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1章 天赋异禀的九条杏香

    长安城中,如今不知道观狮山书院的人,已经不多了。

    作为每年春闱明医科中上榜人员越来愈多的医学院,如今也算是名气大涨。

    最近一段时间,医学院更是因为招募了一批女学员而引起了各种非议和争论。

    甚至刚刚恢复运营的月亮报和太阳报,还胆子很肥的编排了不少莫须有的故事出来,很是在长安城百姓面前刷了一波存在感。

    “今天的人体结构就讲解到这里,大家记清楚了,明天将会在实验室给大家一个亲自研究尸首的机会。”

    林然很是傲然的站在讲台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台下的女学员们。

    虽然医学院招募了一批女学员,但是授课还是跟男学员分开来授课的,住宿区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好在医学院大部分都已经是胡子白花花的老郎中作为教谕,要么就是林然这种眼中没有男女,只有病人和非病人区别的教谕。

    所以,暂时倒也没有出什么事情。

    “林郎中,我有一个疑问。你说许多疾病都可以通过做手术来进行治疗,学习解剖学也是为了更好地做手术,那么如果一个孕妇难产的时候,时候也可以通过手术来进行救治呢?”

    在医学院招募女学员的时候,李宽把九条杏香也给安排进去了。

    这也算是以身作则,解除其他女学员的担忧之情。

    当然,李宽倒也不担心九条杏香会不会把大唐先进的医术给带回到倭国去。

    一方面,医术这东西跟其他的工艺技术不同,保密性相对没有那么强。

    另外一方面,在大唐生活了几年的九条杏香,你就是送她回倭国,她也不愿意了,更不用说偷偷的溜走。

    不过,李宽没想到的是,九条杏香进了医学院之后,倒是化身为问题少女,展示出了自己在医学上的天赋。

    “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当初楚王妃生永平县主之前,楚王殿下专门跟我师父交流过这个问题。按照王爷的说法,这难产也是可以通过做手术来解决的,但是这个手术目前还没有人做过。”

    林然看到举起手来的九条杏香,倒也没觉得这家伙多烦人。

    只要是跟他交流医术,林然几乎在任何场合都是抱着欢迎态度的。

    “怎么解决?是在肚子上开一个口,把小孩从里面抱出来吗?”

    李宽要是在现场的话,估计得高看九条杏香一眼。

    这话虽然像是随口接的,但是偏偏却是说中的剖腹产的精髓啊。

    “这是个好问题,我建议你可以把这作为你的一个研究方向,寻找机会去尝试一下。”

    林然颇为期待的看着九条杏香。

    长安城中,几乎每天都有一些产妇因为难产而落得一尸两命。

    但是因为林然是男郎中,没有哪家会让他去给自家女人做所谓的剖腹产手术。

    而这种手术,如果没有亲自做过,那是怎么也称不上会做。

    “可是我们应该在哪个部位开口,怎么把孩子从肚子里抱出来的?如何确保通过这种方式救治的小孩不会有什么问题呢?”

    九条杏香跟林然就在一帮女学员的面前交流起了剖腹产的手术问题。

    这让其他的学员心中震惊不已。

    “梅里亚,这难产真的可以通过手术来救治吗?我大哥的一个小妾,去年就是因为难产而去世了。”

    契苾朵朵满脸好奇的听着林然和九条杏香的对话,同时也跟身旁的梅里亚交流着。

    虽然大家都是刚入医学院没多久的新学员,但是水平差异却是很明显。

    像是梅里亚和契苾朵朵,如今还停留在医学门外汉的水平,基本上教谕们说什么就是听什么,死记硬背的把东西记下来,根本没有到独立思考的地步。

    但是九条杏香这种在楚王府的时候就接触过各种各样的书籍的学员,对于医学院各个教谕授课的内容,接受起来却是非常的快。

    这个年代的医学,如果只是谈外科的话,其实理论的东西还非常缺乏,实操的内容也不是很多。

    远远不需要像后世那样培养一个八年才能算是基本入门。

    不客气的说,像是大唐皇家军事学院里头那些军医科的学员,基本上一年就可以开始去实习了,第二年就完全出师了。

    “朵朵,听他们那么认真讨论的样子,应该是真的可以吧。你没有听说吗,刚林郎中说很久以前楚王殿下就跟孙神医探讨过这个问题呢。听他的语气,似乎当时已经为王妃娘娘可能出现的意外做了准备的。”

