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6新年的第一天

    将近六年了五音讯的哥哥突然出现,给你一笔数目可观的财富,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绝对是激动人心的时刻吧!

    不,一点也不值得高兴,因为我曾许愿希望他死在外面,永远也不要回来。

    我们是兄弟,但我对他只有恨,恨到多看他一眼都觉得会折寿。

    那一年,他七岁,我五岁,一同进入村子里的小学。我提前入学,不是身负父母的寄托,而是父母觉得我这个小儿子实在太笨了,没有他带着不可能学出人样。

    当然,事实跟他们预料的一样,我确实不够聪明,即便有那个‘聪明绝顶’的哥哥带着也没有顺顺利利的读完小学。

    我小学一年级留了两级,三年级留了一级,六年级再次被留级,我能上初中,得多亏九年义务教育那一年普及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四次留级,如同跟他筑起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把智商都给了大儿子’这句话成了邻里四舍的口头禅。

    等我好不容易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进入高中,他已经在大学里折腾兜售家乡特产;10年,对于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电商还是个新玩意,他凭借独特的眼光和努力,一时间成了小镇上风光无二的人物。

    托他的福,我也不再是村里人口中那个‘智商欠费’的小儿子。

    那时候,我是真的很崇拜他,不仅是因为他做了这么多大事,更是因为他对别人说:“我弟可不傻,他只是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已;大器晚成,早晚有一天他会比我更加出色的。”听见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也是从那之后我才明白,原来人活着,不仅需要鞭笞,也需要鼓励;得到他的鼓励,我渐渐的找回了自信,开始认真读书,成绩有了很大的进步。

    我没有他的天赋,但我可以比他努力,一百倍不够就一千倍,总之一定要向哥哥说的一样,成为比他更加出色的人。

    高中时代的我,每一天都是怀着这样的心思度过的。

    而事实证明,这世上的绝大多数事情,只要努力都是可以做到的;高二结束的时候,我已经是全班前五,校排名前一百的优等生。

    那时候,我真的以为我的生活已经搭上新时代的高轨列车,将要创造一个天下无双的传奇故事。

    可是,上天是不会让一个笨蛋得意的,当一个笨蛋无限得意的时候,地狱就在他的眼前了。

    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上,期待着跟哥哥进入一所大学,去创造比他更加辉煌的传说。

    可悲的是,交上最后一张卷子,我听到的不止是高考结束的铃声,还有‘他的丧钟声。’那个我无比崇拜的哥哥生意失败~跑路了!

    只听到这个消息,我还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真正让我奔溃的是回到家的那一刻;家里已经什么都不剩了,能够抵债的都已经被人拿走;只有那座上一年才修好的房子,因为在老山上才留给了我们。

    那之后,他如同人间蒸发,谁也没有他的消息。母亲大病一场,父亲也瞬间苍老了许多。而我,因为一堆的烦心事连志愿都没有填报,也没有去上大学,跟着同村的人去了工地。

    之后的两年,我没有回过家,也没有往家里打一个电话,因为不敢,我害怕听到爸妈问:有没有哥哥的消息?

    后来能够回去,还是因为妈妈病重不得不回。

    也是从这里,让我突然觉得我崇拜的哥哥实在是个可恨的人。

    经历了那样的事情,两年不见,母亲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不是问我在外面过得好不好,而是问我有没有他的消息。哪怕是之后,也没有半句关心我在外面的生活。

    那时候,我差点就问出来:“既然这样,当初生我干什么。”于是我在心里许愿,在庙里许愿:希望他死在外面永远不要回来。

    可是,上天是不会让一个笨蛋得意的,绝对不会。当一个笨蛋无限得意的时候,地狱就在他的眼前了。

    今年十月份的时候,我突然收到了‘哥哥’回来了的消息,是母亲特意打电话来说的;我什么都没有问,抛下工作跑到火车站卖了一张票赶回老家。

    在镇上的时候,特意卖了一根两米长的钢管,我要把那个脏兮兮的乞丐赶出去。

    可是,上天是不会让一个笨蛋得意的,绝对不会。当一个笨蛋无限得意的时候,地狱就在他的眼前了。

    我见到的不是一个脏兮兮的乞丐,而是一个穿着得体,还有一辆价格不菲的豪车座驾的男人。

    手里的钢管还没有举起来就被父亲抢走,腰都直不起来的母亲赶紧把他护在身后。

    那天发生了很多事情,结果是我选择了离开那个家,至今流落街头。

    他曾好几次联系我,说是要给我补偿。

    突然,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恨他还是嫉妒他。

    总之,就先流浪着吧,爸妈是他的,他既然回来了肯定也会照顾好的,我也乐得清闲。”

