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设宴(2)

    佳肴美酒,觥筹交错,宁逸安和在座各位侃侃而谈,而西就走南闯北,见识颇丰,不时提出些新的见解,一时宾主尽欢。

    宁逸安似乎天生有种能力能游刃有余游走在众人交谈当中,妥帖适宜,不忽略了谁也不冷落了谁,西就叹为观止。

    但是谁都没有提起早上的事。

    酒过三巡,突然有个人神色匆匆地走近附在大当家耳边说了什么。大当家听完脸色沉了下来,对那人点了点头。

    大当家一个手势,大家慢慢安静下来。

    西就不明所以,大当家看着宁逸安说道:“宁公子,你有客人来了。”

    面对大当家炙热的目光,宁逸安泰然自若,像是早已料到,“哦,是吗?”

    话音刚落,西就听到一副熟悉的声音:“这番良辰美景,玉露珍馐,怎可少了我。”一只臭狐狸正一脸笑容地走过来。

    西就震惊了:“臭狐狸,你怎么会在这里?”

    齐羽对着西就邪魅一笑,“臭小子,没想到你还念着我呀。”说着就在宁逸安身边坐下,还为自己斟了杯酒,怡然自得,一点都没有在别人家做客的自觉。

    西就摸了摸手臂泛起的鸡皮疙瘩,抬头却猛然发现远处的山上亮起点点的火光,就像一条火龙围绕着乌风寨,西就大惊,看了看宁逸安又看了看臭狐狸,发现两人都成竹在胸的样子,心里像是意识到什么,不再说话。

    在座其他人也发现周边异状,骚动起来,纷纷看向大当家。

    大当家目光如火炙烧着宁逸安三人:“不知道宁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过让大当家好好考虑信上所提之事。”宁逸安看着大当家,毫无紧张神色。

    大当家大掌握拳放在案上,青筋暴起,颇有丝咬牙切齿:“你这是威胁吗?”

    “相信大当家会做出对大家都好的选择。”宁逸安目光如炬看着大当家,不疾不徐说道,“希望大当家能好好考虑彭孤山的每一个人,还有喻夫人和刚出生的喻小姐。”

    在座众人除了二当家和三当家都不知道他们所说何事,但都能感受到大当家如困兽般的绝望和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每个人都端坐起来,神色严肃,肌肉夯张,时刻准备着,只待大当家一声令下。

    大当家环视一周,看着那些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弟兄们坚定的脸庞,看着这个慢慢兴旺起来的山寨,他们都值得安宁的生活,日出而作,日出而归,与家人孩子团聚,不需要大富大贵,不需要万人敬仰,只是安于一隅好好过日子。可是他们甘心吗?甘心守着这个山头,做一群被人唾弃的山贼……不得不承认,看到那封信的时候,沉静多年的血液又再一次沸腾起来,脑海中甚至想起广昭宫前那震耳欲聋的誓言,将士们嫉恶如仇的眼神……

    安生,我该怎样才能让你安乐一生?

    大当家闭上眼睛,长叹一声,再度睁开眼睛已是不可动摇的决然,一字一顿说道:“我答应你。”

    宁逸安听闻,脸上并没有如期的兴奋,眼中反而露出一丝无奈和叹息,慢慢说道:“大当家是识大局的人,宁某敬你一杯。”话毕拿起杯中酒昂头干了。

    大当家也举起杯中酒,远远一举,亦干了。

    “宁公子,我还有一个要求。”大当家开口道。

    “大当家不必客气,若是我力及的地方,绝不推脱。”

    “真到了那生死时刻,请护我夫人孩子,以及乌风寨的女眷孩子无忧。”

    “我答应你,担君之忧必有君之禄,大当家请放心。”

    “喻某在此谢谢宁公子了。”

    臭狐狸一边喝着杯中小酒,一边看着二人,少有收起了嬉皮笑脸,目中有道不明的严肃。

    乌风寨各人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话语,但也感觉到了其中严峻,俱是沉默不语,慢慢等候。

    西就身在其中却像旁观客,像是看懂了什么,却又不愿掀开眼前纱幕,有事情不是她该知道的,她又何必知道?

    半饷,臭狐狸嗑完最后一颗瓜子,什么也没说,起身离开,随着他离开,环山的火把也慢慢隐去。

    剑拔弩张的气氛散去,宴席继续,可是有些东西已经不一样了。

    ***

    清晨暖洋洋的阳光洒下,透过窗棂把厅堂的地面切割得一块块。

    西就小心翼翼地抱着手上的一团,生怕不小心就磕到碰到,完全没有了那天给孩子做人工呼吸的稳当劲儿。

    喻夫人看到西就如临大敌般手忙脚乱,满头大汗,不由好笑,过去把小孩子接过来。

    这团褥里的小东西自然是安生,今天早上喻夫人着人把她唤了过去,说让她帮忙看看孩子。

    西就以为是孩子出了什么毛病,赶紧就过来了。

    一阵望闻问切,这孩子生命力顽强,啥事没有,一张圆圆的小脸粉雕玉砌,可爱极了,还对她动了动小小的粉拳,裂开嘴笑了起来,西就顿时就要融化了。

    喻夫人见安生喜欢她,让她试着抱抱,可以一上手西就就慌了,小小一团跟没有重量的棉花似的,僵硬着完全不敢动了,直到喻夫人把孩子接回去,西就才敢松了口气。

    西就看着喻夫人轻轻地哄着小安生,一脸满足,开心说道:“安生是个好孩子,知道喻夫人担心她,现在身体健康,只是秋日到了,平时注意不要着凉就行。”

    喻夫人笑着说:“谢谢唐兄弟,麻烦你了。”说完示意春芳把东西拿出来,是两坛桂花香还有一张折叠好的纸”

    西就看到酒喜不自胜,喻夫人酿的桂花香真是一绝,让他至今回味无穷,至于那张泛黄的纸,西就打开认真看了看,诧异地抬头看着喻夫人,“夫人,这是……”

    喻夫人笑着说:“我家世代经营酒坊,但是多年前的战乱让我们一家……”喻夫人顿了顿复又说,“我见唐兄弟喜欢这酒,这是我们家传的桂花香秘方,就想着把这秘方给你,也算是答谢救命之恩。”

    “这秘方如此贵重……”西就虽然喜欢,但也知道一张好的酿酒秘方是多么难得。

    “现在我家就剩我一个人了,这些年也只是闲时无聊才酿两坛酒,况且我已经能把这方子默写出来了,唐兄弟就不要推迟了。”

    西就推脱不了只好接受。

    不知道怎的,可能是因为救命之情,也可能西就的年纪就跟去世的弟弟一般大,任湘兰总觉得很亲切,于是有点不舍又说:“唐兄弟应该很快就要下山了,下次见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走的时候说一声,我去送送你。”

    “谢谢夫人记挂,应该今天下午就要走了,夫人的这两坛酒就是送别的大礼了,夫人身体尚未恢复,就不用相送了,我们有缘总会再见的。”西就看着小安生,微笑着说。忽然想起大当家跟宁逸安他们的约定,虽然不知道详细内容,但西就想,大当家他们也不会在这山上待很久了,不知以后是否真的有机会再见了,心中微微叹息。

    喻夫人又跟他闲话了些时候,西就看她略有疲倦就告辞走了。
其他书友在看:武侠真谛落月之初星辰神锻佛心魔主无敌暗尊康庄大道上泽罗境地叶辰楚灵不如不遇倾城色苏小婉开局我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