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0章 调查清楚

    ot陆卿年,看我!ot夏忆安突然大声道。

    陆卿年下意识去看她,突然,他的面前,多出了一块怀表。

    那块怀表慢慢地左右摇晃着。

    陆卿年原本清明的眼睛陡然呆滞,双眼一错不错地盯着面前的怀表,随着怀表眼神摆动着。

    夏忆安的声线缓缓,像是慢放一样,一字一句地道,ot你是陆卿年。ot

    陆卿年机械地回复道,ot我是陆卿年。ot

    ot夏忆安是你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ot

    ot夏忆安是我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ot

    ot夏忆安怀的孩子是你的,被顾子悦撞流产了,绝对不可原谅!ot

    陆卿年将夏忆安所说的话一一重复。

    眼见已经大功告成,夏忆安飞快地收回了怀表,冲着陆卿年甜甜地唤了一句,ot卿年,你怎么样了?ot

    陆卿年回神,看见夏忆安,满是惊喜地道,ot果果,你怎么来了?ot

    夏忆安试探性地道,ot我刚刚进来的时候跟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ot

    陆卿年闻言。诧异地道,ot你不是刚刚进来让我喝鸡汤吗?ot

    夏忆安松了口气。

    陆卿年将夏忆安一把拉近怀里,宠溺地道,ot傻丫头,我伤的是手臂,又不是脑子,怎么可能会忘记。ot

    ot卿年,我真的好担心你啊,以后都不要做这样冒险的事情了好不好,万一你出了什么意外,那我怎么办?ot夏忆安一脸难过地道。

    陆卿年将夏忆安抱紧,在她额头亲了亲,笑着道,ot傻妞,净瞎担心。ot

    两人甜甜蜜蜜地腻歪着,一直到晚上周亦白跟江年过来看望的时候,周亦白表情明显一震。

    夏忆安有些娇羞地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地喊道,ot叔叔,阿姨,你们来了。ot

    江年并不知道内情,瞧见夏忆安点点头,ot果果来了,照顾卿年很辛苦吧?ot

    夏忆安连忙摇头,ot不辛苦的阿姨,我愿意照顾卿年,多久都行。ot

    陆卿年也跟着笑道,ot妈,果果是我女朋友,照顾我不是应该的吗,你跟爸有事就去忙,不用在意我们这边。ot

    江年嗔怪地道,ot果果也有自己的工作。哪能随时陪着你。ot

    ot我手的伤不严重,今天就可以出院。ot陆卿年道。

    ot爸,妈,我想跟你们商量点事情。ot陆卿年说着,牵起夏忆安的手,脸上带着笑,ot我跟果果商量过了,我们两个人年纪都不小了,我们打算结婚了。ot

    ot真的啊?那好啊,你们两个确实也应该结婚了。ot江年笑着道。

    周亦白闻言蹙眉,ot结婚,你真考虑好了?这可不是儿戏。ot

    陆卿年奇怪地看向周亦白,ot爸,你这是怎么了,您儿子结婚您不高兴?我都看了你跟我妈这么多年的狗粮了,现在让你吃一点你都不愿意?ot

    ot我是觉得太突然了。ot周亦白顿了顿道。

    确实是意外,明明听他之前的意思是不打算跟夏忆安在一起,怎么突然间又打算结婚了?

    但周亦白也不好当着夏忆安问这个问题,只能沉默着,但脸色不太好就是了。

    大致聊了之后,江年跟周亦白出了医院,到底还是强行将陆卿年多留了一晚。

    回到车上,江年感慨道。ot咱们家小卿要结婚了,这一晃没想到都这么多年了,很快你就要做爷爷了,高兴吧?ot

    周亦白却是蹙紧眉头,ot我觉得夏忆安并不适合我们小卿。ot

    江年忍不住笑话他,ot人家都好这么多年了,你现在来说不适合,人家都是舍不得女儿,难不成你还是舍不得儿子?又不是嫁出去,以后家里多个人不是挺好吗?ot

    周亦白皱着眉头,没再说话,改天他得找卿年谈谈,夏忆安这样的人品,真的不值得原谅。

    ot卿年,你还记得顾子悦吗?ot病房里,周亦白夫妻走后,夏忆安靠在陆卿年的怀里问道。

    ot记得,她是害死我们孩子的凶手!ot提到顾子悦这个名字,陆卿年神色阴郁,显然是厌恶至极。

    ot是啊,她是凶手,可是因为她的父母,她就算是进了监狱之后也没有受到多大的惩罚,前天晚上甚至还说通了周叔叔在这里看顾了你一晚上。ot夏忆安抿唇道,语气中带着醋意。

