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十二、奉旨送亲

    朦胧中,我睁开了眼睛。

    强烈的风在我的耳边呼呼的吹着,风的气味略带腥味,很像海风的气味。

    等我放眼望去,才发觉自己早已经不在原地,不在那个挂满尸体的房间里,而是躺在一艘船上,正行驶在海面上的船上。

    加上我,船上总共有四个人。

    “你醒了,我尊敬的王子殿下。”坐在船头的一个人开口说,他的语气和动作,让我丝毫看不到恭敬。

    这人衣着鲜亮,方方正正的一张大脸,浓眉大眼,鼻梁很高,说话的声音洪亮。

    他自来就有一种威势,尤其是他的眼神,说不出来的犀利。

    后来,我才知道,这人名叫吉斯特法利,是个内廷情报总长,也是一名阶位不算高的贵族。

    他素来以审判严酷著称,滥用私刑使他的名声不好。

    但不知道为什么,许多投诉他的人都得不到好结果。

    “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我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我一连抛出多个问题。

    “你没有必要知道我是谁,因为我只是执行国王陛下的旨意。”吉斯特法利说,“你不要紧张,我们会保护你的安全,直到你彻底安全为止。”

    他根本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有点生气,坐起身来,看看旁边两个人。

    那两个人都是彪形壮汉,赤着胳膊,用力划着桨。

    我所在的这条船并不大,目测也就六七米长。

    海岸线在远处仍旧能够看到,还有一座座城垣,港口和船坞。

    在左手边,百多米之外,竟然还有渔船在打鱼。

    这是什么意思,要去哪里,找个偏僻的地方,要把我沉入海底吗?

    我急忙寻找重物,也许那东西一会儿会被绑在我身上,陪伴我沉入冰冷的海底。

    每当想到那些尸体,我就不寒而栗。

    为什么霍奇兰要那样说自己的父亲,看来确实有道理,这确实不是一个正常的父亲。

    如果我长期跟着他,说不定比霍奇兰还要发疯。

    这小子这么多年,确实也是够不容易的。

    我现在特别佩服他的忍受力,一改之前对他的各种不屑。

    我现在特别后悔没有追随他的脚步,沦落到这样的下场,很快就会魂断海底。

    看来,罗德萨对于权力的偏执,是登峰造极的,所有敢于碰触,敢于改变的人,都是他的死敌,都是要被他剪除的。

    霍奇兰早就体会到了这一点。

    长久以来他畏畏缩缩,生活在精神高度紧张压抑的气氛中,所以迫不及待要逃离。

    而我,倒霉的(之前觉得是幸运的)被他选中,作为替身,背了这口锅。

    莱恩达也是的,为什么要让我坚持,这下可好了,完蛋了!

    我非常的沮丧,非常的唉声叹气。

    这时,坐在船头的吉斯法特利拿出一件东西来,展开后对我说,“王子殿下,本人奉国王陛下之命,护送殿下去执行旨意,这是陛下的亲笔谕令。”

    其实我认不得多少这边的字,就急忙说,“我眼睛有些花,你读给我听就好。”

    吉斯法特利就把那东西念给我听。

    这果然是罗德萨写的命令,类似于圣旨之类的玩意儿,总之那东西厚厚的一张,看起来质地非常好的样子。

    听完他念的谕令,我舒了口气,看来自己的小命是保住了。

    原来,罗德萨并非想要弄死我,而是要我去做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陪同萨拉公主前往美奇帝王国的首都坎培德,在那里她要跟那个名叫孔西嘉的王子完婚,我将作为这边王室的最高代表出席他们的婚礼。

    第二件事,婚礼结束之后,我必须去那个倒霉的格鲁普神学院继续学业。

    罗德萨的意思是,不能完成神学院的学业,就不许返回菲尼基。

    他让我做的这两件事,对于我来说,第一件事非常好办,不就是参加婚礼,吃吃喝喝就可以了;第二件事就头疼了,我本来就不是这边的人,虽然会说这边的话,但那时因为莱恩达的关系,对于这边的文字,我可就认识不多了,这神学院的课程,让霍奇兰都为难,我不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我正犹豫着,吉斯法特利阴着脸,问,“殿下领受旨意吗?”

