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1章 吃醋的朱寿

    老汉在村里,也算是个排得上号的富户,但若放在城里,便让人瞧不上眼了。

    一进的院落,以茅草铺的屋顶,用泥巴糊的土墙,无论怎么打扫,一转身就会落下一层灰。

    明亮宽敞的主屋,自然是无羡住的,东西厢房各两间,屋子不多,一众人挤挤也能住下了。

    无羡在此落了脚,常伦自然赖着不走了,就连白前也住了下来。

    毕竟这儿的住宿条件,可比安置流民的窝棚强多了,刚好与回不了城的李元芳和吏目合住一间。

    三人忙活了一日,明日还得起早,挨着枕头,便打起了鼾声。

    一众人之中,就数奚淼和常伦的兴致最为高昂,两个难得体味回田园风情的世家子弟凑在一起,瞧哪儿都新鲜,一时诗兴大发,打算吟诗作对了。

    马哲干脆将两人安排在了一起,连同伺候的墨竹,三人住一间,省得影响其他人休息。

    至于他自个儿,则拉了狗蛋,一左一右,架着一脸煞白的胡韶,进了一间空屋,将他按在了炕头上,“忙了一日,您也该早些歇下了。”

    他宁愿露宿荒野,都不愿意同一个杀人如麻的东厂刽子手睡在一起,想想就恐怖,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明日的日出。

    “怎么好意思打扰呢?”胡韶挂着一脸尬笑,就想从炕上爬起来,眼珠子时刻盯着门口,只想往外溜。

    马哲怎会轻易放他离开,岂不是给他机会出去作妖吗?

    手上一个用力,又将他给按回了炕上。

    明明笑得温和无害,却令胡韶感到冷气森森,不觉后背生凉。

    肩上的痛楚一分分加大,心中的惧意也一分分加大。胡韶只得觍着一张僵硬的笑脸,乖乖躺下。

    那个狗蛋粗俗鄙陋,躺下之后立刻鼾声如雷,吵得他睡都睡不着。

    他抡起一脚,还没踹出去,反而被对方的膝盖给顶了。

    嗞!——

    一脚直中他的腰眼,疼得他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踹得真够狠的,男人的腰是很重要的!

    那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胡韶捂着受伤的部位,远离了他几寸,翻了个身,哪知贴上了阎王爷,正撞上马哲那双眸子,在黑暗的屋子里,更显得漆黑深邃,宛若能将人吞噬一般。

    “马大人还没睡啊……”

    “胡大人也没睡,咱家怎么睡得着呢?”

    “呵呵……”胡韶讪讪一笑,立刻闭上双眼,躺尸。

    这一夜,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梦境暗沉沉的,到处都是提着刀,想要他命的黑衣人,追着他跑了一整夜。

    第二日,他顶着两个深深的黑眼圈起得床,腰酸背痛,精神萎靡,比入睡之前还累。

    老汉之子,一大早就扣开了门扉,提着一个食盒,给他们送来了热腾腾的早点。

    农家的吃食没多大讲究,窝窝头配小米粥,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常伦吃得津津有味,奚淼仅仅吃了一小口,就被干巴巴的窝窝头给噎住了。

    本想就着小米粥下咽的,谁想那小米粥透着一股糊焦味,好看的双眉拧得紧紧的,强忍着咽了下去,却再也食欲吃上第二口了,嫌弃地将手中余下的窝窝头一丢,给了哈喇子流了一地的小玉儿。

    无羡见他扁着嘴,就猜到这位龟毛的少爷,必定是吃不惯农家的粗食。

    幸好昨日的全羊宴,灶上剩下些米饭,就地取材,加些盐和茶叶末拌匀,捏成一块块巴掌大小,下油煎至两面金黄,香喷喷的茶叶粢饭糕就出锅了。

    又叫胡勒根,去鸡笼取了几个刚下的蛋来,煎成软嫩的溏心荷包蛋,撒上一把五香粉,淋上些酱油入味,端到了众人的面前。

    奚淼喉结轻滚,明明是要流口水了,偏偏做出一副傲娇的样子,“连口水都没有,干巴巴的让我怎么下咽……”

    “茶早就准备好了。”无羡让胡勒根给众人上茶。看茶叶就知道,是比较次的二春龙井,一芽二、三叶,带着梗子,不少还碎了。

    这种茶香味淡,冲泡时还带着一股涩味。稍好些的茶铺,都没脸端上桌的。

    奚淼连杯子都没碰一下,扁扁嘴,倒不是嫌弃茶叶次,而是不满无羡的态度,“你就用冷茶来打发我啊!”