    陆卿年闻言,慢慢地陷入深思,响起了那晚上顾子悦的表白,脸色阴沉一片,ot她是故意的。ot

    ot什么故意?ot夏忆安问道。

    陆卿年这会对夏忆安完全不设防,什么话都说,自然而然将这件事说了出来,ot她在我的病床前对我表白。ot

    夏忆安吃惊地捂嘴,ot怎么会,她难道不知道我们两个是在一起的吗?为什么还要对你说那样的话。ot

    ot实在是太过分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ot夏忆安气苦地道,ot她把我们的孩子害了,到最后竟然还要对你表白?难道你说的故意,是说她故意撞的我?ot

    陆卿年沉声道,ot不错,所以我不能轻易的放过她。ot

    ot可是,你爸爸妈妈还有顾叔叔那里,你要怎么交代?ot夏忆安忐忑不安地道。

    ot我做事,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ot陆卿年沉声道,ot既然在东宁监狱无法让她吸取教训,那我就把她送到能接受教训的地方。ot

    夏忆安见陆卿年对提到顾子悦没有丝毫的缓和反而是凶恶的模样。慢慢地放下心来。

    顾子雯从离开医院回到家之后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将手中的录音反复地听着。

    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兴奋。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夏忆安竟然会背着陆卿年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身边有了卿年哥哥这样好的男朋友不知道珍惜竟然还敢背着他做出这样的事情。

    好在卿年哥哥现在已经知道她的真面目,他们两个现在已经分手,那她就有机会了。

    顾家跟周家的关系很好,她要是跟陆卿年在一起,两家人肯定都会支持的。

    顾子雯再听了一遍录音,发现了不对劲。

    夏忆安说,陆卿年是因为顾子悦才会去查她的。

    他们两个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的。

    顾子悦一直都只知道埋头学习,若说跟陆卿年沾上关系,那肯定是在监狱的那段时间。

    没想到刚走了一个劲敌又来一个。

    顾子悦已经收获了那么多的喜欢,为什么还要来跟她抢陆卿年!

    顾子雯想到这里便觉得气不顺。

    看来,她得去找找顾子悦谈谈了。

    顾子雯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件事,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监狱里面。

    顾子悦看见顾子雯来看她的时候还是比较惊喜的。

    ot雯雯,马上要开学了吧?你可一定要好好学习,千万不能再挂科了,现在没有我在,考试的时候只能靠你自己,你可一定要争气啊。ot顾子悦苦口婆心地道。

    顾子雯听到顾子悦说这些老生常谈的话题就觉得心烦,直接打断她的话,ot我来找你不是说这些我的,我问你,你是不是也喜欢陆卿年?ot

    顾子悦没有想到顾子雯竟然会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一时间眼神都有些回避,不敢去看顾子雯的目光。

    ot我问你!你直接回答我。ot顾子雯大声道。

    顾子悦抿唇,点头,ot是,我喜欢陆卿年,从小就很喜欢他。ot

    这是顾子悦第一次这么明确而肯定的告诉一个人说她喜欢陆卿年,哪怕是面对陆卿年的时候,也都只敢在他昏迷的时候。

    谁知,她刚说完,顾子雯便恼怒道,ot顾子悦,你是不是非要什么都跟我抢?娘胎里的时候跟我抢养分,出生的时候跟我抢姐姐的身份,小时候跟我抢爸妈的宠爱,现在连我喜欢的男人你是不是都要抢?既然你这样看不上我,当初在娘胎里的时候你怎么不干脆把我掐死算了!ot

    顾子悦一听,脸上一白,连忙解释道,ot雯雯,你听我说,我是喜欢陆卿年,可是并没有打算要跟任何人抢,他是夏忆安的男朋友。ot

    ot那如果他不是夏忆安的男朋友的?ot顾子雯质问道。

    顾子悦苦笑,ot不会有这种假设的,事实上她本来就是夏忆安的男朋友。ot

    顾子雯当然不可能告诉顾子悦她知道的事情,只是固执的问道,ot如果他不是夏忆安的男朋友,你是不是就打算要跟我抢他?ot

    顾子悦无言以对。

    ot顾子悦,你说,你给我保证,你绝对不会跟陆卿年在一起!ot顾子雯近乎命令地道。

    顾子悦像是看个孩子一样的看着自己的妹妹。ot雯雯,你冷静点。ot

    ot你说不说!如果你不说,那从今往后,你就没有我这个妹妹,我如果出了什么意外,都是你害的,你就算罪魁祸首!ot

    顾子悦知道顾子雯特别的极端,听到这话,本能就算一慌,生怕她做什么傻事。

    顾子雯一向说到做到,如果她说自己会想不开出什么意外。那她一定就会。

    ot雯雯,你别冲动,好好好,我保证,我保证我不会跟陆卿年在一起。ot顾子悦连忙道。

    其实这个保证压根就没有任何意义,就算她想要跟陆卿年在一起,但是陆卿年那么厌恶她,又怎么可能会愿意。

    得到顾子悦保证的顾子雯心里踏实了不少,语气也跟着缓和下来,对着顾子悦柔声道,ot姐。不是我不相信你,实在是我太喜欢陆卿年了,你是我姐,是我最最亲的人了,如果你也要跟我抢陆卿年的话,我一定会崩溃的。ot

