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5章 镇压千年的祸害

    “都是命……”族长叹了口气,“你们进入我族的事,村民并不知晓。”

    姬霄冷冷看着她,洛麟羽道“不是说巫库族将有一场灾难、我们是主动上门帮助你们的人么,那为何不告诉她们?”

    “灾难未临之前,宣之无益,只会徒增恐慌和焦虑,”老族长低叹一声,忽然朝两人作个大揖,“得罪之处,还请两位贵人多多担待!老身备了些薄酒膳食,望两位能移驾将就着用些!”

    姬霄轻哼一声。

    洛麟羽嘿嘿笑“蛊族族长家的东西,他可不敢吃。”

    姬霄斜瞪,却没否认没反驳。

    老族长微笑“既是贵人,又怎敢下蛊下药。”

    “别的先不急忙慌,”洛麟羽道,“我还有一句话要问你。”

    老族长客气道“贵人请讲!”

    “大正京都凌云城发生过一家五口同时惨死的大案,经过搜索,发现死者中的妇人藏有一套巫库族衣饰,”洛麟羽盯着她,“这事儿,是不是你派人干的?”

    “此事老身知晓,可……怎会一家五口?”她皱起老眉,“夜谐出族前,老身说过不能动孩子,只要将~~”

    她猛然刹住,面露薄怒。

    “原来是夜谐亲自去执行的!”洛麟羽冷哼,心道这下,母后的房梁蛇梦倒是真真实实没错儿了。

    老族长忽又轻叹一声“每个巫库族的族民,都熟知不得族外通婚的族规,她们无人不知违反族规的下场。”

    “族外之人初与我族族人相恋,我们便会派人苦口婆心相劝,并直接言明其中的厉害,另外,还责令我族当事人亲口对相恋者坦白一切,可……”

    她摇摇头,“他们明知对方是我巫库族人,明知与巫库族人偷偷私奔的重大后果,却还是义无反顾。如此,老身便只能狠心出手,按照族规给予惩治。”

    “你们杀自己的族人倒也罢了,三个孩子何其无辜?”洛麟羽每每回想此事,便怒气顿生,“那两人愿意为爱而死,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可那三条幼童性命,你却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老族长肃容“贵人放心,我既已知晓此事,你即便不要求,族规亦不容。只是,”

    她顿了顿,忽然微微躬身,拱手道,“还望贵人允许老身延期执行,毕竟,灾难即将来临,正是用人之际。”

    洛麟羽正想问到底什么灾难,忽又想起还有一事未问“那我朝刑部侍郎谨大人带着侍从前来查案,想为那一家五口申冤,怎的也被你们残害?人说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们如此作为,是不是太不把我大正朝廷放在眼里?”

    “贵人恕罪!”老族长又来了个九十度大躬,“此事,是老身的疏忽!”

    随即,她解释道,“外围林中皆有毒蛙毒蛇和数不清的陷阱,老身若未得到消息而及时控制,任何外来之人,都会遭到猛烈攻击。别说陷阱,只是被毒蛙毒蛇喷上一口毒液,也要当场殒命。”

    她面露一丝惭愧和歉意,“老身虽知有人擅闯,却也当又是那种倚仗武功来满足好奇心的武林人,实在不知来者竟是朝廷要员。若是知晓,怎么也不会让他们受到哪怕半点伤害!”

    洛麟羽哼道“你的意思,是他们自己找死、纯属活该?”

    “若老身收到拜帖……”老族长淡淡赔笑,“想必就不会发生如此意外而悲惨的事。”

    “你的意思是说,不仅他们死有余辜,我们若葬身此处,也是自找?谁让我们没递拜帖呢!”她冷笑一声,“可你看看你们的环境和布置,即便备有拜帖,又能递得进来么?”

    这回,老族长倒只是微微一躬身,无语反驳了。

    “有求于人,还先把人得罪,就你们这样的行事风格,谁能出手相助?”洛麟羽直言不讳,“何况能让上任族长如此紧张、你又这么如临大敌的灾难,肯定不一般,你说我凭什么要为杀我官员子民的人拼命?”

    老族长却不愠不恼“为表歉意,老身愿为二位贵人奉上珍贵礼品。”

    洛麟羽哈哈一笑“你是否已弄清我们的真实身份?”

    老族长再拜“太子殿下!”

    “既然知晓,”洛麟羽轻哼邪笑,“那你觉得我们缺什么?最喜欢什么样的礼品?”

    老族长微微一笑“绝对是两位贵人需要的东西。”

    她的淡定和成竹在胸,终于勾起姬霄的兴趣,冷然的脸色,竟在思索中缓和些许。

    看到她想法的洛麟羽暗自点头能防蛊的东西,这个礼物,的确可以。

    然而就在此时,三人脚下的地面忽然震了震。

    虽是很轻微的震动,姬霄和洛麟羽还是立即察觉到“怎么回事?”

    老族长的脸色瞬间变得肃然,却很冷静“这便是灾难的征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灾难征兆?”洛麟羽看了眼黑漆漆的洞顶,“你确定不是地动?”

    老族长叹了口气“被镇压千年的祸害若是出来,怕也形同地动。”

    祸害?还是被镇压千年的祸害?

    洛麟羽两人面面相觑。

    但还不等二人细问,老族长已抱拳微微一躬“两位贵人不如先随我回陋舍歇息片刻,用些酒食,老身也好将此事详禀。”

    洛麟羽故意看向姬霄。

    姬霄见他向自己征求意见,不由扬扬下颌“那就去看看,顺便听听故事。”

    洛麟羽点头。

    三人往外走,老族长亲自引路。

    洛麟羽边走边问“我的侍卫怎么样了?”

    老族长微笑道“贵人放心,都已安置好。”

    “那就好……对了,”洛麟羽忽然道,“我之前偷看斗蛊时见夜谐吐了血,她没事吧?”

    姬霄扭头看他,眼神古怪。

    有点想不通他为什么能把这种不太光彩、有失面子的事大大方方说出来。

    从佐州城相识到现在,回想一下,他觉得自己好像在逐渐发现短发少年的恶魔真面目未曾见面就像认识很久一样的自来熟;没心没肺不知脸为何物;动辄还一副满不在乎的无赖相……

    简直囊括街头氓痞的全部特征。

    却还偏偏是个太子!

    你说气人不?

    他都有点说不清自己之前所为,到底是正确,还是失策。

    老族长倒没因这句话而想太多“并无大碍,休养两日便好。多谢贵人关心!”

    ~~

    京都凌云城。

    听完奏报的洛觜崇面色一沉,猛拍御案“简直是胡闹!”

    ps谢天谢地,妈妈病情见好,终于不用再输液!
其他书友在看:夜司沉温若晴30岁的袁四季真妻假夫小胖墩灭世丶苍穹奇迹之曙光微光地渊甜蜜婚恋:夜少爱妻如命青春当时嫁给短命世子后坐等数钱某深渊的进化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