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绝世

    “总感觉哪块不对劲,但是说不上来。”玉山信元拿着《金瓶梅》边走边说,“好像跟我了解到的那种古典名著不太一样。”

    “爷们,你这就外行了吧。”沈落松道,“在明朝时候,《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还有这个《金瓶梅》并称四大名著,后来大清乾隆年间,一本千古奇书《红楼梦》横空出世,才把这《金瓶梅》顶下去。好东西,我能亏了你了吗?”沈落松这话倒不是骗他,《金瓶梅》确实有这样一个辉煌的历史。

    叶秋梦红着脸一旁不住地怼着沈落松,“你这干的啥事儿啊,我还没走了,真是的。”沈落松只是一脸坏笑,也不作答。

    “这个点也结束了该,我大哥应该的事儿应该成了。可惜我不能第一时间去给他庆贺了。”沈落松心道。

    玉山信元说道:“没想到,我今天还能交上两位两位中华大陆上的好朋友,实在是开心,开心。”

    “哈哈,怎么,你们交个这儿的朋友这么难吗?”叶秋梦问道。

    “是,我在这儿这些日子就觉得吧,你们大清的人对我们大日本的人有偏见,而且很深。”

    “这话怎么讲啊?”

    “我这一路上来,你们这儿很多人都对我有敌视,甚至在外有指着鼻子骂我的,说我是日本人,日本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这想往外四处走走看看还各种碰壁,今天可算是遇到好人了。”信元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沈落松听他这么说,反倒觉得自己耍了他挺对不住他的,他还拿自己当好人了。沈落松个人挺受不了这样的,内心有愧,说道:“下一步你准备去做什么?”

    “不知道啊,我也是漫无目的地瞎溜达,想下一步去你们卖兵器的地方看看去,上次我和这位”他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叶秋梦,“这位叶小姐的尊父比试较量了一下,叶师傅家里兵器实在是比我们日本的多多了,我想这次细致地端详一下子你们大清的兵器,能带我去看看兵器店什么的吗?”

    “这怎么不要文的就要来武的呢?”沈落松心道,“看来我只有二次对不住你了,这些东西也不能让你好好看了,而且这个武器可是有明令禁止不许平民购买的,随便带你走走看看,要是看不到了你也就死心了。”

    正想着呢,突然,听身后有人说道:“哪个是沈落松?”声音气势如虹,犹如铜铃一般。三人同时回头,只见身后站立着两个人看着他们,两人皆是身体精壮,面露凶悍之相。一位面如红枣,目光如炬;一位面色发青,脸上有一道很深的刀疤。

    叶秋梦有些害怕,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突然出现来吓人啊!”

    “您就是叶师傅的千金,叶秋梦小姐吧。”赤面的人面不改色地看着叶秋梦,开口询问。

    叶秋梦点了点头。刀疤人道:“叶小姐,这时候你不应该和其它男人一起在街上行走,让百姓看到不成体统。”叶秋梦嘟嘴道:“要你们管,你们到底是谁啊?”

    沈落松见这二位虽然身着便服,但是语行举止看着绝非一般之人,马上抱拳道:“在下便是沈落松,敢问二位莫非是衙门府的上差来公干的?”

    “有点眼力,不过衙门口吃饭的是什么东西?也配和我们比吗?”刀疤人不屑道,“你承认你就是沈落松,那妥了,爷们就不用费劲了。你知道叶小姐现在是什么身份吗?”

    一股恐惧之感瞬间笼罩了沈落松的全身,他有点不知所措地答道:“知知道。”他一边说脑海中一边想道:“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局面了,这二人哪怕是衙门口的都好说,可现在看来这件事终究是让李大人知道了。”

    赤面人说道:“听说你是这儿的秀才是吧?虽然不是待职的人员,也算是有点功名。我叫周永,这位面上有刀疤的叫段寻。我二人都是总督李大人的部下,今天找你来做什么,你应该知道吧?”

    沈落松立刻跪倒在地,道:“草民知道,不过这件事是有误会的,请二位大人转告李大人,说草民可是万万不敢做那种事啊。”

    段寻一旁道:“你还有有什么不敢的,现在不就被我们抓了个现形吗?我看你是胆大包天啊!叶小姐和李公子的事儿尽人皆知,你小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瞎了心了。我们今天来就是奉了李大人的命令,告诉告诉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学点规矩。”

    沈落松不敢搭话,跪在地上双手伏地。叶秋梦虽然平时私底下没少说过李瀚章的坏话,但是此时见李府的人也是不敢再有一丝一毫言语上的不敬,只攥着拳头,眼泪在眼角徘徊,“看来这一切终究是来了,躲不掉的。”

    “你是个什么东西!区区一个秀才,不入流的功名,居然敢攀上李府的准夫人,真是活腻了!我看你也不用在这儿跪我们了,不如我们现在回去上报李大人,和他老人家说这个沈秀才是个什么德行的人,让李大人看看怎么安排你吧!”段寻不依不饶道。

    沈落松只得不住地磕头,头已经被地戗破了,血一滴一滴的留在了地上,不住口地道:“上差饶命,上差饶命!”

