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发展目标

    钟参军的到来,令全场瞩目,众人一起抱拳见礼,钟参军也很客气,挨个回礼,哪怕是小猪这样的陌生修士,他也丝毫没有端着架子。

    元河六家宗门的那些长老和执事,钟参军都没有漏过,甚至能挨个点名,连顾佐都在旁边表示钦佩,真不知钟参军是怎么做到的。

    “云槐长老,多日不见了,呵呵,万谷主有事没来么那就请云槐长老代钟某转达问候。”

    “哎呀呀,不是,我们万谷主这两日闭关,迟误了,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我记得你姓李,是寒山派的你家掌门最近还好么正打算此间事了,就上贵派登门拜望。”

    “钟参军太客气了,哈哈,我家掌门昨日还说有空要来拜访钟参军,他今早来前忽然闹肚子,也不知是修炼走岔了哪根经脉,一会儿就到,一会儿必到的”

    钟参军来到香炉门前,刚说了句“小赵”

    对方立刻道“我家掌门正在挑选贺仪,打算随送一份厚礼,故此来迟,钟参军稍待,马上”

    挨个见完礼,元河诸派观礼的贺客便少了许多,都撒丫子飞奔而出了。

    钟参军自失一笑“看来钟某没来晚,反是来早了。也罢,那就再等等。”

    顾佐刚到黑山诏,就获得了钟参军的热情接待,原本没想太多,直到今日,方知钟参军有偌大威风,心里对他的评价连升数级。

    钟参军看着山门的牌坊上被红色的幕布遮盖,问“牌坊上写的什么”

    顾佐笑道“正是我怀仙馆驻南诏分馆的馆名,且容顾某卖个小关子,届时还请钟参军和顾某一道为山门掲幕。”

    钟参军颔首同意,又去和各大药铺的东家和掌柜们闲谈。

    原道长觑了个机会,拉着顾佐小声问“这位参军可是黑山诏的财神爷,小顾你是怎么巴结上的算了,他对你重视也是正常,此人最看重名门正宗,但凡在天下宗派簿上的,只要到黑山设馆的,都是他亲自出面。其实我那平泰山庄挺好的,可就是没入人家法眼啊”

    正闲聊之际,元河各家掌门都急匆匆赶到了,到来之后忙不迭的过来向钟参军赔罪,又各自将贺仪呈上,礼单唱给钟参军听,就好似开馆的是钟参军一般。这些贺仪加起来也有近百贯之多了。

    眼见人都齐了,顾佐邀请钟参军揭幕,两人站在牌坊下,各自拉住红布的一头,将幕布揭开,只见横匾上写的是“怀仙馆南诏分馆”,右侧竖匾是“天上人间”,左侧竖匾则写着“恒灵国际”。

    钟参军对前两块匾额都没什么可说道的,对“恒灵国际”却很好奇。

    顾佐解释“怀仙馆前身名恒翊馆,是我家二祖王恒翊道长承继,馆中独门秘笈为搜灵诀,在江东那边,还算享有盛誉”

    说到这里,瞄了原道长两眼,续道“各取一字,也是怀念之意。”

    钟参军又问“不知国际二字何解”

    顾佐道“这是我们怀仙馆分馆的目标,立足黑山,拓展五诏。”

    来到下山坪,入大殿,原道长却没戳穿他,而是在旁帮衬“当年在山阴时,我便与王道长相交莫逆,搜灵诀当真是会稽郡一绝,追摄天下万物无往而不利王道长收纳顾馆主入门时,我也是亲眼见证的”

    钟参军“哦”了一声“原庄主竟是顾馆主同乡以后倒要好好亲近一番。来人,将我名帖赠予原庄主。”

    原道长高高兴兴接了,暗道此番真是来对了

    众人开始上山,钟参军继续刚才的话题“这么说来,恒灵二字,是顾馆主纪念师长之意,此心可感天地。”

    顾佐又解释了一番王恒翊的行踪,表示王道长只是长期失踪,钟参军当即允诺请人留意打探。

    顾佐当然希望能找到王道长,就算找不到人,能找到搜灵诀下半部功法也是好的。

    进入下山坪大殿,众人一道向供台上的神像敬香,王恒翊的神像已经立了上去,虽然是个无名之辈,但既然身为怀仙馆二祖,又“长期失踪”,大家都还是诚心诚意上了香,毕竟,失踪者为大嘛。

    但尹祖为怀仙馆始祖,却着实让人深受震动,有些从没好好研究过怀仙馆的元河宗门,私下里找出天下宗派簿一查,见果然有“传自尹祖”之语,不由对顾佐刮目相看。

    这可是崇玄署认证的,假不来

    开馆仪典中比较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展示立馆之基,什么是怀仙馆拿手的东西换句话说,怀仙馆凭什么在黑山诏立足怎么养活宗门

    顾佐拍了拍手,丁九姑和刘武将殿门合上,又去吹灭了殿中的烛灯,大殿内顿时一片黑暗。

    就听他打了个响指,掐动法诀,光滑的水磨石地板忽然裂开一道口子,尺许大小的一方铜镜自裂缝中缓缓升起,上面覆盖着红绸。铜镜背面嵌着颗夜明珠,藏在后面隐隐放光,将罩着红绸的铜镜映衬得既神秘又尊贵。

    头顶梁柱上的一颗夜明珠忽然闪烁起来,打下一道光束,光束之中,一名白衣剑客都戴斗笠、身负长剑,出现在众人眼前。就见他原地转了一圈,然后抬起脚步向前,慢慢走着,一步、又一步,时间仿佛变慢了

    顾佐沉了陈嗓子,自胸腔中发声“假如你行走在危机四伏之中”

    一柄飞刀自虚空中激射而来,白衣剑客惨叫一声“啊”,倒地。

    “假如你不幸中招”

    倒地的白衣剑客身下开始流血。

    “假如你身边没有道友”

    白衣剑客在地上挣扎,双手指向四周,似乎想要求救,却只能无力垂下。

    “假如你快死去”

    白衣剑客不停叫唤“哎呀要死了要死了”

    顾佐旁白的嗓门忽然变大“请记住庚金山上怀仙馆,怀仙馆中有灵丹”

    又一道光束打下来,一个垂髫小童蹦蹦跳跳出现在白衣剑客身边,蹲下来瞄了一眼,冲黑暗中道“妈妈,有人受伤了,好像快死了”

    她的母亲自黑暗中出现,笑道“孩子,不用担心,他死不了。”

    垂髫小童仰起脸来,奶声奶气的问“为什么”

    母亲慈祥的抱起她,面向观众,微笑道“因为我们有五味地黄丸”

    说话间,铜镜上的绸布滑落,露出了镜光反射中的一粒黄澄澄的灵丹,灵丹自铜镜上飞起,落入地上白衣剑客的口中,白衣剑客一骨碌爬了起来,走到母子身边,向着观众道“自从服用了五味地黄丸,我的伤势不仅痊愈,而且找到了理想的妻子和孩子,从此过上了幸福美满的日子”

    三人同时喜笑颜开“只要四千九百九十八文,一点也不贵哦”
其他书友在看:顾少你家猫成壕了修炼从各行各业开始最强狂兵苏锐宁霜北冥离小说名字兼济大明都市战神医婿穿越之冷君的问题皇后这个大佬不能惹小七的捉妖日常玛丽没有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