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1章 瘟疫

    真王朱熹料想不错,巴中暴乱发生的消息传到朝廷后。皇上十分震动,连夜宣真王,命他三日后启程前往巴中。

    朱熹与皇帝已经有过约定,自然没有二话。只不过,当皇帝听说,宋翊也要带着孩子跟着一起去巴中的时候,还是十分惊讶的。

    但但朱熹说明了理由,皇帝也没有阻拦了。毕竟巴中现在十分危险,说不定这一去就回不来了。非要在原本已经商量好的夫妻中间,横加阻拦,也太过不通情理了。

    对于皇帝赵庞德来说,宋翊和孩子一起去,说不定,真王更能尽心尽力呢。想通这些,皇帝便赐了一些解毒防毒的御药给真王,以防不时之需。

    第二天,圣旨便下了。随着圣旨到来的,还有皇帝和太后的赏赐。

    宋翊没想到,这次回京,自己并没有去皇宫探望太后,但太后她老人家仍然能想到自己。

    这样看来,宋翊不得不在去巴中之前,进趟宫,亲自向太后老佛爷谢恩了。

    慈宁宫中,太后见到多年不见的宋翊,并没有生份的样子,反而有些埋怨道“你这丫头,脾气这么倔。你如果不乐意真王娶别的女人,直接告诉哀家便是,为何非要选择离家出走呢?”

    “太后,臣妾也是不得已”宋翊听到太后这样数落自己,反而有些心安了。她在来之前,还真怕太后已经不是原来的太后了。现在看来,太后还记着当年的情分。

    “听说,这次,你也要带着孩子和真王一起去巴中?”太后让身边的嬷嬷将宋翊扶起并带到她的身边。

    拉着宋翊的手坐在自己的旁边,看着宋翊问道。

    宋翊不敢隐瞒,回道“是的,太后”

    “哀家一直以为你这孩子聪明,怎么如今变得这么糊涂?真王去巴中,是处理正事。你跟着裹什么乱?还要带着孩子一起去?难道你不知道,现在的巴中,是满朝文武百官都惧怕去的地方?别人躲都来不及,你还偏要自己去冒险”

    “太后,您说的话,臣妾明白。但放任真王一个人去巴中那么危险的地方。我即便带着孩子留在京都,也每日都不得安宁。还不如,我们一家老小在一起。无论是什么危险,都一起面对”

    宋翊将自己的心思又说了一遍。

    庞太后看着宋翊,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她不相信,宋翊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去巴中的。

    虽然庞太后久居深宫,但朝堂上的事情,她也听闻一二。知道眼前的丫头,是个多大本事的人,总是能绝处逢生。

    “你要去便去吧。不过,你要答应哀家,若真的有危险,可千万不要涉险,一定要活着回来。哀家还要听你将西游和三国呢”

    “太后,您放心吧。如果这次,我和真王还能活着回来,我便经常进宫来看你”

    “嗯,好孩子”庞太后说着也有些伤感,但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哭得时候,便说道“你去巴中也是对的。当年,你私自离开,皇上震怒,褫夺了你公主的封号。虽然,这些年,你一直在研究天域1号,但朝堂上还是对你有不少猜疑。若这次,你去巴中,帮助真王处理好那边的事情。不但能洗刷朝堂上对你的猜疑,也能让哀家帮你向皇帝求情,将你公主的名分还给你”

    “太后,这些都要等我们平安归来才行。今天,先不说这些了。还是让臣妾都陪您聊天、说话。”

    “好,不说这些。等你从巴中回来,我们再说”

    从皇宫回来后,宋翊便一直在思索,若巴中瘟疫真的十分凶险,她要怎样才能保证所有人的安全呢?

    宋翊搜肠刮肚,将自己脑子中关于瘟疫的一些知识整理了出来。

    瘟疫,又称大流行病,是指大型具有传染力且会造成死亡的流行病,在广大区域或全球多处传染人或其他物种。

    人类历史上曾今出现过数次全球性地大传染病,有鼠疫、天花、流感等。大多数瘟疫,都是靠幸存者产生抗体,自然免疫。

    在中国史料中也早有关于瘟疫的记载。如《周礼·天官·冢宰》记载:“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四时皆有疠疾。”《吕氏春秋·季春纪》记载:“季春行夏令,则民多疾疫。”说明当时对瘟疫的认识已经达到了一定水平,认为瘟疫一年四季皆可发生,原因之一是由于时令之气的不正常,是由“非时之气”造成的。

    现存最早的中医古籍《黄帝内经》也有记载。如《素问·刺法论》指出:“五疫之至,皆向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避其毒气。”《素问·本能病》篇:“厥阴不退位,即大风早举,时雨不降,湿令不化,民病温疫,疵废。风生,民病皆肢节痛、头目痛,伏热内烦,咽喉干引饮。”指出温疫具有传染性、流行性、临床表现相似、发病与气候有关等特点,并认为只要“正气存内”,就能“避其毒气”。

    明朝医家吴又可目睹当时疫病流行的惨状,在前人有关论述的基础上,对温疫进行深入细致的观察、探讨。其所著的《温疫论》是一部论述温疫的专著,书中对温疫进行了详细的论述。认为“温疫之为病,非风非寒非暑非湿,乃天地间别有一种异气所感。”指出温疫的致病因子是“异气”,又称“疫气”、“疠气”“戾气”等,是对温疫病因的创见。

    吴氏认为戾气是物质性的,可采用药物制服。虽然戾气“无形可求,无象可见,况无声复无臭,何能得睹得闻”,但它是客观存在的物质,又进一步指出“物之可以制气者药物也。”

    戾气是通过口鼻侵犯体内的。认为“邪从口鼻而入”,又感染戾气的方式,“有天受,有传染,所感虽殊,其病则一”。

    而人体感受戾气之后,是否致病则决定于戾气的量、毒力与人体的抵抗力。指出“其感之深者,中而即发,感之浅者,而不胜正,未能顿发”;“其年气来之厉,不论强弱,正气稍衰者,触之即病”;“本气充满,邪不易入,本气适逢亏欠,呼吸之间,外邪因而乘之”。

    戾气引起的疫病,有大流行性与散发性的不同表现。而戾气致病又有地区性与时间性的不同情况。此外,由于戾气的种类不同,所引起的疾病也不同,侵犯的脏器部位也不一。认为“……为病种种,是知气之不一也”。并且还指出人类的疫病和禽兽的瘟疫是由不同的戾气所引起的。

    吴又可在《温疫论》中,还创制了不少独特的、行之有效的治疫方剂。

    宋翊就是想从吴又可的《瘟疫论》中,寻找可以防治巴中瘟疫的方法。
其他书友在看:超级奶爸闯异世林凡凌雪菲京城第一金剪真武奇迹踏星陆隐纵横九千年岁岁云中月婚后伤恋秦江灏白落落我在洪荒登录洪荒陆山民刘妮全职灵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