    所有人都知道,今天从时优良的耳朵里是听不到好话的了。

    没有办法,他们只能把目光转向东琳:“东琳,快点讲个什么治愈的故事,让我们的心灵从时:“我也想,可是现在,满脑子都是这混蛋的祷告词,实在是半个故事也想不出来。”

    时:“算了,我给你们讲好了。”

    没有等众人发表意见,他已经开始了:“城市的东边有一家机器人工作室,老板是个美丽的女人。

    因为她的美貌,也因为超强的技术条件,工作室生意很好。

    这天,工作室迎来第一万名客人。

    两人正在谈工作,服务机器人端上来咖啡。

    他伸手去接,手还没接触到杯子,机器人突然松手。

    看样子机器人有些失灵,她连连道歉。

    男子没有任何反应,她轻轻一推,男子倒在地上死了。

    瞬间吓得大叫,花容失色。

    冷静下来。

    她知道不敢真正的死因如何,男子死在工作室的事情都是不可以让外人知道的。

    如果这件事传出去,竞争对到这里,又被叫停。东琳骂他:“你个混蛋,知不知道这里是庙宇跟前,在庙宇更前不要讲恐怖故事。”

    时优良‘哦’一声,很认真的答应:“我知道了。”

    为了真的让他停住,东琳问他:“庙里偏殿供奉了一个大将军位,你知道是谁吗?”

    时优良回答:“辅国将军慕容恪。”

    东琳白眼:“我知道,有牌位在哪里呢。我是问你他的故事,为什么会被供奉在这里,据我所知,辅国将军慕容恪应该没有被供奉才对。”

    时:“其实关于这个庙宇,有一个跟狐妖青丘一族有关的故事,在我所知道的历史中,是青丘族最后一次出现。”

    另外的人都是一副等着听故事的脸。

    其余的人都只是带着玩耍的心,而陈雅是很认真的要听,她对民俗很感兴趣,所以关于民俗的一切,她都想要知道。

    时优良又要开口,不过东琳突然发现,不止是她们一行人,另外的人也都看着时优良。

    当然不是想要听他讲故事,而是这个混蛋刚刚的作为实在惊扰了人群。在庙宇跟前讲鬼故事,实在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了。

    为了不引起众怒,东琳打住他:“算了,以后再讲,你乖乖的排队就好。”

    其余的人也都觉得这样挺好,只有陈雅依旧想听,叫东琳道:“东琳,可以跟我换个位置吗?”

    东琳还不知道陈雅其实对民俗很感兴趣很有研究的事情,在她看来,陈雅只是个情敌。

    正在犹豫要不要答应,时优良从背包里拿出本书递给陈雅:“这个给你看,还有要别的资料的话我开学给你。”

    陈雅接过时。时优良为什么要给她呢?

    虽然一箩筐疑问,但是陈雅没有问,只是收下了。

    反正她知道时,她只需要认真的看书就好了,反正如果有不懂的地方,有不能理解的地方,会有很多机会可以问时优良。

    至于其余的事情,她懒得多想,反正想了也不会有用的。

    没有用的事情却还要费尽心思去思考,这样的事情陈雅做不来,也不会做。除了傻子,谁会做这样的事情呢。

    不过,当陈雅这么想的时候,她又看向了时优良。因为,真的有傻子会这么做。

    更为让人忍不住笑的是,这个傻子就在她的身边,而且这个傻子还受到很多人的信任和喜欢,这个世界,实在有太多的值得开怀大笑的事情,陈雅所知道的,不过是极小的一个篇章罢了。
其他书友在看:萌妻出没,总裁老公请注意!崖山记网游带我去修炼帝国枭色三国对决伊煜卿城你们被我包围了历史无限循环系统病娇治愈熠熠发光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