    顾子悦点点头,ot你放心,我不会抢的。ot

    或许曾经是还有一点渺茫希望的,可早在她给自己的妹妹顶罪之后,她就算是已经亲手将自己的这点希望掐灭了。

    顾子雯见目的达到,也没有多留,离开了监狱。

    就在顾子雯离开之后不久,顾子悦再度被人叫去了通话室。

    房间里,陆卿年的右手包着纱布,身上穿着休闲西装,看上去像是刚从哪里游玩回来,只是那看向顾子悦的眼神实在是让人胆寒。

    ot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ot顾子悦问道,ot是实验材料出现什么问题了吗?ot

    陆卿年朝着顾子悦走来,突然倾身,挨着顾子悦的耳朵,凑近,问道,ot顾子悦我问你,你是不是喜欢我?ot

    顾子悦闻言,咯噔一声,脑子里面有着片刻的空白,随后,哑然失笑。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个个的都要来问她是不是喜欢陆卿年,就连陆卿年本人都要来这样询问她。

    她的喜欢是给谁造成了什么困扰,还是说她的喜欢有这么值得人探究?

    她今年二十岁,不大不小的年纪。足够承担喜欢一个人的得与失,难道她会喜欢一个人,是让那么多人难以接受的事情吗?

    顾子悦将心事自脑海中滚动了一圈,抿唇道,ot没有,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ot

    顾子悦原本只是不想让陆卿年觉得自己卑鄙,喜欢上一个有女朋友的男人。

    说完这话,顾子悦便心虚地低下了头,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二次撒谎。

    却没有想到,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陆卿年突然冷笑了起来。

    ot顾子悦。原本我以为你是个敢作敢当的人,或许车祸的事情你真不是故意,却没有想到,你真的是一个撒谎成性的人。ot

    陆卿年的语气特别重,尤其这句撒谎成性,更是让顾子悦脸上的血色褪尽。

    ot你以为,前天晚上你说了什么我真的不知道吗?你说你喜欢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我,还有你的那些话,字字句句不都是在暗示如果没有果果我就会跟你在一起吗?正因为你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故意撞果果的吧?我已经调过监控,果果回国那天,你也正好在机场,监控上显示,你是故意绕到那条路的。ot陆卿年双眼紧紧地盯着顾子悦,嘴角的笑容格外冷酷。

    顾子悦脑中思绪万千,竟找不到一句说辞。

    她真的没有想到,那天顾子雯去过机场,也知道出租车上的人就是夏忆安。

    再联想到刚才顾子雯找她,说的那段话,那样的顾子雯让她感觉特别陌生。

    顾子悦脑中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可她却不敢让这个想法冒头。只能压着,紧紧地压着。

    ot怎么,没有话说?因为无话可说?ot陆卿年站直身子,冷沉沉地笑道。

    顾子悦抿唇,ot监控上是什么样子,那就是什么样子吧。ot

    ot所以你现在是承认了?你根本就是有意的?就因为喜欢我,你就这样枉顾了一条命!如果不是果果命大,你还打算连同果果一起撞死这才正和你意对不对!ot

    顾子悦顿了顿,开口道,ot陆卿年,我只想说。我的喜欢,并不廉价,我从没有想过要介入你跟夏忆安的感情。ot

    然而,此刻的陆卿年怎么可能会相信。

    ot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你既然不愿意珍惜,那就怪不得我。ot陆卿年说完,阴鹜地道,ot既然东宁没法让你洗心革面,你去兴水那边呆着慢慢忏悔吧。ot

    说完,陆卿年没有再跟顾子悦废话,站起身径直离开。

    顾子悦坐在椅子上,整个人呆滞在那。

    三天后,顾子悦被送往兴水监狱。

    兴水市,比东宁市落后了不是一星半点,那边不管是环境还是人都特别的凶悍,并且,在那边,是不允许探视的。

    顾北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摇摇欲坠,可人已经送到那边,他毫无办法。

    顾子雯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也仅仅只是为顾子悦担心了一瞬,随后便全身心地投入到追求陆卿年的行动中。