    “我哪儿敢啊!”无羡将杯子挪近他几分,“这茶就得放凉了喝,尝尝滋味,保证让你眼前一亮。”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就给个面子呗!

    奚淼放下架子,略带委屈地抿了一口。

    其实他的心里也清楚,他们出门匆忙,没带上多少物件,就这些破茶叶,还是昨夜里长送来孝敬他们的。

    平日里,他自然是看不上的,如今身在这种穷乡僻野,再挑剔,就是让无羡为难了,不过该表现的委屈,一分没少,全从眼神里透出来了。

    只是下一瞬,眸中泛起惊艳之色。

    没道理啊……

    以这种茶叶的品质,怎会一点涩味都没有,泡出如此甘甜的茶汤来?

    香味也不该如此馥郁才是……

    简直就是将下等粗茶,泡出了中上等香茗的滋味来。

    “你是怎么做到的?”

    无羡对他眨眨眼,一副“你求我,我就告诉你”的架势。

    “哼,不说就算了!”奚淼才不上当呢,专心啃起他的粢饭糕来,留给她一个傲娇的后脑勺。

    胡韶见众人吃得香,也想夹一样来尝尝,只是拉不下这个脸,就这么矜持了一小会儿,碟子就空了,连一粒粢饭糕上掉下来的米粒都没给他剩下。

    他愤愤地剜了柴胡几人一眼,都是些什么人啊,也不瞧瞧自个儿的身份,能与他同桌一起吃饭,本就是给了他们天大的面子了,居然还敢同他抢食!

    胡韶苦巴巴地啃着手中粗糙的窝窝头,不断地催眠自己:

    他这是卧薪尝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突然,他的碗中多了一个荷包蛋。

    终于有人想到他了……

    顺着夹着蛋的筷子望去,让他没想到的是,替他夹食的居然是李元芳。

    哼,以为这些小恩小惠,就能感动他吗?早晚有一天,要从他的手中夺回顺天府尹之位,到时候让他天天给自己夹菜!

    收起心中刚刚萌生的一丝小感动,化悲愤为食欲,狠狠地咬了荷包蛋一口。

    外,焦而不干。

    里,嫩而不腻。

    可比寡淡干涩的窝窝头好吃多了,三两口将蛋吞下,仍让他意犹未尽。

    他偷偷用眼角的余光打量无羡,不愧是琉璃居的东家,真是会享受生活,再寻常不过鸡蛋,都能让她化腐朽为神奇。

    可惜,粢饭糕没缘尝上一口,他正遗憾着,就听一道冷哼自耳边传来,“胡大人活得挺自在的,看来一点都没受到贬官的影响啊!”

    如今一个不知名的小卒,也敢欺压到他的头上来了,官威摆得十足,“编派朝廷命官,好大的胆子!”

    “是吗?”尾音微微上扬,慵懒之中透着几分危险的味道,“看来连降三级还是少了。”

    他被马哲那个阉党吓唬了一晚,已经够憋屈的了,如今什么玩意都敢威胁他,让他的面子往哪儿搁啊?!

    “那也不是尔等……”胡韶转过身,手指到那个刁民的鼻子上,刚要教训他两句。

    待看清他的脸后,腿就软了,一个踉跄,直接跪了下来。

    怪不得刚才觉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可又想不起来究竟在哪儿听过了。

    原来是他!

    这位爷,不在豹房好好待着,怎么来了刘家村?

    他想挤出个谄媚的笑容来,可是脸部的肌肉因为紧张变得太过僵硬,笑起来像抽筋似的,比哭还难看,“圣……”

    “剩下的借口,我一句都不想听,将皮收紧了,若是觉得如今的官职配不上你的能力,我不介意让你从检校重新做起。”

