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长短句欢乐日4

    第三段长短句:

    我心有忧伤,故独自彷徨。夜月无心眠,艳日不能欢。

    见你之日起,心若波涛之澎湃,又若高山之矗立,更若雾云般摇摆。

    心要跳出身体直奔你,千拦万阻不能停。这心本是我的心,却要执着与你连一起。

    上辈子大概欠了你,这辈子心跳成这样来还。这心不是我的心,这命不是我的命。

    你在我脑子里狂风般乱窜,引起尘土漫天,从此遮了我的眼。万物不再看。

    我羡慕你这样的灵魂,不由自主地想靠近,结果让你蒙灰尘。愧疚我不能。

    我的心挂在你身上,再也不能取。我开心就希望你开心,你开心我也开心。

    我会对你一般好,而不是很好,因为我怕我不够优秀,怕我能力不足,怕我伤你未来。

    我不聪明,我头脑发呆,我不能对你有期待。恋你、慕你不得你,想你、念你不忘你。

    接下来又写下了第四段长短句:

    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们见过,幸好失忆的并不是我。

    这天地万物,这鬼神众生,皆是你我。可你却不喜我,厌我、冷我、弃我。

    这寂寞似刀割,身血不热。这爱意四散,围不上你心田的冰河。

    追寻着你,就像追寻着不会散落的星河。

    这些偶然相遇,明明是我日夜思念所得。

    你不知道那笑声的张扬像是银河的宝藏。

    没想到竟然出口成章,遇到你以前我也不知光芒隐藏,见到你才华才流淌。

    门口脚步踌躇的我掩饰不了内心的慌张。

    想见你来不及嚣张,我很想你你在何方?

    此时平淡犹如彼时绚烂,你站在我眼前,就算是亮眼的星辰也是黯淡无光。

    韦心专注到眼神未曾离开纸张一刻,尽情挥洒笔墨。

    周由和远聆风看着这些长短句,发问道:“韦心,你是发疯了么?”

    辛影十分赞同周由和远聆风的看法,看着韦心的句子,觉得他着实痴情,可惜丛夕就是不懂得欣赏,实在不能理解。

    很多人看到韦心写的长短句,不由自主地想多看一些,一时之间围了很多人。好多人干脆不写了,聚集到他的身旁,发出了赞叹声:“写得真的是很好啊!”

    有人不甘挫败,也多句而出:

    这秋、这月、这叶、这雪是我百看不厌的啊,

    可是还有一个令我想到就欣喜非常的你。

    我逃过了那些恶意却也错过了你的善意,

    一生都被追赶的我和在我身后笑靥如花的你。

    你,是你,就是你,是我唯一想念的你;

    你可以创造出奇迹,我可以抒发这诗意。

    也曾想初露锋芒,继而名动天下,向你证明我的才华;

    可惜我是笨得不知所以,结果还安慰自己是大智若愚。

    如果我可以见你,便手脚并用奔忙爬去;

    想必你现在的笑容,美丽动人仍似当年。

    昨日斑驳星夜是你,今日月色潮汐如我;

    如果你可以见我,便是苍天厚待于我了。

    纵然壮阔天空游无边,仍是悄无声息遗无迹。

    接着:

    念你成梦,思你入骨。爱你成痴,想你入魔。

    此心若月,你知其明。此念如浪,你平其波。

    心意在此,一切随你。月光所至,诚如我心。

    天边云朵,随风漂泊。不知何年,忧伤不已。

    还有:

    我想她。

    我想见她。

    我很想见她。

    我非常想见她。

    我很想很想见她。

    我很想很想很想见她。

    我想变成彩虹一样去见她。

    我想靠近彩虹那样去见她。

    我想偷偷地跑去见她。

    我想慢慢地走去见她。

    我害怕见她。

    我不敢见她。

    我不想她。

    我不想。

    再有:

    我不敢见你,

    我胆子很小。

    我怕你想起我,

    我怕你会难过。

    我怕你嫌我多此一举,

    我怕你怨我吵闹不已。

    我知道时间久远,我知道毫无意义。

    我的日夜思念,根本不值一提。

    我终究是心有不甘,无能为力。

    仍有:

    我不知天有多高,我不识地有多厚;

    我不明海有多深,我不解山有多奇。

    我只知道你对我有多真。

    我怕来不及,我怕无生意。我怕日从西,我怕月东起。

    我想你的笑,我思你的人。我应想见你,我不敢见你。

    现在是春天,你愿意和我一起看花赏叶吗?