    梅里亚是阿义那的妹妹,跟契苾朵朵在入学之前就认识了。

    虽然她们两个都不是自己想要来观狮山书院医学院的,但是来了之后倒也逆来顺受,很快的接受了现状。

    观狮山书院医学院附属医馆。

    用门庭若市来形容,可能不一定很贴切,但是却是是人来人往的一副生意兴隆的模样。

    似乎后世各个三甲医院也都差不多。

    如今这个附属医馆的规模,估计都可以跟三零一医院相比了,实力绝对是大唐首屈一指的。

    “老夫开了三天的药,每天煎服三次,把这九副药吃完,应该就可以好了。”

    “这是一盒保健丸,你这头疼吃这个最有用,其他的药都先停了。”

    “你这没什么大碍,只是劳累过度,最近好生休养,多炖一些鸡汤补一补就可以了。如果可以的话,还可以去买一点人参一起进补一下。”

    “这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一会老夫安排人给你换一次药就差不多了。”

    孙思邈虽然一把年纪了,却是几乎每天都会来附属医馆做馆。

    虽然林然、彭恩、张景等人都可以独当一方了,但是孙思邈却是每天都还勤劳的冲在第一线接待病人。

    有孙思邈这个老神医坐镇,长安城中的病人自然都是拼命的往观狮山书院医学院附属医馆跑。

    反正明德门到医馆也有直达的公共马车,出行算是比较方便。

    “杏香,这个伤口缝合,你来试一试。”

    女学员当中,林然发现九条杏香跟自己最像,医学天赋惊人,有意把她作为典型来培养。

    其他望闻问切的东西,想要速成是很困难的。

    各种中医的方子,你要是连各味草药的情况都还没有搞清楚,更是开不出来。

    唯独这个外科手术,相对来说最容易速成。

    再加上九条杏香自身对剖腹产的研究很有兴趣,所以林然带着他来到附属医馆练练手。

    剖腹产的机会没有那么容易找,但是缝合伤口,那是每天都有的。

    唐人血性比较足,一言不合之下拔刀相向的,也不在少数。

    医馆开业以来,每天不得处理几个刀剑受伤的患者。

    “好的,多谢林郎中。”

    九条杏香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尽量变得冷静。

    虽然她已经经过大体老师的多次熏陶,对于有些事情的接受能力突飞猛进。

    但是亲自拿着针线缝合肌肉这事,还是第一次。

    准确的说,对着活人缝合肌肉,这还是第一次。

    不过,她如今也知道这种伤口缝合在医馆里不算什么大手术,只要后续不出现伤口发言的情况,缝合的好一点坏一点,都没有关系。

    这年头,可没人跟你讲什么美容针,要让伤口缝合的漂亮一些。

    给患者服用孙思邈近年来最得意的成果“麻沸汤”,然后趁着患者的意识不是那么清醒的时候,九条杏香开始用棉球沾着酒精清洗伤口。

    当然,麻沸汤的效果有限,并不能完全达到麻醉效果,所以患者的四肢都是被绑起来的。

    “啊!”

    当酒精沾在伤口上的时候,哪怕是已经神志不清的患者,也是忍不住发出了惨叫声。

    九条杏香被这声音一吓,手一抖索,差点把手中的镊子都给扔了。

    “为医者,这心理素质一定要过硬,特别是这外科,手术的时候场面比较血腥,病人的反应也比较激烈,如果我们受到过多的干扰,那么轻者耽误了救治时间,重则发生巨大失误,直接闹出人命来。”

    林然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看着九条杏香根据课堂上描述的步骤一步一步缝合伤口。

    “这人的肉,其实你习惯了之后,缝合起跟缝制衣服也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无非就是针插进入的时候,手感有所不同而已。你只要多缝合几次,就会习惯了。如今你对剖腹产恒安兴趣,那么这伤口缝合就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如果这么简单的伤口都处理不了,你怎么可能缝合得了孕妇的肚皮上那么大的伤口呢?”

