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他的一声声诘责和质问就像是鼓点阵阵击打着丹琪的灵魂,尖锐而疼痛。当那一个个直入要害的问题抛了过来,她无力面对,甚至无法去回应,只能低着头沉默不语,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无论说什么都掩饰不了对他的伤害。她不敢抬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害怕他那炽热的情感将自己灼伤。

    忽然,唐愈勉一把将丹琪拥进怀中了,丹琪能听到他因生气的发问后有些剧烈的喘息声,甚至能听到他的越来越响的心脏跳动,能感觉到他因生气而身子不住的颤动。这个时候的他真的很卑微,他是企图乞求自己可以可怜一下感情贫瘠的他,哪怕只有一点点温暖就好,哪怕只是一句话,或是一个动作。这一刻,丹琪真想彻底忘掉这世界的纷纷扰扰,不去想上一代的爱恨纠葛,不去想自己已婚的身份,只想顺着自己的本心去靠近他一些,伸出双手去拥抱他,多想告诉他自己言不由衷的原因。可是那丑陋的一幕总是像电影似的不断在眼前徘徊,忘不掉也忘不了,那残忍的真相会毁了所有人的幸福。如果有一个人注定要背负所有的痛苦,那就让自己去承受吧!无知也是一种幸福,就让唐愈勉一个人生活在编织的童话里,最起码有一个人可以不受内心的煎熬!最起码还可以给唐愈勉保全一个‘完整’的家!

    人活着,总是要背负太多的东西,除了爱情还有生活,自己已经接受了宁家的帮助,那就要承担所有的后果。想到这里,她猛地推开了唐愈勉,向后退了几步,扭过头不去看他失望的眼睛,生气的说道:“勉哥!我现在已经结婚了,你这样做是要毁了我吗?难道你想要两个人都痛苦吗?现在我已经嫁入了宁家,无论什么原因都不能去做对不起宁英超的事。当初我能抛下所有一走了之,那就代表要将过去的一切纠葛统统斩断。今生今世,我们有缘无分,不必为我这个狠心的女人伤心难过,也不必再来过问我过得好不好。”

    说着,她转过身,背对着唐愈勉,哽咽着将剩下的话说完,“其实从见面到现在,我一直都在告诉你我过得很好,虽然没有我想要的爱情,可是我现在也是人人羡慕的宁家少奶奶啊!我拥有的比失去的更多,我还有什么不知足呢?可是无论我如何解释,你甚至连一句也听不进去。还是一直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不肯走出来。是的,过去在美国的六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在那里我得到了你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料。是你让初到他乡的我迅速融入当地的华人圈,也是你带我初识了爱情的甜蜜与苦涩。可是我们为什么不将那些美好留在回忆里,而是一个劲儿的消磨彼此最好的印记。其实我们回不去了,你的心里也一直明白,而我也明白,从我走的那一刻起你我之间就有一道深深的鸿沟,不可逾越了。我们彼此都清清楚楚的明白我和你是不可能了,为什么还要难为彼此,让彼此都难看呢?不要再刨根问底了,有些事情腐烂在心里就好,何必要血淋淋的挖出来,让大家都痛苦难过呢?勉哥,听我一句劝,早点回美国吧!忘了我,忘了我这个狠心的”

    “砰砰砰”的敲门声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她这时才敢回头看唐愈勉一眼,只见他的脸色苍白,呆呆的望着自己,双目毫无神彩,有的只是无尽的空洞,就像被掏空了灵魂一样,嘴唇下意识的蠕动了两下,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丹琪看到他这幅模样,心也跟着沉了下去,但是门口的敲门声持续的传来,甚至隐约可以听到服务员的询问的声音。她只能硬下心肠转过身,准备先去打开门,把早餐拿进房间。

    身后忽然传来了急急地喝止声,“先别走!我们的话还没说完,不要走!你不能走!”说着他向前快步走来,伸出手准备拉住丹琪的左手,阻止她的离开。丹琪连忙扬起了手,踮起脚尖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等他弯下腰来,才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道:“我没有想走,只是早上到现在都还没有吃早餐,饿的有些不舒服。现在服务员已经送餐上来了,我打开门只是取餐而已,你不用这么紧张。”听到丹琪的话,他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他的手无力的垂下,手指微微的颤抖,有些微弱的说了一声:“哦!”

    丹琪抬头看到他的目光还是紧紧的跟随着自己,有些无奈的说:“你昨天坐飞机连夜赶来,应该也没时间吃饭吧!现在你快点去卫生间收拾一下自己,等会儿出来陪我吃饭吧!”但是他就像什么也没听到似的,依旧呆呆的站在卫生间的门口,有些紧张的看着自己。丹琪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先打开房门,将早餐取了进来。在关上门后,转身就将他推进卫生间,站在门口说道:“你现在快点收拾,一会儿饭就凉了,再晚我就不等你,我一个人先吃了啊!”

    说完,她便回身走到客厅,将饭摆在了客厅的小桌子上,有些心情沉重的坐在一旁,等待唐愈勉收拾完出来。不一会儿,唐愈勉便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丹琪看着他向自己慢慢走来,他的步子缓慢而不稳,甚至每走一步脸色越发苍白,有汗珠从他的两鬓渗出。她认真观察才发现他走路的样子真的有些蹒跚,左脚和右脚走路的样子有明显的不同。唐愈勉今年才刚刚二十五啊!就是一个晚上没有休息,也不应该身体这么虚弱啊!到底他的腿怎么了?她立马站了起来,走到唐愈勉的面前,蹲在他的腿边,准备拉起他的裤腿看看他的左腿到底怎么了。可是她的手刚刚碰到唐愈勉的裤腿,唐愈勉就弯下腰阻止了他,两个人一个使劲的把裤腿往上拉,一个用力的往下推,谁也不肯相让。争执不下的时候,唐愈勉有些无奈的对着丹琪说道:“哪有一个女孩子像你一样,扒着男的裤腿不丢?多亏这条裤子布料结实,就你的折腾劲儿,再有一会儿就把它给拽破了。我可就这一条裤子,今天你扯破了,我可怎么出门?”
其他书友在看:穹隆之巅一剑与君歌天降神级弃少云飞扬苏雨涵第七轮回复仇者联盟极地银狼快穿之我不想做审判者艰难前行旧神的万界聊天群抚流年我的人设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