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咯噔咯噔

    秦芜漠然,小脸上,开始出现不耐的神情。

    陆毅郝收起表情,清了清嗓子,薄唇中淡淡吐出一个字“过”。

    一句话,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

    秦芜脸上一瞬间的松懈,路过陆毅郝的身边时,停了几秒,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淡淡的对着他道了声“谢谢。”

    陆毅郝没有理会,秦芜也冷淡的迈开步子,没有在意。

    就在刚才,她差点都要觉得,自己要离开陆家了。

    虽然有这个打算,但是,在自己还没有任何退路的时候。

    是不会愚蠢的选择离开陆家。

    陆毅郝接着念下几个人的名字,回眸淡淡的扫了眼秦芜的方向。

    少女正靠在树前,看起来很是悠闲。

    纤细笔直的腿,不停的晃悠着。

    神色冷淡,斑斑点点的阳光,透过树叶撒在她的脸上。

    陆毅郝收回目光,看着人群,清了清嗓子,道“李花。”

    李姨抿唇,从人群走了出来,站在陆毅郝面前,朗声道“到!”

    陆毅郝不动声色的挪后几步,脸上的嫌弃之意,简直不要太明显。

    李姨见状,脸色不是很好。

    老脸一红,瞬间不好意思。

    觉得异常丢人,不敢抬头直视陆毅郝。

    像是,每看一眼,都会觉得自己丢人害臊。

    尤其是,人们看她的眼里,也没有先前的尊敬和讨好,换之浓浓的鄙夷不屑。

    转念一想,万一陆少爷觉得自己老了,干不动了,被辞退……

    于是,李姨的背挺的更直了几分,布满皱纹的老脸上,也显得精神。

    陆毅郝嘴角缓缓勾起一个度,看着李姨,并不言语。

    眼里似笑非笑。

    李姨内心忐忑,不停的乱想着。

    少爷莫非觉得她虽然老了,却是能干?

    露出满意的笑容??

    胡思乱想之间,李姨的背,不觉间挺得更直,头也是高高抬起。

    尊贵的,不容侵犯。

    “李花,这么自以为是,可不适合做陆家的下人。你,值得最好的!”陆毅郝冷漠的话语,声音中充满磁性和尊贵。

    王者的气息,散发出来。

    李姨闻言,脸色苍白,求饶的看着陆毅郝。

    眼里也满是恐吓之意。

    “……少爷”李姨张了张口,打算求饶。

    陆毅郝不耐的打断她的话,不屑的看着她“你应该知道,我最讨厌别人什么了!”

    李姨僵在原地,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少爷最讨厌,别人一字一句,求饶的话语。

    木讷的脸上,不可置信的看着陆毅郝,不想这么放弃,硬着头皮道“少爷……我来到陆家的时间,比你来到人世的时间还长,我舍不……”

    “陆家,不需要鬼迷心窍心术不正的人。”陆毅郝冷眼睨着她。

    李姨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的一干二净。

    木讷的摇了摇头,佯装不懂的看着他“少爷,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陆毅郝冷笑了声,瞧了眼秦芜的方向。

    心里暗骂了声傻子!!

    被人骗了都不知道!!!

    李姨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心里的恐惧之感,愈加显赫。

    心,咯噔咯噔跳个不停,都给她一种,要跳出嗓子眼的错觉。

    chuanshuhouchenglexiaobaou0

    。
其他书友在看:男神偏偏喜欢我机器人修仙我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乘风来开局就给神兽送外卖沈少的九十九度甜妻大唐从太极殿开始打卡我和电竞大佬结婚了插旗路上修真兔子先生的南瓜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