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南方有君,西方有青

    最近长安街头很是热闹,赫赫有名的云香楼在朱雀街又开了一家,而且这家更大,美食更多,最近又在搞什么试营业,据说各种优惠活动,还有免费的节目可以观看。要知道现在要看一场歌唱艺人的表演是很难的,关键是票不好买。

    虽说各个有名的酒楼都开始请这些艺人来表演了,但也就云香楼请的更多请的艺人更有名,所以有机会大家还不得赶紧去。

    苏青在新店转来转去,特地去后厨看了下。新店主营内容与之前一样,不过这家店大,所以在正店旁边特地留了一小间,叫做“泡馍小馆”。不知道这个时空的长安人民会不会结束另一个时空几千年后的西安泡馍呢?

    巨要跟在苏青身后听她的一些建议,试营业这几天正好可以再吸收一些经验。巨要知道小姐心中是希望将云香楼开遍大秦每个角落的,所以每一次的改变他都小心又小心,谨慎又谨慎。而且小姐点子多,菜品又多,他只要多看店铺,多提供开新店的计划,然后再按照小姐的框架去细化就行。

    巨要感觉他已经看见美食帝国了。

    “巨掌柜,做得不错,这几天的试营业结束后,再把情况告诉我。等这边稳妥后,在未央街再找一家大一点的店铺,我要开火锅店,然后街边小吃也要继续。各个主街道都必须有一家云香楼的小铺子,用来卖小吃饮品。然后就可以给别的市郡县各开一家云香楼综合体验店了。当然我们在大秦主攻的还是长安的达官贵人,这才是我们的摇钱树,其他的可以适当降价,旨在推广美食。”

    “小人明白,有小姐在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苏青心满意足,带上自己的两个跟班朝云青书院赶去,她还要再细化一下书院的课程管理准则。

    ~

    周弈清疾行几天,到达了秦国与蜀国边界的一所小城。几人找了一家客栈落脚,周弈清便去休息了。

    客栈一楼坐了几个人,瞧着弈清几人风尘仆仆的上楼去,也一声不响的走了。

    连城坐在房内忧心忡忡,对已经赶上他们的连破抱怨,“叔父,大皇子这样太危险了,就算真的要带走穆姑娘,也不必以这种方式。”

    “英雄难过美人关,我们尽力引着秦国人吧。只是,我一直没有找到公主,她不会出什么事吧?”

    “您担心公主这事是秦国策划的,难道他们根本就没想过与我们结盟?”

    “秦人的心思难测,尤其秦帝,我们对他还不是很了解。要是之前的秦帝一定不会与我们为敌,但现在就不好说了。但愿公主无事,即便真的是秦国自导自演,应该也不会真的为难公主。”

    “可若秦国真要与北国为敌,公主恐怕就是秦国用来威胁我们的人质了。”

    连破叹口气,只得硬着头皮道,“最起码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公主是安全的。希望大皇子可以安然回去,我们好尽快占领蜀国。”

    “传来的信,蜀国的一大半都已经是我们的了,只是国都前的一个小城曹刿一直还没有攻下,又因为大皇子来到秦国也就暂时放弃攻城了。”

    “不如绕行,先将更多的城池拿下才是正理,不必强攻国都。这样可以增强我们将士信心,还能击溃蜀国的民心。到时候蜀国国都周围所有城池都变成北国的,围着国都,还怕攻不下它吗?”

    连城连连赞叹,的确如此。希望大皇子可以尽快从美人身上收回心思,不然北国大业真的就危险了。

    连破其实一直不大相信北垚会这么执着一个女人,“大皇子一直要这个穆姑娘,恐怕是有别的原因吧。是从灵山上得到的那个启示吗?”

    “南方有君,西方有青。大皇子认为里面所说的‘青’便是穆青姑娘,至于‘君’应该是秦国的某一位能人,所以才会有去秦国这一趟。灵山的启示是,西方胜过南方,因为‘君从青来’,至于为什么认定穆青姑娘就是那个‘青’,是因为此‘青’有逆天改命祸国殃民的本领。”

    连破听得连连称奇,“本来我还怀疑穆青姑娘的本事,但见大皇子这架势,到让我相信了。”

    连城也是内心苦笑,这穆青姑娘并不是当初那个写出惊世诗句的人,他有所怀疑‘青’的身份,但也不确定,而大皇子一贯固执,不确定的事情他也不好阻止。

    而瞧着大皇子现在这样,恐怕是真的情根深种了,只不过一直用预言自欺欺人罢了。但愿一切顺利吧……

    两人又商量了一下路线,乔装打扮一番便又继续上路了,再走个一两天便可进入蜀国,那里他们自己的人容易接应。他们要引着秦国追来的人跟着自己又不能被追到,所以玩了一路猫捉老鼠的游戏。

    就快结束了。

    ~

    一对年轻的夫妻正朝城门口走去,丈夫体贴的拿了所有的行礼,好在两人东西不算多。妻子跟在丈夫旁边走得有些吃力了,丈夫体贴的扶着自己的妻子。不过这妻子好像嫌拖累了自己丈夫硬是不让他搀扶自己,仍然坚持自己慢慢走着。

    许是太累了,身子微一倾斜不小心撞了旁边经过的路人,戴在脸上的面纱便掉了下来,一旁经过的人全都忘了呼吸。

    他们这小地方可没见过这种美人,真是我见犹怜。

    北垚眼疾手快,替穆青重新带好面纱,扶着她出城了。

    “青儿,你再坚持一会儿,等出城我们就有马车了。”

    “出城后有人接应我们吗?”

    北垚没有回答,只是说不要担心,两人便成功出了城。只是在城门口,看见了贴着的画像。一共两幅,画的都是美人。隐约听见经过的城民,“公主逃婚”,“皇上本来也要大婚,但选中的皇后被北国人暗算生病了……”之类的话。

    北垚默不作声,心里更加着急,难道他们也发现了穆青身上的秘密,秦帝也想将她占为己有了?

    一出城两人又走了一会儿,北垚就让穆青坐下休息,自己则朝远处走去。穆青斟酌了一下自己逃跑的几率,还是放弃了。她不能乱跑,穆青跟着北垚才安全,也才能等到皇上的人。

    一匹快马奔来,在穆青跟前停下,原是北垚。

    “青儿,我抢了一匹马,快上马来。我们晚上找一户人家休息,明天再继续赶路。”

    穆青没有说话,也没有上前,北垚无奈解释,“我抢走马的时候扔了银子给他,青儿,听话,你先上来,等咱们安顿下了,我任你打骂。”

    穆青忍下,拉住北垚的手上了马。

    ------题外话------

    今天开始,每天至少4千字,至少两更哦~

    收藏起来,订阅起来,月票,打赏,狠狠的砸向我吧……嗯,温柔也行哦,求亲亲抱抱举高高!
其他书友在看:陶欢江郁廷遇见我的怦然心动女主叫陶欢男主叫江郁廷男主叫江郁廷女主叫陶欢的小说苏言傅司砚温初颜江云川虾米虾米向前跑赵洞庭颖儿_柳玉竹施韵舟道心纵火犯你的好感不够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