拉拢、打压、收购的方式很多”

    “可资金问题”

    “没事——”

    聪明的商人将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我们可以找法师银行、魔法银行乃至冒险者工会筹借——要知道坎佛尔的城西区可是荒芜一片,东城区修葺完成下一个必然就是城西区,哪怕这时候吃亏了,到那时候我们凭着手中的石料和木材还是能大赚不!是狠赚一笔的~我们搞不准能把这些低价的石料变成比珠宝还要昂贵!”

    “话虽如此但我们确定耶塔拉拿得出这样的一笔资金吗?比珠宝还要昂贵的石料这足够把他这位边城地区的领主掏空”

    “没有问题——”

    聪明商人接下来的一袭话语令在场的众多投机商人安心,“要知道除了金币还有其他东西可以抵债——资产的存在方式可不止货币一种哦——土地、人口、食物都是财富的一种表示方法。”

    “出卖土地耶塔拉能答应吗?”如聪明商人所预期的一样,投机者的内部还是出现了质疑的声音。

    “各位——耶塔拉今年多少岁?”聪明商人问向提出质疑者。

    “大概三十岁左右”

    “那我们这里最年轻的那位多少岁?”聪明的商人继续问道。

    “大概五十岁”质疑者低声说道。

    “一个三十岁的领主我们一群五十岁的成熟商人”

    聪明商人的嘴角上扬像是嘲笑一般,“各位——各位,一个养尊处优的领主,年纪也就三十岁左右我们需要害怕吗?我们走南闯北所见到的领主哪一个不是纨绔子弟,哪一个不是好逸恶劳,哪一个不是被我们玩弄于股掌之中。各位莫拉喀苏兄弟两个能做到的事情我相信我们也能做到,甚至还能做得更好——”

    “建立一个商人为主的城市就像斯洛”投机者忍不住说道。

    “对——就像斯洛克商会所做的那样”

    聪明的商人抢过话题高声喊道,犹如打了鸡血一般,“利用自己的机智、财富、信息还有一个愚蠢的领主然后让整个坎佛尔都将落入我们红匕首商会的商人手中——”

    “是不是每个商人都喜欢高谈阔论发散思维然后胡说道?”

    雷奇纳依着厨房的门板忍不住和罗莎吐槽,“从贩卖珍奇魔兽到探寻魔王密宝的地图再到贩卖石料木材真想看看下一批的商人们会谈些什么是不是买卖国王的皇冠?”

    “国王的皇冠呵呵谁知道呢”罗莎看着那位聪明的商人缓缓说道,“或许真有那么一天也说不定”

    午餐过后的雪花依旧飘零,但冬日的阳光远比其他时节寒冷,此刻的旅店寂静且安详。店里的客人多数都前往坎佛尔的内城寻找发财之道,唯独留下最开始鼓动投机客贩卖石料、木材的聪明商人。

    这个年近六十的老者缓缓踏上了二楼的阶梯,迟缓地体态让人觉得这个家伙满心的算计,斑秃的白发像极了故事中的吸血鬼。这个老练的商人缓缓走入了罗莎的卧房之中,壁炉的温度不高不低正好让人入睡,此刻的罗莎靠在木椅上微微地摇动起来。

    “你这样危险的举动很容易被人发现的塔拉塔拉”

    “是——魔王大人——”

    商人将半跪在罗莎的面前,缓缓脱下了其的伪装,紧接着黄绿色的粘液打湿了身下木制的地板,软泥怪没有形状的姿态模仿起人类的声音。

    “是萨玛拉的命令吗”罗莎烤着壁炉内的火焰,自顾自地说道,“让汝蛊惑这些投机客?”

    “是的魔王大人”塔拉塔拉直言,“人类的领主让我变身为红匕首的商客驱使他们做出错误的决定,魔王大人您要惩罚我吗?”

    “不会——”罗莎简单地答道,“或许萨玛拉这样的行径反而更有易于吾等的计划也说不定”

    “密尔凯兰——”罗莎打了个响指,随后一个透明虚幻的灵体缓缓从地板下方升起。

    “告诉它,你在埃尔琳娜之森的发现——”

    “是——我尊敬的魔王大人——”

    密尔凯兰飘动着自己的虚幻的身体向着魔王行礼,“昨夜我等女妖和蛛魔在看守神谕者的时候,发现了叛徒——巫妖博德拉尔。”

    “那个投靠北方旧神的混蛋?”塔拉塔拉的声调有些异常,“密尔凯兰你有没有把这个叛徒宰掉!”

    这个软泥怪的声音像是在怒吼又像是在嚎啕。

    “塔拉塔拉你的行为有些失态了”罗莎提醒道。

    “是我的主人”塔拉塔拉谦卑地说道。

    “并没有塔拉塔拉阁下,现在的博德拉尔居住于北方的毕卡索亚兽人帝国,真的贸然杀死它的话必定会引起骚乱,暴露魔王大人已经苏醒的事实。”女妖密尔凯兰说道。

    “既然如此您是怎么应对这个叛徒的呢?”塔拉塔拉问道。

    “交易——”女妖幽幽地回答道,“我和它选择交易,用神谕者的灵魂获取它对拉比村暂时的保护——”

    “那个叛徒的话怎么能信?”塔拉塔拉辩驳道,“异世界的灵魂有着不同于其他灵魂的力量,我们”

    “这个交易在吾的允许范围之内——”罗莎生生地打断了自己造物的话语。

    “是是魔王大人。”塔拉塔拉低头回答,只是不敢再争辩。

    “反正吾等需要的是巨龙的**,神谕者的灵魂无关紧要”罗莎身下的摇椅缓缓晃动,“通知尔里以坎佛尔的驯龙计划得加速了——”
其他书友在看:最强高手混都市1王元秦梦涵栩栩且如生小奶包踹了总裁后黑化了飞入觅心一道影子一道光师傅被抓我就变强我为漫天神话尊黑暗星空法则最强全系战神偏执君少的心尖宠甜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