    如果是夏天,你可以同我一起听风拾雨吗?

    又或是秋天,你答应并我一起相立望月吗?

    还能是冬天,你能够与我一起枯叶埋雪吗?

    我还是想见你,你会见我吗?

    我想见你,我想亲你的嘴唇、明了你的灵魂,我想看你桃花笑眼里的日月星辰。

    我想抱你,我想轻放掌中撩你眼睫心飘似雪,我想一纳指尖抚你柳眉弯月于天。

    我想爱你,我想抚你体椎描线感受山脉绵延,我想听你血脉入骨体味江海澄澜。

    最后:

    我知道古代神话波澜壮阔,我知道历史人物百世流芳;我知道春夏秋冬年月相连,我知道朝云夕日鸟语花香。

    我知道天地同生白水共饮,我知道人间明月耀世千年;我知道山河永朔龙脉绵延,我知道镜花水月曲终人散。

    我知道擦肩而过此生不遇,我知道一片真心慕情错言;我知道泥塑木雕顽固不化,我知道一别永远不复初见。

    我知道时和岁丰海宴河澄,我知道东劳西燕雨恨云愁;我知道秉文兼武言友慕贤,我知道山川永在此心犹恒。

    我知道惊弓之鸟朽株枯木,我知道自惭形秽作茧自缚;我知道木头木脑惊慌失措;我知道心惊肉跳如临深渊。

    我知道笨手笨脚惶恐不安,我知道愚昧无知沉默寡言;我知道明眸皓齿聪明伶俐,我知道追悔莫及为之奈何。

    我知道长立佛前碧血丹心,我知道角哀伯桃天人共鉴;我知道仰望日月怀瑾握瑜,我知道星辰漫天万家灯点。

    我知道眉开眼笑桃花绚烂,我知道寤寐思服夜不成眠;我知道泣不成声一纸难言,我知道神明在天你在心间。

    我知道群山矗立江河流淌,我知道万古长青百世不易;我知道一花一叶流风吹雪,我知道世间真情亘古不变。

    纵然山河远去无踪影,仍旧眉眼如初立相迎。

    这些长短句都满含写作者的感情,或平静或浓烈,或懦弱或洒脱,或暗含或直白,或狭窄或广阔,其中有些也不失为优秀之句。

    正在大家开心地讨论谁写的句子更美妙的时候,旁边传来不雅的声音,似乎有言辞大喝声伴随着些微哭泣声,还有别人的吵叫声。

    众人赶紧挤过去看。

    该来的总会来的。原来去年自认为天资过人之辈又来了,对着他人的长短句一顿批评,尽是些糟糕之语。

    “前言不搭后语。”

    “矫情。”

    “主题乱七八糟,一点都不明确。”

    “满纸胡言,毫无分寸。”

    “烂泥扶不上墙。”

    “路唇不对马嘴。”

    “终是无知者的开心,难登大雅之堂。”

    有些人七嘴八舌地与之理论,可是说不过,讲不过,有人就哭了。

    “你们看你们的诗赋,我们有我们的快乐!捣什么乱!”

    “没学过,没看过,还不能创作佳句了么?你们真是狭隘!”

    “你们怎么这么闲,非要来这里找存在感?!”

    ……

    不过这次怡林轩早有准备,很快就把这些人请到另外一个房间喝茶了,不一会儿就被赶了出去,才没有像去年一样乱。举办人主持大局,劝各位稍安勿躁,不要因为这样的事坏了兴致,继续创作自己喜欢的句子即可。

    让人没想到的是,这里面哭得最凶的人是丛夕,当时正在低低啜泣,我见犹怜,于心不忍。韦心过去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

    “这是怎么了?”他急忙向旁边的南云胡问道。

    南云胡觉得很为难,这得从半个时辰前说起了。

    丛夕不再理会韦心之后,自己暗自气恼,南云胡好一阵劝说,她才平复下来。南云胡看她也喜欢写长短句,给她拿了新的纸张让她好好写。

    丛夕写好后,南云胡拉来金喜,二人一同给丛夕鼓励。

    她们看到的是长句六段:

    一、我想陪你看一场盛世烟花回望孩童茅檐低下嬉笑怒骂,我想陪你听莺歌燕语柔水弯流深深浅浅跃动蹦跳脚丫。

    我想陪你观初冬朝日红光乍起耀你眼眸盛满绝世芳华,我想陪你猜何方神圣闲云野鹤悠然在此意图虎口拔牙。

    二、一汪清水流转波动彩云飞霞映照其中你我正作诗问答,岁月如梭是否爱我初心不变仍期灵魂若玉般洁白无瑕。

    今生愚此处是谁约在门前信手拈来指尖生花一较高下,只此一人魂藏于心间流光溢彩光芒万丈散落万千人家。

    三、乔装打扮活泼好动急不可耐双手送花不知你可否笑纳?谁不忘捧半颗心奉上还望收纳藏于血骨之中给你回答?

    双目对视眉眼一笑侧手一抬流星悄言我亦可名扬天下,今生今世生生世世永生永世谁心愿红线一连好不牵挂?

    四、北有一人是我心心念念春树暮云无可替代且绝不放下,命定之无言一别山河远去苍凉满目万古逡巡流浪天涯。

    天地之大江流涌动保你平安此生不颠沛流离无处为家,世界广阔皆是虚空任心悠悠日思夜想朝哭夕涕不畏狭。

    五、是谁雨笑含春吻你脸颊瞬间流动红云彩霞,是谁鼻尖轻柔一抹偶有小鹿乱撞心乱如麻。

    是谁人生之途送上些许露珠映照初绽鲜花,是谁不断奔跑回头无力再也不作任何问答。

    是谁大手一挥妙笔生花乱人心扉言语成画,是谁妙语成珠惊为天人闪身错失刹那芳华。

    六、我尝试合群,却更显孤独。

    独自一人行走,恰似那月游寻。

    灵魂飞天遁地,心神与仙自由。

    也羡慕畅快表达的人,我却逐渐口不能言。

    本就是从天地万物中来,不过是回到无边星辰去。

    南云胡和金喜看完后,相互对视一眼,进行了点头、微笑、鼓掌三步走。虽然看不懂写的内容,但鼓励丛夕这件事一定要做到。只是这表演实在太假,丛夕一眼看穿,反倒伤了她几分。

    南云胡顿时后悔,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不如像周由那样直接说看不懂,也许就不会适得其反。

    恰在这时,那些故意来捣乱的人正好看到这些长短句,自然大加讽刺一番,无非是些“表意不明、语句混乱、乱七八糟。”的批评。丛夕没听得几句,脸色煞白,与之争吵,但辩白不过,因为写得不好是事实。不一会儿就掉下泪来,十分伤感,接着就越哭越凶。

    韦心听闻,十分生气,要去与那些人对战。好在周由和远聆风拦着,韦心才没有冲出门去。他单枪匹马,对方人多势众,必然吃亏啊。

    丛夕看他这个样子,便说道:“写得不好被人说,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那也不能把你说哭呀!再说了,他们写得也不一定好啊!”韦心听到丛夕的话,便安静下来,好好回答。

    “我也有将一人打哭,正好扯平。”金喜也说道。

    听得金喜说完,韦心对她一副感恩的样子,心里才觉得好受了些。此刻他才明白金喜打人也并不是什么令人厌恶的事情,实在是有用武之地。

    “人活着呢,最重要的是开心。我很厉害的,我们可以一起努力呀!我觉得你写的句子就非常好呀,以后肯定会进步的。”韦心继续安慰丛夕。他不仅要收藏丛夕的句子,还打算把它们都背下来,这样才可以更好的理解丛夕。

    周由,远聆风,辛影跟着点头,十分认同韦心。

    “我讨厌你!”丛夕于沉默中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在韦心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又闷闷地说道:“我更讨厌我自己。”

    “你不要勉强自己,这样会很累的。写句子应当是愉悦的,而不是让你感到痛苦的;是有感而发,不是完成任务;是生活不是生存,是快乐不是悲伤。文字落于纸上,应如乐声在歌唱。是点石成金、是信手拈来。只要多多积累,慢慢你就会明白了。”韦心愣了一下,接着耐心地劝说着丛夕。
其他书友在看:奥特曼之时空浪客从今开始18岁末世之男友是个医疗包重生小说反派昏君感染者职场现形计退休后的公寓生活家有歌神天道为噬史上最苟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