    周永和段寻笑嘻嘻地看着他,还想说道恐吓的话语,突然一旁有人道:“你们别太过分了!”二人一看,就是刚才和沈落松叶秋梦同行的这个奇装异服的人。

    玉山信元一旁看了半天,只见沈落松见了这二人突然就下跪了,貌似是很害怕他俩,叶秋梦也在一旁不敢说话,从他们的话语中也听出来了个大概,沈落松是他们的下级,被他二人训斥着。本来玉山信元不应该管这件事,但看这二人竟咄咄逼人起来,便忍不住出口喝止。

    周永对信元道:“哼,早就看见你了,你小子是日本人吧。怎么跟他在一起?”大清当官的大都对日本人没什么好感,周永和段寻均官居五品,也包括在其中,“你算个什么东西,大清上差当官,还用得着你这个蛮夷之地的人来管?滚到一边去!”周永一把推在了信元身上。

    玉山信元左手一把握住周永的推来的手,反向一掰,周永手臂瞬间被钳制,被对方反向一扭,身体直接别了过来,他本来也是一身的功夫,只是刚才太过轻敌,被突如其来袭击了一下。沈落松在旁赶忙叫道:“信元兄,不可啊!这二位是上差!”说话间已然不及。

    段寻见周永吃亏,一脚踢向信元钳制周永的左手,信元松开闪身。周永挣脱后握了握被拿住的手,面露凶相,一脸阴笑地说道:“段兄,依我大清律法,平民百姓,袭击在职官员,该当何罪?”

    段寻大声道:“凡是刁民出手伤大清在职人员者,杖五十,情节严重者,格杀勿论!”

    周永道:“没有非大清子民什么的限制吧?”

    段寻道:“没有,凡是大清土地上,凡此罪者,无论是否是大清的子民,皆从重办理!”

    周永笑道:“好,我最近还想找个人练练筋骨呢!倭寇,这是你自找的!段兄,就地将其拿下!”

    段寻不由分说,一招重拳,向信元面门袭来,沈落松和叶秋梦同时道:“小心啊!”玉山信元看也不看,伸右手反抓段寻腋窝,段寻见状喝道:“倭寇好本事!”硬生生将拳收回,另一只手一探,如钢钳一样抓住信元抓过来的手臂。信元手一往回抽,竟然抽不动,大惊之余,使出成力气,手臂硬往回一拉,左手顺势用肘部往前一顶,直朝段寻右脑而去。段寻立刻低头避过,钢钳一样的手立刻松开。借这身体一低的势头,左手单手撑地,身体抬起,下腿一记重踢,踢向了信元,信元赶忙双手在前交叉一挡,身体被这股重踢的力道冲击,向后连退五步,才化解了对方的力道。

    段寻还想上前进攻,周永一旁道:“段兄稍等,吾来会会他!”说着他一个箭步杀到信元面前右手一记铁肘,右腿一记飞膝,分别向信元上路和下路袭来,口中喝道:“贼倭寇,看招!”

    信元大喝道:“不要叫我倭寇!”他分别抬右手右腿格挡住对方的攻击,还没等周永有下一步的动作,信元便以极快的速度,右脚刚一落地,左脚便在电光火石只见踢出,周永躲闪不及,被正中小腹。信元恨他叫自己倭寇,这一踢几乎用出了十成的功力,周永只感觉小腹像是被一块大铁块重重的撞了一下一样,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疼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段寻赶紧上来询问。

    “这家伙本领非凡,拿下他,不能让他走了!”周永痛苦地喊道。

    段寻此时见跟他本领差不多的周永都败下阵来,当即丝毫不敢大意,只见他全身劲力一使,身上的衣服竟然直接“呲”的一声被震破,露出满是伤痕黄铜色一般的身躯。对着信元大喝道:“小子,命留下来!”说着他似猛虎下山一样,一顿飞拳劲腿向信元袭来,信元边挡边退,对方一拳一脚毫无间歇,门户竟又守得极严,信元竟然只能招架。心道:“这人一身外家功夫,竟比廖清扬叶芝贞有过之而无不及,着实费力,不用些杀手锏看来是过不了关了!”

