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凶残桀骜的冕雕

    奕铭投资的动物园离他家只有十几公里的车程,吃过午饭后唐毅在他吃醋到郁闷的注视下,给大黑和小黑洗过澡之后,便一路驱车杀向了那座安置冕雕的动物园。

    这个动物园跟唐毅以前见过的明显有很大区别,没有狮子老虎这类的猛兽,也没有大象和鳄鱼这样的庞然大物。

    表面上看起来并不起眼,走进去之后众人才发现其实里面另有乾坤。

    大黑和小黑在前面撒着换的东跑西窜,吓得一堆猴子龇牙咧嘴,嗷嗷叫着就往树上爬。

    奕铭拿着一枚特质的哨子用力一吹,一道尖锐的哨声传出老远老远,过了片刻众人便听到一声鹰啼由远及近。

    唐毅循声望去,远远的便看到天空中一只庞然大物如箭一般俯冲下来,吓得汪煜等人赶紧朝旁边躲开。

    只见戴着特质袖套的奕铭远远的屈肘伸出左手,空中那只雄鹰便稳稳的落在他胳膊上。

    “这就是我养的鹰,它的名字叫疾风,怎么样,是不是很威风霸气。”

    奕铭将早就准备好的一块肉干随手一抛,那只大黑鹰就准确的一口将其吞进嘴里。

    “霸气!威风!”

    唐毅看的差点流口水,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鹰的样子。

    遛狗架鹰,果然名不虚传。

    “疾风,今天我有朋友过来,去抓几只兔子晚上咱们烤了下酒。”

    奕铭得意的又喂了大黑鹰一块肉干,然后用力将左臂一抖,疾风便发出一声清亮尖锐的鹰啼冲天而起,转瞬就消失在了天空中。

    “牛逼,今儿个这趟真是没白来,奕铭大哥,疾风真知道去抓野兔回来?”

    汪煜同样看的两眼放光,羡慕不已的问道。

    “当然,疾风可是我亲自驯出来的,可听话了。”

    奕铭微微仰着下巴,那叫一个得意。

    “厉害啊我的哥!”

    “嘿嘿,哥,您那儿还有疾风这样的鹰不,帮兄弟也搞一只呗,你都不知道,看着你这只鹰我都馋的快流口水了。”

    汪煜冲奕铭竖了大拇指,嘿嘿一笑就舔着脸凑了上去。

    “现成的倒是没有,不过我可以帮你留意着,以后遇到合适的再让人熬出来通知你。”

    奕铭爽快的当场就答应下来,喜的汪煜那几一个激动,哥长哥短的,恨不得把自己亲妹子嫁给他。

    别说是汪煜这样的玩主看的眼馋,就连金胖子和向东流都有些蠢蠢欲动,只是不好意思开口。

    再说他们平日里都有正经生意要忙,估计也没有太多时间玩鹰。

    见识过奕铭那只鹰,唐毅不禁对即将要见到的冕雕越发期待。

    一行十多人在动物园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靠近山脚的最深处后,沿着假山转了几个弯,唐毅远远的就看到了前面那扇用铁丝网圈起来的一道网墙。

    在网墙后面的地上,拖着一条手指那么粗的长长铁链,他下意识顺着铁链延伸的方向看去,果然就在一块光秃秃的大石头上看到了一头雄壮到了极点的大鸟。

    这只大鸟背部呈黑色,头颈部的羽毛呈棕色,飞羽、尾羽和胸腹部黑白相间,头上有一撮黑色羽毛,形如冠冕。

    “奕铭大哥,这就是您从非洲弄回来的那只冕雕?!”

    唐毅一眨不眨的盯着打石头上那只大鸟确认道。

    其实他这个问题有些显得多此一举,哪怕被人用那么粗的铁链子拴了起来,仍然难以拴住对方身上那股子凌厉的野性和凶性,偌大的动物园里除了冕雕之外还有什么飞禽能做到。

    “不错,这就是那只冕雕!你们别看这畜生现在蹲石头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就在一个星期前,一只猴子好奇的爬到这扇铁网上,被它一爪子就揭开了头盖骨。从把它弄回来的这大半年里,我已经找了三个最厉害的熬鹰人来熬它,愣是屁都没熬出一个来,其中一个熬鹰人的左手更是被它当场啄了个窟窿。”

