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2章 他的嫣儿

    “好,我会的。”

    夜凉如水,残灯孤寂,倚窗悬月。

    女子倚着窗棂,眺望着外面的月色,此等繁华大道,这样的盛京城,却是暗潮汹涌,女子的手轻抬,露出半截玉藕,在皎皎月色下,皓腕凝霜雪,肤如凝脂,美的不像话。

    她在等一个人,是的,她需要他亲口说出来,她要他的解释。

    燕彩儿这般说出口,就证明,这件事是真的,而她确实有资格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她愿意听君烨熙的解释。

    君烨熙收到慕容巧嫣的书信,很是诧异,这是第一次,嫣儿主动找他。

    月色下,女子美的惊心动魄,她此刻清湛的眸子,像是盛了万间繁华,璀璨夺目,一下子击打在他的心上。

    他内心不由自主温柔下来,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志向还有计划,不能输,只有这么做,将来才可以给嫣儿一个安定的世间。

    “嫣儿!”

    “你来了?”她声音难得的温柔,带着小女子的娇俏,就好像……在倚窗等待半夜归来的丈夫一般。

    这让君烨熙内心划过一丝暖流,有一个人的等待,真好。

    “嗯,可是遇到麻烦了?”君烨熙想到的第一个可能就是这个,不然,嫣儿为何找他过来?

    他可不会将她跟其他的女人相提并论,说是什么想他了,是以要见见他,这是不可能的,他的嫣儿,他还是知晓的。

    “不是,进来吧,里面坐。”陆灵给君烨熙倒了一杯茶,茶香四溢,烟雾缭绕,模糊了女子的容颜。

    君烨熙心里古怪,怎么看,嫣儿似乎是要审批他的样子?

    “好。”

    “今日,燕彩儿来找我,给我说了一些话,我本是不听的,奈何那疯子太过自负,说了一些挑拨离间我们俩的话语,那模样,可是胸有成竹呢……”

    陆灵的话,本来得是一气呵成的,硬是被她说的抑扬顿挫,颇有一些古怪,君烨熙心里更是沉了几分。

    燕彩儿?

    一国公主,竟是如此惹人厌烦。

    “嫣儿,那我可否知道,她是说了些什么,让你这般审判我?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君烨熙也是抓住了重点,知道慕容巧嫣找他过来的意思了。

    陆灵看着他的眼睛,那黑漆漆的眸子,隐隐带着微怒,像一湾平静如水的古潭一般,深不可测,却因为这几分的微怒,激起了丝丝涟漪。

    他的眸子,可真好看。

    陆灵心想。

    “我自然是相信你的,不然也不会心平气和跟你交谈,我只是在想,我是否有资格知道,你的过往,也就是……两年前的事情,你和君瑾殇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君烨熙松了一口气,他就知道,他的嫣儿不可能不相信他的,他们的感情,是坚不可摧的,没有任何人能够破坏。

    “燕彩儿自以为自己拿捏了两年前的事情,跟你摊牌,想要你知难而退?想要你我之间产生芥蒂?简直可笑——”

    君烨熙似是回忆了一下,站起身,走到陆灵身后,从后面环抱住她,“那疯子说起我表家小姐了?”

    “嗯,是的,说那才是你的心上人,我只不过是那个姑娘的替代品,你还不惜冲冠一怒为红颜。”

    陆灵话落,嘴角微抽,她怎么感觉自己说这话的时候有些酸酸的意味啊,她明明没这个意思的啊。

    丢脸!

    替代品?

    燕彩儿果然疯的不轻!

    君烨熙嗅着她的发香,呢喃道,“嫣儿,你难道不知道?你就是我放在心尖上的宝贝,没有人可以替代,你又怎么可能是那替代品呢?我怎么舍得让你受委屈,我的嫣儿——”

    他的话,也像是承诺一般,像鸿毛,轻轻的挠着她的心扉。

    “两年前,我跟君瑾殇的矛盾是必然,并不仅仅是因为我表妹的缘故,君瑾殇一直以为,他母后的死跟我母后有关,耿耿于怀,他的心里,容不下我们任何人,我与他的仇恨,是一直有的。

    那时,我表妹约摸只有十三岁吧,甚是黏人,喜欢跟在我身后,大哥哥长大哥哥短的,我看她年纪小,也不好直接撇开她,就随她闹腾了。

    怎知,有些人却是起了歪心思,胡乱传播谣言,说是我们情投意合,将来我很有可能娶我表妹,你说可笑吧,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怎么可能?

    况且,我只是把她当成亲妹妹一样,哪有哥哥娶妹妹的道理。

    倒是君瑾殇信以为真,就私下里谋划着,想要挟了他自认为的我最亲密的人,表妹因此落入他的手中,而到底也是因我而起,我不得不去救人,而也是在期间,那一次的暴风雪冷冽,吹的人睁不开眼睛,表妹失足,不幸跌下了冰湖,香消玉损。

    因为这个导火线,我找到机会弹劾君瑾殇,而我母后的娘家人,自然也是不肯善罢甘休饶过君瑾殇,父皇也得拿出态度堵住悠悠众口,就将君瑾殇贬到了鸢州。

    因为是丑事,有辱皇室颜面,故而成了皇家禁忌,而因为这件事,君瑾殇心中的恨,怕是更甚。”

    听了他的话,陆灵知道,君烨熙对于那个表小姐,没有任何旖旎心思,有的只是哥哥对待妹妹那样,而那个姑娘,到底是不是把君烨熙当哥哥,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她也从中看出来,皇家人的无情。

    君瑾殇可以利用一条无关紧要的性命来助他完成自己的计划,君烨熙亦然可以利用呢姑娘的死,堂而皇之弹劾君瑾殇,削弱他的势力和锐气。

    而君泽邦,亦是为了堵住悠悠众口保全自己的名誉,将自己的太子贬离京城。

    亲情在皇家人面前,怕是不堪一击吧。

    陆灵叹了一口气,罢了,君烨熙是怎样的绝情,她不在乎了,只要他对她是真心的,就好了。

    两人静默无语,但似乎又都彼此心照不宣,呼啸谅解对方,两个人的芥蒂,铲除了。

    外头的街道,冷冷清清,因着还是初春,夜里凉意更甚。

    喝了一壶酒的缘故,南宫浅的眸光有些迷离。
其他书友在看:天神级巨星少年风水师小娇妻怼天怼地怼霸总诸天头号玩家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召唤兽超神进化非常厨娘诸天三万界收租从十套车库开始全能大佬又奶又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