    胡韶身形一颤,脸色都白了。

    能将堂堂一名四品官员吓成这样的,除了厂卫,自然只有朱寿了。

    朱寿常年不上朝,李元芳等人由科举入仕,只在殿试时见过一回他的真容。

    过去多年,记忆早已模糊,何况他还换了一身普通的曳撒,并未被李元芳等人认出来,见他年近三十仍未蓄须,还当他是东厂的哪位公公,得到了正德帝的新宠,由张永小心侍奉着。

    “你怎么来了?”无羡怔怔地望着他。

    不见的时候,还能找一堆事儿,让自个儿忙起来,心无旁骛。

    可当他就这么站着面前时,在心中建起的所有堤坝,便被心潮瞬间冲垮。

    “想你了,就来了。”朱寿上前两步,将她头上的玉簪重新摆正。

    他在豹房日日念着她,知道她出了城,还以为她想跑了呢,什么都顾不得了,心急火燎地跑来见她。

    她倒好,身边的美男不见少,反而越来越多了。一个媚眼勾魂的奚淼还不够,又多了个英气逼人的常伦、才能兼备的白前,唯独不把他放在心上。

    真是个小没良心的!

    他拿起无羡咬过一口的粢饭糕,啃了起来,“这味道,没你之前给我做的香呀?口感也差了些。”

    要想口感好,就得将粳米和糯米混一块儿,要想炸得脆,就得油多,四面才能炸透。

    “来得匆忙,哪里能寻到好米、好油来?你胃不好,少吃些油炸的。”

    “为了早些见到你,我连早膳都没顾着吃呢……”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委屈。

    小米粥养胃,倒是极好的,可朱寿不爱那个味儿,何况东西还给烧糊了,更别指望他会吃上两口。

    偏偏老汉家的鸡蛋,全让她给煎荷包蛋,下了众人的肚子了。

    罢了罢了……

    “让马哲去邻家买两个鸡蛋来,给你炖个蛋羹吧!”

    “我还要荷包蛋。”朱寿得寸进尺。

    都要给他炖蛋羹了,也不差一个荷包蛋,“那你等着。”

    无羡去了厨房,重新起灶。

    朱寿坐在她的座位上,端起她喝过的茶盏,尝了一口,似是带着她的唇香,甘香如兰,幽而不洌,滋味甚好。

    嘴角满意地高高翘起,眼角的余光则瞥着奚淼,挑衅之中带着几分不屑。

    奚淼在胡韶下跪时,就猜到了朱寿的身份。

    从前在大同,他就已经打听到,她对那位隐姓埋名的朱大将军纵容得很。

    来到无羡的身边后,他便生了攀比的心思,刻意骄纵了些。

    对比何关等人,无羡对他的容忍度确实高了不少,他原以为,他在她眼中是不一样的。

    如今有了朱寿作为对比,方才知道,他才是那个最特别的存在,可以那般自然地拨弄她头上的玉簪,可以光明正大地坐在她的位置上,可以毫不顾忌尝着她吃了一半的吃食……

    就连平日嘴最碎的何关,对于他这种登堂入室的做派,都没言语半句,可见早就习以为常了。

    他默默地啃着粢饭糕,蓦然觉得无味得很,硬邦邦的,同块石头似的,磕牙得很。

    墨竹见自家公子被比了下去,心里不是滋味得很。不过公子没发话,他不敢开口,只能狠狠地剜了对方一眼。

    哼,他家公子曾是京师楚馆的魁首,长得一等一的好,才能更是没得说,那个新来的拿什么与他家公子比?

    量他也得意不了多久,主子的心,早晚会回到他家公子的身上。

    一顿早膳,在几人的汹涌暗潮中用完。

    李元芳几人起身告别,打算去工地视察。胡韶颤颤巍巍地向外挪着脚步,打算随他们一起离开。

    这顿饭,还不够他瞧出猫腻来吗?

    正德帝就是冲着无羡来的,而且还动了真情。

    他原先只当她是张永的人,想不到竟然是正德帝的。

    怪不得呢,她敢如此肆无忌惮地敲响登闻鼓,上殿告御状。

    不对啊……

    他可是记得,无羡那次告御状,为的是一个楚馆馆长,此刻就坐在正德帝的对面……

    怪不得不惜自降身份,与他对上了呢!

    他似乎闻到了两人之间,蔓延的火药味……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还是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省得成了被殃及的池鱼。

    他刚走到门口,一脚还没跨出去,迎面就撞上了一堵硬邦邦的肉墙!

    ()
其他书友在看:前妻难追周少请自重江年周亦白叶辰萧初然全部目录叶辰萧初然小说叫什么名字剑道凌天凌天凡宫卿钰安凌云江年周亦白至尊神魔凌风偏偏对你最深情赵六月言楚神宠融合进化当聊斋入侵仙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