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1章 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老太太心里明白,北明是在怪她唐突,去看了春晓的儿子。

    她本来还想服个软,夸夸那个孩子。她都是八十岁的老人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光冲这把年纪,也没想过加害那孩子,可北明却因此生了气!气到人都到了家,胡乱找个借口就要往外退!

    让她当娘的如何不心酸。

    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儿子……哦,这段有些夸张了,是请的阿姨拉扯大的……但总是为娘的冒着生命危险亲自生下来的吧。北明自小体弱多病,她默默背着人哭过多少眼泪啊。

    好容易健康养大,竟然为个不知道春晓跟谁生的野孩子跟老娘生气!

    老太太无声落泪,泪水沿着保养得甚好的皮肤蜿蜒淌下。她也不去擦,就让眼泪那么挂在下巴上。

    她过去是跟春晓不对付。可她她为的是自己吗?不也是为周家能有自己的血脉传下去嘛!春晓走了,她还以为一了百了,可以从新开始了。谁知,那月胎娃子倒成碰不得的雷区了!她上哪儿说理去!

    老太太的泪水很充沛,很快滴湿前襟。

    周北明迷失在那滴滴都是控诉的眼泪里。他险些心软。

    母子相视片刻后,辜负过春晓的他,决心不再辜负春晓的儿子。那孩子那么小,他若退缩,谁来保护他?

    周北明不想再修饰他的借口,他知道,妈妈能识别他的谎言。他只能歉然转身。

    转身出洋房,出小院,出大门。没有叫司机,抬头拦了辆出租车。

    “中山南二路西岸家园。”

    周北明想改口报自己的公寓房地址,出租车已直奔西岸家园而去。

    兜兜转转,晚上八点,周北明按响黄彩虹楼下的门铃。

    黄彩虹以为是外面吃饭的阿文回来,甩着泡沫未擦的手,去开门。她在给小明手洗衣服。

    不多久,沉重的上楼脚步声响起。脚步沉重不说,还一走一顿。黄彩虹听在耳朵里,噗嗤想笑。阿文这一顿,吃了多少啊。路都走不动了。

    然而门打开,映入眼帘的却是周北明。

    黄彩虹难免大吃一惊。

    俩人目光在对方脸上流转。

    “你瘦了!”

    俩人看到对方的那一眼,均是惊诧。细细多看几眼后,又都异口同声说对方瘦了。

    “发生了什么事?”

    周北明重新开场,问道。

    黄彩虹摇摇头,抿唇无力笑了笑。她转而问:“你怎么了?”

    周北明微微仰首:“大概,牵挂小明吧。”

    黄彩虹内心情绪涌动,她何尝不是为小明而瘦!

    周北明坐在餐桌旁的餐椅上,像是对着黄彩虹而说,又像是对着自己而说:“他们为什么不相信,我会负责到底呢?”

    黄彩虹闷头听,她怅然地低头看自己的手。因为揉搓浸泡的缘故,手指肚上皮肤发白发皱。黄彩虹担心周北明是代替他妈妈来摊派的。

    以退为进是种策略;以进为退,也是一种策略。先说心里很爱小明,再说现实很困难,没法继续爱。周北明特意把阿文叫出去,就是为了跟她说这个的吧。

    两个人陷入各自的哀伤中,画面倒也和谐。

    “你担心什么?”周北明问黄彩虹。

    黄彩虹猛然抬头,一双眼睛看着周北明。她想,周北明这样不缺钱的人,大概是要用钱来推脱责任吧。她愿意配合!

    “你尽管说。”

    黄彩虹不知道,她此刻长了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那双眼睛写明了有话要说。

    “尽管说就是了,我又不会吃了你。”周北明很突兀的笑了一声。

    “小明的户口……”黄彩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此刻又像长了一双无形的触角,柔柔软软,试探性地“摸”了一下周北明。

    周北明晃了一下神,下定决心:“你放心,我会尽快给他上户口。”

    黄彩虹陡然张大眼睛,这可不是她的本意!她的本意是想说,如果周先生名下上小明的户口不方便,尽可以上到她的名下!

    不过,转念一想,她非上海户口,小明上到她名下,倒也有麻烦之处。以后若在魔都读公立学校,会变得很不方便。

    既然周先生一口保证下来,她便不再提户口上她名下的建议。

    “你还有什么担心?”

    “我们住的房子……”会不会很快被房东赶走呢?

    当一个女人说话只说一半,用一双充满担忧的眼睛将另一半话说出时,她无疑是楚楚动人的。像极了传说中的东方婉约女子,让人不禁起爱怜之心,想为她撑起一片立身之天地。

    “房子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你尽可放心。”周北明豪情涌动。

    “还有什么担心吗?”

    黄彩虹半低着头,摇了摇头,一只手捏紧另一只手。

    客厅里的照明灯管前天坏了一根,剩下一根,亮度大减。好在晚上不做什么活计,也还凑合。此刻看那不甚明亮的灯光,恰到好处给室内笼上一层温柔的气息。

    周北明在这温柔的气息中,开口说话:“我听说,我妈妈来过。”

    黄彩虹捏在一起的手,僵住不动。她人没有抬头,显然在侧耳倾听。

    “你也一并放心,我会跟她谈。”

    黄彩虹刚想开口说老太太过来得有点突然,但并没有说什么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拍门声,接着,阿文的声音闯了进来:“累死我了……冻死我了……小黄,开门!”

    周北明下意识左右看一眼,不知为何,突然很想躲一躲。

    房门开了,大大剌剌的阿文一抬脚,先愣住。她目光对着周北明,好像周北明出现在这里很不科学。她直愣愣盯着周北明看,看得周北明隐隐发窘,立起身来,搓手径直穿门而出。

    出门之后,冷风一吹,他忽然懊悔起来:他是雇主!他是霸道总裁!害得哪门子羞,慌得哪门子张!

    周北明立刻下一个决心:明天提前与阿文解约!

    周北明无声离场,让阿文突然悟到了什么。

    只见她一脸谄媚,站到黄彩虹背后,小心地帮黄彩虹垂肩:“小黄,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攀上周总了?”

    ()
其他书友在看:我捡到宝了宿总在街上要饭那我住你心上就好斗罗之炫迈斗罗闷书生的俏娘子都市少年医生罗子凌李菁炮灰穿越记雍和宫占卜日记电竞大神结婚嘛护美专家许林袁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