    林然虽然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但是其实对于传授医技,倒是一点都没有藏私。

    医学院引入女学员的目的是什么,他是非常清楚,也是非常赞成的。

    特别是这几年,他无数次的碰到过一些妇人因为讳疾忌医,导致病情加重甚至丢了性命的事情,对于女郎中的意义,比一般人要看的清楚的多。

    “林郎中,您看看我这么缝合是不是可以了?”

    九条杏香看着患者小腿上蜈蚣一样曲折的伤口,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她可是亲自观看过林然给人缝合的伤口,每一针都非常的整齐,间隙均匀,走向准确。

    哪里会像是自己如今缝合的伤口一样,看上去惨不忍睹。

    “第一次能够做到这样,就算是非常不错了。这几天你就上午在学院里听课,下午来到医馆里帮忙。但凡是有伤口缝合的手术,我都尽量安排你来做。”

    林然嘴上没说,心中对九条杏香的评价还是比较高的。

    一个女子,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已经超过了大部分医学院的男学员了。

    医学这个领域,有天赋和没有天赋,那个差距是比人和狗还要大。

    特别是外科手术,有些人折腾了一辈子,一只脚也没有迈进门槛。

    有些人,只要几天时间,就能掌握一些简单的手术。

    很显然,林然和九条杏香都是属于天赋极高的人。

    不过是做了七八例伤口缝合的手术,九条杏香就已经不比医馆中其他的郎中表现的差了。

    甚至她还会跟林然探讨一些改善提案。

    这个速度,着实让林然这种医学天才也惊叹不已。

    “林郎中,之前我听楚王殿下说,这外科手术,最重要的就是消毒和防止发炎,他曾经说过,这发炎是因为伤口上有眼睛看不见的小虫子存在。用这酒精涂抹之后,就可以将这些小虫子杀死。但是剖腹产的时候,要把小孩从肚子里取出来,必然会有大量的空间暴露出来,我们不可能用酒精把里面都冲一遍吧?”

    九条杏香的这个问题,把林然也给问倒了。

    这手术,他也没有做过呢。

    不过,他想了想,觉得剖腹产跟肠痈手术,应该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初楚王殿下给王玄武开肠破肚的时候,也没有用酒精把里面的器官都给清洗一遍啊。

    为何王玄武就活下来了呢?

    “这剖腹产到底如何做,还要再探讨,有机会我们可以跟楚王殿下请教一番。但是在肚子上开了伤口之后,自然是不可能用酒精把里面都清洗一遍的,真要是这样,估计孕妇都能直接死在手术台上。虽然小孩可能救活了,但是孕妇没了,这可不是我们追求的目的。”

    林然虽然还没有经历过选择“保大人还是保小孩”的场景,但是想也能想到,到时候将会面临的难题。

    “是啊,这些天,我越想这个问题,就越觉得这个剖腹产手术难度好高。林郎君,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好高骛远了?”

    “不,你有这个想法,跟楚王殿下要求医学院招募女学员的目的是完全相符合的,是非常好的。”林然这个时候,自然是要给九条杏香一些鼓励,“医馆里头,楚王殿下专门安排了人建设了几间蚕室,并且提出了很高的建筑要求,进去做手术的时候也是要用酒精喷洒之后才可以。我觉得,这应该就是为了避免像剖腹产这种手术的时候,伤口里面进入一些王爷说的眼睛看不到的虫子吧。”

    “嗯,找个机会,我再请教一下楚王殿下。”
其他书友在看:机械人之重山浅笑吟唱暗恋你那些年的时光全球吃鸡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开始穿进虐文后我跟男二HE了抢了一座炼妖壶女皇新宠横天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