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9章 仇人见面

    下午三时一刻,陈钰驱车准时到达了,废弃的厂房外。

    阴沉的天气更是给这座废弃厂房添加了几分萧瑟之气。

    陈钰脚踩着地上的玻璃碴子,等待对方下一步的联络。

    有关于绑票的电影中,往往会出现,意外的情况。

    有许多时候,绑匪并不会将自己所处之地,告知家属。

    生怕会暴露自己的行踪。从而招致警察的围捕。

    当然陈钰现在所面临的情况应该差不多,对方既然敢报出地点,必然还留了一手,并不怕陈钰会真的报警。

    也许这里附近还藏有对方的眼线,以及摄像头之类的监控设备。

    一旦得知警察来了,对方必然会撕票。

    考虑到玉儿的人身安全,陈钰一开就没打算报警。

    当他看了一会蚂蚁搬家。百无聊赖时。

    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陈钰便焦急的接起电话。

    “喂,我到了,你们人呢。”

    “陈钰,别急,果然你是条汉子,真的没有报警,否则,小丫头就死定了。”

    陈钰心中还是闪过了一丝庆幸。

    “你到底想干什么。”

    “呵呵,你记住,下面的目的地是城东渔场,到了那里自然是有人与你联系。”

    陈钰便不作停留,立刻驱车赶到绑匪所提及的地方。

    行驶了十五分钟,已经来到了目的地。

    眼前是一片宽阔的湖泊,岸边还有几栋废弃的平房。

    但距离镇上是越来越远了。陈钰似乎察觉到了对方的身份。

    能将玉儿从村中绑架到数十公里之外的地方,对方那也是极其熟悉陈钰的老家。

    也就是说,是本镇的人,联想到荀言今天上午所说的那番话,陈钰觉得,绑匪是王六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王六现在被警方通缉,乡镇是不敢再次回去了,也许绑架玉儿的人,正是他手底下的黑社会。

    “很准时,很好,你接着去华南盐厂,把手机给扔了。否则,我们就撕票。”

    陈钰为了以防玉儿出现意外,只得照着对方的话去做。

    将手机扔进了湖里。

    好在他对于附近的地形都十分熟悉,没有手机导航,也能找到对方要求的地点。

    也许是绑匪怕手机中藏有警方的监控芯片。这也就是说,第三地的地点,应该就是绑匪真正的老巢。

    循着湖边公路一路疾驰,路上却没有看到一辆车,反倒路边的景色愈发的荒凉。

    陈钰心知此去王六会怎么报复自己。

    但他恐怕难以想象,自己真正的实力是有多可怕,摸了摸时空轮盘,陈钰决定会会他。

    自己已经给过他机会,但是王六并不懂得珍惜。

    车刚在盐场门口停下,便有两个身穿黑色大衣,带着墨镜的男人靠了过来。

    他们露出了衣服怀中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着陈钰。

    陈钰眼皮子跳了两下,这有枪,说明这帮黑社团还都是不要命的主。也许还参与其他的犯罪勾当,否则,私藏枪支会带来意外的麻烦。

    “跟我走,不要有侥幸心理。”

    陈钰沉默不语,他在前走,那两人则在身后一步不停的跟着。

    进入了黑洞洞的房间中,此间,却还聚集着十几个黑衣人。

    每个人都挎着枪,居然还有八一杠自动步枪。

    虽然看不清楚他们脸上的表情,但是每个人都藏有一种肃杀之气。

    陈钰对此感到很不舒服,但也没有发出任何的不满。

    路过五个破败的房间,进入第六个房间后。

    果然看见了熟悉的人,正是王六,他此时不负以往的锐气,满脸颓废,胡子拉茬。

    王六正用铁棍拨弄着火盆中的炭火,瞧见有小弟进来后。

    他便露出了阴冷的笑意。

    “原来是陈老板来了。”

    门外聚集的混混越来越多。口中不断叫嚣着。

    “妈的,老大杀了他,这小子坏了我们的大事。还有那女人,该给哥几个爽爽啦。”

    陈钰的目光在他们的身上扫过,众人都觉得心中一凉,他们竟然有些惶恐。

    陈钰低头走到了房间中。

    带着淡淡的微笑。

    “哦,原来是王衙内,为什么不住别墅,反倒住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是不是王少别有雅致,喜欢与蟑螂老鼠为伍啊。”

    王六目光凶狠的看着陈钰。但很快恢复了镇定。

    “呵呵,陈老板,我们小时候还是同学,同学情谊,你既然这么快就忘了,还去举报我家,真是让人伤心啊。”

    “哈哈,王少,有些原则的事情,不能顾及情谊啊,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王六怒意正盛,狠狠一拍桌子,手指着陈钰的脸。

    “姓陈的,你别装腔作势了,这次来,我就是要让你偿命,你要想那个女娃活命,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头。”

    陈钰冷冷的淬了一口,口水直接喷到了王六的脸上。

    “我也再说一遍,给我磕三个头,再从我裆下钻过去。我会考虑放你一条生路。否则,休怪我不顾同学情谊。”

    王六气的脸色发青,直接拔出了腰间的手枪,戳着陈钰的脑袋。

    众手下一起拔枪,都对准了陈钰这边。

    “妈的,想死,你可以试试。”

    “杀了他!杀了他!“

    陈钰忽然放声大笑。这反倒让众人懵逼了。

    王六动了动枪口。

    “你笑什么。”

    陈钰笑了好半晌,才缓缓开口。

    “王少,要不咱们打个赌,我赌你枪里没有子弹,要是你赢了,你就可以杀死我,要是你输了,你就将玉儿还给我。”

    气氛沉默了半晌,王六心中颇感诡异,迟迟未动手。

    陈钰一把夺过了他的枪,三声枪响在觅食中回荡开来,发出震耳欲聋的破空声。

    众人都被这突然起来的动静,给搞懵逼了。

    陈钰拍了拍王六的肩膀。

    又将枪放回了王少的手中。

    “唉,你连自己的枪都不敢相信,你还有什么用。带人吧。”

    王六精神有些恍惚,便招了招手。

    陈钰见玉儿安然无事,只是昏了过去,便一把推开带人来的壮汉,将玉儿护在怀中。

    王六这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当。

    气愤的怒斥。

    “妈的,姓陈的,你耍我。”

    陈钰依旧是那副标志性的微笑。

    “枪在你手中,你可以再赌一局嘛,你开枪我便死了,如果你无子弹,那那么你的命就归我喽。”

    王六猛地扣动了好几下扳机,却毫无动静。

    他惊愕的望着枪,仿佛是受了极大地刺激。

    “这,怎么可能。”

    陈钰微笑的解释。

    “王少,亏你还是个军火贩子呢,你连你枪中还有几发子弹都不知道,真是蠢货,你。”

    陈钰反手抓向了王六的衣领,就在手下即将扣动扳机时。

    他大吼一声。

    “时空轮盘,化魂归一。”

    一抹金光乍现,众人都被晃瞎了眼睛。

    此时,外侧警笛齐鸣,屋内哪里还见陈钰以及他们的老大。

    可谓是插翅难逃。
其他书友在看:一针剑神木叶之舞器大师惹上豪门:腹黑总裁要强宠慕初笛霍骁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地府朋友圈郑乾陆雨漓宠妻总裁上线慕初笛霍骁龙兵女婿陈思梵慕诗语终极兵神苏嫣然陈阳宠妻指南:傅太太超甜唐锦瑟傅靳言花开彼年爱成殇简沫顾北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