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5章 卫康国的五皇子

    墨玹琰派凌北去调查赵一鸣所说的“妹妹”事件。

    沐云汐则让应离找机会探一探府衙的后宅,是否真的有铁矿存在。

    就在这两件事情都还没有结果的时候,墨玹捷一行人到了江南府。

    因为是太子亲至,所以墨玹琰带领着江南府的官员一起到城门口去迎接。

    应离就是趁这个空档进了府衙的后宅。

    还未找到赵一鸣在地图上标注的铁矿入口,突然被一个人拉住了。

    应离吓了一跳。

    他的武功已经很高了,虽然不及空青,但也绝对不会有人能这样无声无息近他身的。

    应离的反应也很快,几乎是瞬间就从小腿上拔了一把匕首,回身刺过去。

    刺啦一声。

    应离的匕首被一把大刀格挡住。

    应离眯了眯眼睛。

    九环鬼头刀。

    卫康国的左翼将军拓跋焘。

    这么说,之前在京城里绑架郡主的就是眼前这个人了?

    只是,他怎么会在江南府的后宅?

    莫不是,江南府的娄知府与卫康国有什么阴谋吗?

    “是你……”应离的眸底,掠过一抹杀气。

    “您记起我了?”拓跋焘一脸喜悦的看着应离“臣……”

    “你抓郡主在先,放火烧郡主在后,我今日就要拿你回去。”应离说着,手中的匕首寒光点点。

    拓跋焘被迫来回躲闪,并不出招,还说道“殿下,我是卫康国的拓跋焘啊。”

    “抓的就是你。”应离手下攻击不减,刀刀直取要害。

    拓跋焘便知道,应离还是没有恢复记忆,不然他是绝对不会对自己下死手的。

    自己来大齐辗转这么久,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人,结果却失忆了。

    自己一路跟来江南府,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应离落单的机会,结果没等自己说两句话,他就和自己打起来了。

    “殿下,您听我说……”拓跋焘一边招架一边急的说道“我是拓跋焘,您是卫康国的五皇子。”

    “休要胡言。”应离手中的匕首只有着一瞬间的停顿后,然后又步步紧逼。

    “我说的都是真的。”拓跋焘干脆撤回九环鬼头刀,任由应离手中的匕首一下子刺入自己的肩膀。

    鲜血顿时涌出。

    应离倒是愣住了,他自知以自己的武功是打不过眼前这个拓跋焘的,更别提伤到了。

    这一下,分明就是拓跋焘自己撞上来的。

    “殿下,臣找您找的很辛苦。”拓跋焘说着,扑通一声跪下,铁塔般的汉子,震的地面都要抖三抖。

    “你认错人了。”应离后退一步,说道“我是大齐永嘉郡主的贴身护卫应离,不是什么卫康国的五皇子。”

    “臣绝对没有认错人,您已经失踪三年半了,臣也找了您三年半了。”拓跋焘抬头看着应离,说道“如果您不信,我愿意证明给您看。”

    “证明?如何证明?”应离皱了皱眉头。

    “咱们卫康国的皇子,自出生后就会在身上纹下一个专属卫康国的皇室印章,这个印章会终其一生都留在身上,就算那块儿肉被完全削掉,白骨上也会有这个记号,生生世世不褪色。”拓跋焘说道。

    “我身上并没有任何纹身胎记,所以你找错人了。”应离摇摇头,说道“我现在要拿你回去。”

    拓跋焘闻言,本来还想进一步说明的,后来听到应离最后一句话,就又把话咽了回去。

    或许,跟着殿下回去,可以让大齐的七皇子和永嘉郡主劝说一二。

    所以拓跋焘根本就没反抗,乖乖的等着应离抓他回去。

    应离直接点了拓跋焘的穴,可是并没回去,而是在后宅里转来转去。

    “你在找什么?”拓跋焘走过来,问道。

    应离一惊。

    自己的独门点穴手法,他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解开的?

    没道理的。

    空青的武功和内力都比自己高出很多,可自己这个独门点穴,他也不能靠自己的内力冲开。

    这个人的武功,真的好高。

    “你在找什么?”拓跋焘又继续问道“这个府衙里我已经逛过一遍了,你告诉我,我没准可以帮你。”

    “不需要。”应离眯了眯眼睛“你既冲开了穴道,为什么不走?”

    “我来大齐的目的就是为了找殿下的,既然已经找到了殿下,我为什么还要走?如果要走,也该是殿下跟我一起走。”拓跋焘说道。

    “我都说,你认错人了。”应离觉得心里很烦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不想对眼前这个人生气。

    “绝对不会错的。”拓跋焘笃定的说道。

    “随便你。”应离懒的再理拓跋焘,专心致志的在宅子里找寻起来。

    按理来说,他该防备着拓跋焘的。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对这个人竟然出其的放心,甚至都敢背对着他。

    当然,背对着这个问题,应离还未发现。

    他现在只想先趁着府衙官员都外出去迎接太子殿下的时候找到铁矿的入口。

    “殿下是在找那座山的入口吗?”拓跋焘见应离不停的看远处的群山,问道。

    “你知道那个入口?”应离问道。

    “知道,跟我来吧。”拓跋焘说着,就大步往前走,整个后背都毫无防备的露在应离的面前。

    只要应离此刻抽出一把长剑来,必能伤到拓跋焘的要害,甚至能要了他的性命。

    身为武学高手,他心里定然也知道,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将自己完全暴露在应离的眼前。

    他家的五皇子,他了解,就算他不记得自己了,也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应离的手按在剑柄上,最终还是没有拔出来,略犹豫了片刻就跟着拓跋焘走了。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拓跋焘忍不住的笑了笑。

    五皇子一向仁善。

    应离虽然跟着拓跋焘走,但始终都保持在一个安全的距离。

    以防止有什么突变。

    拓跋焘带着应离七拐八绕的,走出一片竹林后,眼前的情景就豁然开朗起来。

    而群山连接到院子里的入口,就在眼前。

    原来这里设了八卦阵图,怪不得自己刚才怎么都找不到。

    “这个入口里连接着群山里的铁矿。”拓跋焘说道。

    “你进去过?”应离问道。

    “嗯。”拓跋焘点点头“大齐的官员里,蛀虫也一样多。殿下要进去看看,我带路。”

    “好。”应离点点头,其实他不该冒险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相信眼前这个人。
其他书友在看:殇情难再逑高靖爵白雪冥王追妻:逆天鬼医小魔妃安小七帝凤浔万千星辰不及你江枂陆骁辰混沌魔城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萧逸风叶雅馨医妃在上元卿凌宇文皓盛世江山嫡女谋沈长歌慕珩美女总裁的神级保镖秦天慕紫昕黎笙君逸腹黑双宝:总裁爹地高调宠乔岚月顾霆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