    奕铭神色凝重的点点头,对这只冕雕可谓是又爱又恨。

    他玩鹰这么多年,自诩也算是玩鹰的老手了,可他从未见过像冕雕这么凶残这么桀骜不驯的飞禽。

    现在别说是熬这只冕雕了,就连敢靠近它的人都找不出几个来。

    特别是一个星期前有只猴子被它热一爪子揭了头盖骨后,整个动物园的工作人员对它更是怕的要死,就连投食都是戴着头盔离得远远的,将切好的肉块丢到网墙后面。

    “嘶!这冕雕真有你说的这么凶残?你看它蹲石头上怂成一团的样,看着除了个头大些之外,比奕铭大哥你的疾风差远了。”

    汪煜听的倒吸凉气,不过他怎么看都很难把石头上那只大鸟跟凶残桀骜这四个字联系起来。

    其实不光是他有这种疑惑,王泽和向东流等人同样也有。

    此时蹲在大石头上的冕雕除了他们一行人刚过来时睁了睁眼,其他时候一直都把眼睛闭着,像是睡着了一样,哪有半点奕铭空中的凶残和桀骜。

    “你要是被饿上三天三夜不吃饭不喝水不让睡觉,你也得怂!”

    奕铭撇撇嘴,看着冕雕这副样子,他其实也有些心疼。

    要不是彻底失去了耐心,他也不会下这么重的狠手,想再尝试着最后熬它一次。

    他甚至已经在心里打定主意,如果这次再熬不成功,那就不成功便成仁,总这么一直圈着也不是办法。

    现在整个动物园都已经被这只冕雕搞的人心惶惶,再这么下去早晚得出事不可。

    “这么狠?三天三夜不给东西吃不给水喝不让睡觉我比较好奇的是,怎么才能不让它睡觉呢。”

    所有人心里都是一颤,谁也没想到熬鹰居然会这么狠。

    “很简单啊,马上你们就知道了。”

    奕铭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默默掐着秒针数了数,大概将近一分钟后,四周突然亮起了八盏超高亮度探照灯,瞬间将网墙背后那片区域照的仿佛要反光了一样。

    别说是身处探照灯区域内的冕雕了,就连站在外面的唐毅等人在灯光亮起的刹那,都被强光刺的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不过冕雕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照射,在强光亮起的瞬间,它就用翅膀遮住了眼睛。

    强光亮起的十多秒后,紧接着又是几个大喷枪开始朝着网墙后面喷水,被淋了一头一脸的冕雕下意识抖了抖羽翼,溅起漫天水珠。

    强光和喷水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持续了三十秒就停了。

    被强光和喷水刺激之后的冕雕,低沉的嘶鸣一声便睁开了眼睛,远远朝奕铭等人看了过来。

    唐毅发现它的眼珠有些发红,不知是被强光刺激的,还是本就如此。

    “强光和喷枪每隔十分钟就启动一次呢,已经持续三天三夜了,这畜生也真是厉害,这么熬居然都把它熬不翻!”

    奕铭咬了咬牙,这次他是真发了狠,完全是准备把这只冕雕往死里熬。

    像他这种熬鹰方式,已经不是常规的熬鹰了。

    “太狠了,熬归熬,可千万别把这么好的鹰给饿死了,我去给它喂一块肉干。”

    汪煜现在对鹰的渴望放已经不比唐毅弱多少,这家伙也不知道再打什么鬼主意,说着就从奕铭身后工作人员的篮子里拿着一块大肉干朝铁网走了过去。

    “小心!”

    “回来!”

    汪煜这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动作,瞬间吓得奕铭和几个动物园的工作人员脸色狂变。

    可汪煜的动作实在太快,就在奕铭出声阻止的时候,他已经拿着肉干塞进了铁网中。

    “啊?什么?!”

    汪煜闻声不明就里的下意识回头。

    就在他回头的刹那,一直蹲在远处那块大石头上的冕雕动了,众人只看到眼前一花,一双锋利的爪子就已经到了汪煜背后。

    速度之快,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枚钢珠以更快的速度闪电般从唐毅手中射出,准确的将汪煜手里那块肉干射的飞了起来。

    肉干爆射飞起的瞬间,正好挡在了冕雕锋利如刀的利爪之下。

    正是因为肉干这一挡,才给乘翎争取到了一丝时间,险之又险的将汪煜一把拽了过来。

    所有人都头皮发麻的看到,汪煜刚被拽离铁网,爪子上抓着肉干的冕雕的锋利尖嘴正好啄在他前一秒脑袋所在的位置。

    巨大的惯性让冕雕差不多十公斤重的身体,嘭的一声砸在铁网上。

    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的汪煜听到声音下意识回头,正好迎上冕雕那双泛着红光的冰冷眼睛。

    一击不中,冕雕立即远遁。

    只见它双翼一展,便抓着那块大肉干重新回到那块大石头上,一口将肉干叼进嘴里又闭着眼睛开始抓紧时间假寐。

    “兄弟,你没事吧,刚刚真是吓死老哥了!”

