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27章 程家

    第1527章  程家

    林梦佳听到自己的母亲夸赞唐峰,不由得轻轻一抿嘴,笑着看向唐峰。

    唐峰的本事,她清楚。

    唐峰更大的本事,她也是清楚的。

    不过,这些夸奖从自己母亲口中说出来,那给人的感觉,可就不一样了,林梦佳当然是心中窃喜的。

    唐峰也是一笑。

    其实,唐峰设下的这等阵法,说是风水,也并没有什么错,只是比那寻常的风水,更胜一筹罢了。

    可以说,唐峰设下的这等格局,非是任何人,能够比肩的。

    不过,此刻唐峰在意的,并未是林母夸自己,而是她言语之中的意思,并非是简单的恭维与夸赞,倒似她当真懂得一般,便是略有些好奇的道“难道妈妈您也懂得风水?”

    林母仍是微笑,道“懂谈不上,只是略知一二罢了。”

    林梦佳的小姨听着两人的话,脸上带了几分略带得意的笑,快言快语的道“当年我们程家,在风水上面的造诣,可以说在华夏国排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的!排着队到我家中,求着我爹看风水的人,每天都是络绎不绝,和如今来找姑爷你看病的,也都是差不多的。”

    程家?

    看着林梦佳的小姨那相当骄傲的模样,可以想得到,这程家当年,应该是相当有名望的。

    否则,林母也不可能嫁入这华夏五大家族之一的林家来。

    可是,唐峰对此,实在是一无所知。

    当初他离开地球的时候,还是个普通人罢了,不管对于什么圈子,都毫无认知,而当他回来之后,地球上的那些所谓大家族,在他的眼中,已经是不算什么了。

    不过,听着林梦佳小姨的意思,当年的她与林母的父亲,应该是华夏国数一数二的风水大家,并且是专门给那等富豪圈子看风水的,寻常人也没能力攀上他家。

    就在唐峰的心中,闪过这等念头的时候,上官在一旁开口道“程老先生的本事,着实是举世无双,只可惜,他的绝妙之术,没有能流传下来。”

    听上官口吻之中,已经是带了几分惋惜之意。

    在平常,上官一向是不爱讲话的,如今竟是主动接了林梦佳小姨的话,听她话中的意思,对于林母的娘家,还是相当有了解的。

    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上官之所以会到林梦佳的身边,是因着林母的缘故。

    之前她就对唐峰说起过,是林母到了她的宗门,找了他们的宗主帮忙,宗主才会派她过来的。

    当初唐峰还觉得有些不解,为何堂堂一个宗门,会应允一个普通妇人的这等要求呢?

    就算是林母是林家夫人,可作为避世不出的宗门,也没有必要这等攀炎附势吧?

    现在听林梦佳的小姨提到了他们娘家的事情,唐峰倒是想通了这一节。

    想来未必是上官所在宗门的宗主与林母有什么关系,倒是这等关节,是落在她父亲身上的,只是这人情,最终还在了林梦佳这里。

    “程家?原来老夫人,是当年程家的后人,当真是失敬了。”纪宁看向林母的时候,眼神之中,也是流露出了不一样的神采。

    听他话中的意思,这程家,还当真是相当有名的。

    楚楚眨巴着眼睛,露出了一脸的不解之色。

    看来,在场不知道程家的,也就是唐峰和楚楚两个了。

    唐峰是因着没有接触过这个圈子,楚楚么,大约就是因着她年纪小了。

    毕竟她如今才十几岁,而程家的辉煌,估计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林梦佳的小姨叹了一口气,也是一脸怅然的道“他的本事没能传下来,怪不得别人,只能是怪他自己迂腐,是个死脑筋!说什么程家的绝学,不能落在外姓人手中,只传儿不能传女的!结果呢,他这一辈子,便是没有儿子的命,这等高明的风水之术,最终硬是失传了!哼,现在想想,我还气不过呢!”

    妇人说起这等事情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带着极大的惋惜,说到最后的时候,已经是重重的跺了跺脚,显然在她的心中,这事情,很是令她难过。

    想来也是,一门家传的绝学,只是因着只传给儿子、不传给女儿的缘故,弄到了失传,作为这个家族的女儿,当然是意难平的。

    林梦佳的小姨如此不悦,唐峰也是能够理解她的心情。

    不过,相对于妇人的愤懑不平,林母倒是显得相当淡定,只是笑着道“当年父亲也说过,这风水之术,也是泄露天机的,当年他就是因着这个缘故,不到五十岁的年纪,就得了病,生命最后那几年,完全是在病榻之上渡过的,他是不想我们也遭受这等结果,才会如此的。”

    妇人只是一撇嘴,道“我看这就是个托词,说不准,是咱们家有什么遗传病呢,当年他常年病怏怏的,如今姐姐你的身体也不好,大约也是和这个有关系的。”

    这话,林母倒是无从反驳。

    毕竟她生病的这个事情,是事实,而且也是求了许多名医的,一直都不见起色,也便是唯有唐峰这里,才有方法医治的。

    林母自是不清楚自己并非是生病,而是中毒这事情,听自家妹妹这么一说,倒仿佛自己的病和父亲的果然有几分相似的,便是不由得向着唐峰看过去。

    她这病是什么,想来也只有唐峰最清楚不过了。

    唐峰一笑,道“妈妈您的病,并非是什么遗传的,是后天得的,是免疫系统功能不太好导致的,也未曾听闻过,这等病是会遗传的,至于您家老爷子,我想,大约只是个巧合吧。”

    林母这才点着头,向着林梦佳的了,并不是什么遗传的,想来当初父亲的心中,也是有所顾忌,他对自己身体状况,又不清楚,便是为了你我考虑,才会如此的,你想,这家传的风水之学失传,最为难过的,怕就是他自己了。”

    说话之间,林母微微摇头,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其他书友在看:你一直住我心上沈初烟墨凉川白槿兮程然林若风苏依依隐龙为婿程然白槿兮《战龙觉醒》程然白槿兮王爷我再娶你一次血煞山河都市之战神回归秦少天楚涵傲娇老板娘诸天自九叔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