    但是,在地方如暴雨梨花一样的攻势下找缝隙反击谈何容易,只见二人已经拆了四十多招了,玉山信元终于发现了空挡,段寻可能也是大意了,一拳下去用力过猛,身体有些前倾,玉山信元赶紧抓住这一空挡,大喝一声,飞起一脚,使出十成功力,正中段寻侧脑,段寻突然像一头蛮牛被人挖出了脊椎一样,虽然没有失去意识,但是神志有些恍惚,瞬间直接瘫软在地。

    玉山信元好不容易一转攻势,哪能收招,又是使出全力,一拳带着旋风,击向段寻面门,周永一旁喊叫,但段寻已经做不出反应了,眼见这一拳下去就要要了他的命,只听“砰”的一声,一只手在旁硬生生地拉住了信元的挥出去的手臂。

    信元回头一看,竟是额头带血的沈落松!还没等他来得及惊骇,听他镇定地说道:“信元兄弟,到此为止吧,你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而信元已经打得发起狠来,控住不住,哪管旁边有没有人阻挠,也不管这阻挠之人是谁,又是身体一转,一记回旋踢飞向段寻的脑袋而去,谁料还没有击中对方,又被沈落松抬起一脚踢了回去。马上信元又挣脱了沈落松握住他的手臂,双手一抬,往段寻的双肩劈落下去,沈落松单臂一伸,在下落的中途一挡,竟硬生生地给他隔了回去。

    此时信元惊骇异常,正常情况下两人比武,你出招我格挡,那是并不稀奇。可他这三招都是用了全力攻击别人,奔着人命去的,但这沈落松确是一旁阻挠,他每一招都是后发先至,力道竟又不小,均是将他地招数一一隔开,这可真是耸人听闻的事情。他心道:“我踏遍大清国南部沿海一带,就为了找一名绝世高手,没想到这高手竟然就在身边!这一柔弱的书生功力竟已臻化境,似乎还在我之上!”

    信元一边想着,一边不做停留,左腿高高抬起,举过头顶,重重地照着跪倒在地的段寻的脑门往下一踏,心道:“我看你怎么拦!”谁料沈落松不作停留,身体轻轻一跃,右膝一抬,正中信元的膝关节,信元一吃疼,身体向后一跃,这一“马踏飞燕”又没使出来。

    信元落地后,心中涌出了情绪,不是恐惧,也不是愤怒,竟是一阵狂喜:“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要找的这绝世高手就在眼前!”

    可还没等他这个武痴笑出声呢,一旁的周永可算从刚才那一记飞踢中缓了过来,他站起身,一把将腰中配刀抽出,只见他手中大刀刀身穿着金环,上雕一只银龙,甚是威武。周永喝道:“小倭寇!我这九叶大环刀上个月被锻炼出来还没杀过人,今天就拿你来祭刀!”说着一步踏来,一刀向信元劈下。沈落松一旁喊道:“周大人,刀下留人!”

    玉山信元见对方使了家伙,面不改色,右手在腰下一探,抽出随身携带的太刀,口中念道:“名刀真无双,出刀必饮血!”挥刀向九叶大环刀劈去,只听一声脆响,周永的九叶大环刀断成了两截,刀身一截飞出好远,直插到了街道的地面上,而周永握着刀把一头,呆着了当场。

    九叶大环刀,由广东锻刀名家所制,寿命,不到一个月。

    周永傻在了那儿,还没明白这把三千两银子买来的刀为何如此不堪一击的时候,信元的“真无双”已经向他刺来,他身体已经动弹不得,只得闭目待死。

    可他闭上眼睛半天也不见对方刺来,又听见旁边叶秋梦尖叫的声音,便睁开双眼。之前是沈落松一把握住了太刀“外无双”的刀身,鲜血从他的手上流了下来,瞬间把太刀刀身化红。

    玉山信元很是惊恐地看着沈落松,不了解他宁可自己流血,也不让他杀掉周永的原因,沈落松面部被地戗破的血已经留了满面,他一改刚开始和善亲切的眼神,用冰冷凶恶的眼神看着他,并说道:“信元兄,我再说最后一次,到此为止吧!”
其他书友在看:课外学堂诸天债权人末日之帝国崛起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漫威之奥特游戏降临无限卡牌乱异界女总裁的终极保镖陛下实在太强硬了诸天逃命青春配角不做梦果然还是有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