    我点点头,只好领受了旨意。

    不久之后,我就见到了三艘大船抛锚在海上,像是等候着我们的到来。

    这三艘船真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船,尤其是挂着神奇金鸥鸟图案旗帜的那艘,整个船分为三层,雕梁画栋般的船身,辉煌灿烂的各种装饰物,在阳光下,有种晃眼睛的感觉。

    两名强壮的水手鼓起力气,我的小船飞快的朝着那艘最大的船,也就是名叫“梅拉特西号”的船划过去。

    当我距离高高的船舷越来越近的时候,从旁边绕行过来十来艘小艇。

    他们是奉命迎接我的,还是为了保护我安全登船的。

    我在十来个卫士的保护下,把住软梯,从一侧船舷缓缓升上甲板。

    我在甲板上面站稳,就见到多达八十的一群人发出欢呼。

    他们恭恭敬敬的向我致意,让我立刻找回了做王子的感觉。

    外事总长德利希是他们中最大的官员,掌管塞莱斯的外交事务,这次由他率领礼宾团队,陪同我前往。

    有这样一个百事通式的人物跟着,做事情会顺利许多,我乐观的这样想。

    这个德利希我之前见过,但那个时候我多以侍卫的身份出现,而且有厚重的铠甲面罩遮掩。

    所以,我认得他,他不认得我。

    想想当初霍奇兰为了培养我,也是煞费苦心。

    三个月的强化集训,让我对王室的礼仪,对各种规章制度,还是了解不少,这就避免了犯下脑残的错误。

    德利希向我介绍了随行的团队,多达数十人的贵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大堆。

    我当然不可能记住他们所有人的名字,所以点头致意就好。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这里面有那么十来个年轻女孩子还是非常漂亮的,看来此行不虚。

    萨拉怎么没有来?我有些纳闷。

    这趟旅程的主角躲到哪里去了?我想问,但是这里人多,一会儿人少了,问问就好。

    我猜,她也许昨晚又去见情人了,以至于早上迟到。

    德利希最后向我介绍了同行的三艘船的船长。

    除了“梅拉特西号”,另外两艘船分别是“海尊鲨鱼号”和“飞行标枪号”。

    “梅拉特西号”的船长名叫德彪西,长着大大的花白胡子,约有六十岁上下,相貌堂堂,表情严肃。

    他衣着整洁,不苟言笑。

    我见到他,第一印象相当好,觉得他一定是个好船长。

    后来事情的发展证明了我的眼光,这一趟如果不是德彪西的经验,我们所有人都要葬身海底。

    从塞莱斯到美奇帝,虽然海上直线路程并不算长,但危险地带众多。

    我们需要躲避汹涌的莱佛湾海潮,那巨浪时常悄无声息的出现,最高时能够达到二十多米,像“梅拉特西”号这样长达七八十米的巨型大船也禁不住它的扑腾。

    我们需要避开芬特然群岛,那里是南部海盗的乐园,大海盗普利普斯的老巢就在其中的宾格岛上。

    除了普利普斯,有名的海盗头子还有摩尔斯,莫都,冈邓特和比利恰尔等等。

    据说,南部海盗总共有九万多人,两千四百多条船,他们集合起来的力量,不亚于一个中等国家。

    所以,我们此次的航行路线,可以说是绕了一个大弯,比直线距离多出四倍半。

    在等待期间,随行的军官们呼吁着,其中有十几个是参加了保卫菲尼基战斗的,他们要我为其颁发勋章,说是答应过的。

    我哪里有勋章为他们颁发,我是作狼狈状来到这里的。

    实情不能告诉他们。

    好在德利希有一些“平安勋章”,是用来表彰在外交活动中做出贡献的。

    商量之后,就由我为这些人颁发“平安勋章”。

    虽然“平安勋章”相比“英雄勋章”要逊色很多,但他们并不计较这个,他们更在意是否能够在我心目中留下印象。

    我现在知道他们的心思了,其实在他们心目中,我仍旧是那个摧毁了强敌,保卫了国家的英雄王子,他们中意的领袖人物。

    吵着要勋章,只是想引起我的注意,仅此而已。

    告别了吵吵嚷嚷的仪式活动,我来到甲板上,想独自静一静。

    可是,几名卫士为了我的安全,寸步不离。

    劳尔不在其中,他是我最中意的卫士,这个有点遗憾。

    船大了就是好,行驶平稳。

    海面上风很大,有时候呼吸不顺畅。

    不过,同样是渐进蓝色的天空和大海,点缀上海鸟的身影,画面还不错,我的心情好起来了。

    直到晚餐时间,萨拉公主都没有到来。

    。
其他书友在看:姝色欢喜夭佛袁小姐,你得多吃糖国民CP:甜饼夫妇在线撒糖重生成霸总的小娇妻第二人生杨潇和唐沐雪宋先生你头发乱了喔从小富即安开始皇玉之谜民国缠情:三爷宠妻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