    每天往陆卿年的办公室送花。或者是给陆卿年发各种关心的短信,当然,陆卿年一直都没有回应过。

    夏忆安得知这些的时候也都是一笑置之,因为她跟陆卿年马上就要订婚了。

    所有人的生活都仿佛回到了正轨,却又像大海深处的暗涌,风雨欲来。

    这天,陆卿年正在公司处理事务,突然接到了妹妹周蜜蜜的电话,说有事要跟他说。

    陆卿年只当是妹妹有什么事情要求他,于是两人约定一起吃午饭。

    恰好陆卿年又约了夏忆安,于是中午带着夏忆安一起赴约。

    进入包间的时候。周蜜蜜激动地站了起来,然而在看见夏忆安之后,整个人都愣了一秒钟。

    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约了大哥,大哥竟然还会带着夏忆安一起来,一时间变得有些局促。

    陆卿年不以为意,带着夏忆安坐下,开口道,ot不是要跟我说什么事情,说吧?是想要买什么限量名牌包还是想要什么签名?ot

    周蜜蜜闻言噘嘴,ot哥,我在你眼里就没有正事是吗?ot

    ot那就说说看都是什么正事吧。ot陆卿年听上去心情不错。

    周蜜蜜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

    夏忆安见状,笑着道,ot蜜蜜是有什么,不方便我在场是吗?需要我回避吗?ot

    周蜜蜜本能地就想说不用,可一想到,大哥马上就要跟夏忆安订婚,到时候就真的是覆水难收,于是便没有说话。

    夏忆安没多想,只当是小女孩有什么难言之隐,十分大方地道,ot卿年,我去趟洗手间。ot

    陆卿年握了握她的手,当做安慰,ot去吧。ot

    夏忆安出去之后,陆卿年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妹妹,ot到底是什么事,连你的嫂子都不能听?ot

    周蜜蜜抿唇,问道,ot哥,你想清楚了一定要跟果果姐订婚是吗?不会再后悔吗?ot

    陆卿年失笑,ot我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订婚结婚有这么奇怪吗?不光你问我,爸前两天也问我了,如果是爸让你来当说客的,那你就不用再说了,我爱果果,果果也爱我,我们结婚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吗?难道你们是因为她的身世所以不能接受?ot

    陆卿年真的是觉得奇了怪了,自从他受伤醒来之后,父亲对夏忆安的态度大变样,甚至还话里话外责怪他做的太过分将顾子悦送去了兴水。

    这件事上,果果一直都是受害者,可却偏偏好像是施害者一样。这段时间他能明显感觉到她特别的不安,这种不安,陆卿年认为是自己的父亲给出来的,只能越加宠她。

    周蜜蜜听完反而吃惊,ot你是说,爸爸也不同意?ot

    周亦白从来没有提过,她以为只有她自己不同意觉得夏忆安怪怪的呢,不愧是父女两,就是默契。

    陆卿年闻言挑眉,ot那你是为什么不同意?之前你不是挺喜欢她的?ot

    周蜜蜜得知陆卿年要订婚之后,只觉得自己手上的证据变得格外的烫手。

    那天跟丢夏忆安跟肖辰远之后。周蜜蜜便买通了私家侦探,透过肖辰远开的那辆车调查到了肖辰远的个人信息,经过一段时间的追踪,私家侦探拍到了夏忆安跟肖辰远一同进入酒店的照片。

    周蜜蜜没有再等,直接将洗好的照片拿了出来,递给陆卿年。

    陆卿年先是好奇,看了眼照片之后唇角的笑容微微收敛,却还是温柔地道,ot这是什么意思?ot

    ot哥,我知道你跟果果姐在一起很久了,你也真的很喜欢她,可是你知道她的真实想法吗。她也跟你一样爱你吗?ot周蜜蜜说道,想了想,将那天在停车场的那一幕以及找私家侦探的事情说了出来。

    陆卿年手指放在桌上上下敲击了下,若有所思地问道,ot这件事你还跟谁说过?ot

    周蜜蜜摇头,ot没有,我谁都没说,因为之前虽然我看到了,但我怕你不相信我,所以才会找私家侦探,哥,我觉得,果果姐真的有问题。ot

    陆卿年仔细地回想着关于夏忆安这段时间的异常,可就在他深入去想的时候,突然感觉脑子一阵疼痛。

    周蜜蜜被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去扶陆卿年,ot哥,你没事吧?ot

    陆卿年摇摇头,将照片收了起来,ot蜜蜜,这件事先不要跟人说,我会调查清楚的。ot

    周蜜蜜见自家大哥相信自己,并没有一味的去维护夏忆安,心里轻松了不少,点点头,ot好,你记得一定要调查清楚啊。ot

    兄妹两默契地没有再提刚才的事情。

    很快,夏忆安回来,一切如常。
其他书友在看:至尊倒插门周天李若雪瘸子女婿周天李若雪情云北去慕星辰季紫瞳晏北辰都市废婿周天李若雪独占窝囊女婿周天李若雪情深不知所起江年周亦白戚团团君九离柳晨曦墨逸箫暖暖一笑倾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