    回过神来的奕铭脸色苍白,后背都湿了一大片,忙不迭的冲过去拽着汪煜后退了好几米远才呼出一口长气关心的问道了。

    “我没事啊,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汪煜在冕雕冲过来的那两秒正好回头,所以他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妈的,你丫刚才差点把我们给吓死知道不!”

    “老六,刚刚你脑袋差点被那只冕雕给啄个大窟窿侬晓得伐,幸亏老八反应快关键时候拽了你一把。”

    “你以后敢不敢别再这么冒冒失失,心脏病都差点给老子吓出来!我看你这辈子都别想养鹰了,等回到帝都我给你找两只鹦鹉自个儿在家过过瘾就得了。”

    听完几个兄弟七嘴八舌带着恐惧和后怕的解释,汪煜总算明白就刚刚那么几秒的时间,他其实已经在鬼门关里转了一圈。

    彻底醒过神回过味儿以后,他自己也被吓出了一脑门子的冷汗,就连两条腿都有些不听使唤了。

    再看那只怂成一团的冕雕时,汪煜眼里满是惊恐和后怕。

    就连养鹰的事,也是绝口不提。

    没有人注意到,唐毅看那只冕雕的眼神变得越发满意和惊喜。

    “这才是真正属于男人的宠物,这只冕雕我要定了!”

    他特意从帝都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车来到这儿,不就是为了这头传说中神骏非反凶残桀骜的神鹰么。

    如果这只冕雕在动物园里被关了大半年已经彻底磨光了骨子里那股野性,变成了只会让人参观的大鸟,那才会让唐毅失望呢。

    虽说从它刚才扑向汪煜的那一击,足以看出这只冕雕确实有非常强的攻击性,脾性更是野性难驯到了极点。

    但唐毅还是通过刚才那电光火石间射出一枚钢珠击飞那块肉干砸在它利爪上,跟它建立了一丝模糊的联系。

    尽管它凶残桀骜,野性难驯,唐毅还是有信心能驯服这只空中霸主!

    “奕铭大哥,我想买下这只冕雕,还请您割爱成全。”

    唐毅这句话一出口,现场又再次安静下来,所有人看他的眼神就跟看疯子一样。

    刚刚险些一爪子揭开汪煜头盖骨的扁毛畜牲都敢要,疯了吧?!

    难道是想买回去红烧或者烫火锅?

    “兄弟,你开玩笑的吧?”

    奕铭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眼睛整整看了十几秒,才一脸严肃的问道。

    “您觉得我像是在快玩笑么,奕铭大哥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要不这样,你给我两天时间,我就在您这个动物园里试着驯它,如果成功了您把那只冕雕割爱让给我,要是失败我从今以后再也不提这件事。”

    唐毅也知道对方的想法和担心,这已经不是钱的事儿,稍有不慎那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换做是他,恐怕也不敢轻易把冕雕让给自己的朋友。

    “两天?!”

    “哈哈哈哈兄弟,不是哥哥泼你冷水,就算给你两个月你都不可能驯服得了这只畜牲!我算是看出来了,恐怕除了一直生活在非洲林子里那些土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人能驯服这种扁毛畜牲了。”

    奕铭见他说的这么认真,先是一愣,紧接着便再也忍不住的当场笑了起来。

    他其实非常能理解唐毅见猎心喜的心情,当初第一次亲眼见识过这只冕雕的神骏之后,他何尝不是一样。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唐毅也笑了起来,不过他眼中闪烁的却是自信的光芒。

    “好!不冲别的,就冲兄弟你这份大胆和执著,我答应!如果你真能在2天内驯服这只冕雕,我不仅一分钱不要,另外再送你一份大礼!不过我的那份大礼也跟这冕雕差不多,一般人还真消受不起。”

    奕铭眼中精芒一闪而逝,用力拍了拍唐毅的肩膀便再不扭捏的当场答应下来。

    再送一份大礼?!

    唐毅心里一动,如果奕铭说的那份大礼真跟冕雕差不多,那就更要驯服他这人生中的第一只宠物了!
其他书友在看:笪子隐山河为枕活到千年之后天道网游之最强公会我在火影创仙宗神豪兑换系统这系统居然要我女装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上官若离东溟)我的诸天轮回者总裁娶妻套路深(唐晓晓韶华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