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新厂是在第二天中午放学后去妈妈住的屋子拿方便面时,才发现妈妈躺在床上,身上胡乱盖着被子,被子都遮住了半张脸。

    新厂走到床边轻声的叫了两声:“妈。妈。”。他妈没反应,只是听见呼吸声。新厂又爬上床半跪着凑到他妈跟前,轻轻的揭开那被子的一角。他妈妈双眼紧紧闭,嘴唇发白。新厂以为他妈又被他爸打了,脸上倒是没有伤。新厂在她肩膀上轻拍了两下,又叫了两声:“妈,妈,他又打你了?”。妈妈眼皮动了,但是是使劲的向下动,像是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两个眼皮上,拉扯着眉毛,额头一起往下。新厂下床去外面拿了条湿毛巾,在他妈脸上擦了几下,他妈还是没动。

    新厂哭了:“妈,你怎么了。妈你说话啊。”。他妈还是一动不动。新厂急了,他还没见过他妈这样,以前他妈伤的再重都不会不理他。他突然想到以前他只要一骂他爸,他妈就会立刻训他。于是新厂开始在他妈跟前不停的骂他爸,到最后甚至说了很多恶毒,诅咒的话,但他妈依然是一动不动。新厂被吓住了,他跑出家门想找人帮忙看看她妈是不是病了,他第一个想到的是邓师傅。

    新厂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河神庙,直接冲到邓师傅的屋里,抓住邓师傅的胳膊,哭着求邓师傅说:“邓师傅,邓师傅,你快去看看我妈吧,她不知道怎么了,怎么叫都不动。”。

    邓师傅当时正在吃饭,直接放下碗站了起来,也没有多问,就说了一个字:“走。”。邓师傅紧紧拉着新厂的手,也是小跑着往新厂家去了,路上还劝新厂:“孩子,没事的啊,不哭了啊。”。

    到了新厂的家,邓师傅探着身子摸了摸新厂妈妈的额头。又轻声的对她说:“新厂妈,我是河神庙的老邓,你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没有反应。邓师傅又想用手翻起她的眼皮看看眼睛,轻轻的一拨,没有拨开。邓师傅皱了皱眉头,手上多了几分力。这时明显能看见新厂妈妈两个眼皮在用力向下的和邓师傅向上的手力对抗。

    邓师傅站起身来看向新厂,新厂在旁边哭的跟泪人一样,气都喘不上来。邓师傅弯下腰,给新厂擦了擦眼泪说:“新厂,别哭了。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好好给我说。”。

    被邓师傅那和善亲切的目光看着,新厂一下就觉的充满了安全感,他抽泣了两下止住了哭泣。邓师傅看他情绪稳定了就问:“新厂,你什么时候发现你妈变成这样的。你妈以前这样过吗?你们家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新厂说:“我不知道,我刚才刚发现我妈躺在这儿不动,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妈以前从没有像这样过。”。

    邓师傅听完新厂的话,想了一会。又对着新厂说:“没事啊,你妈这是心病,你去找你爸,让你爸来找我。让我问问看你妈到底遇到什么事了。只要搞清楚原因,我就有办法。”

    新厂扭头就要往外跑,一把被邓师傅抓住。“先别急着去,你先去厨房整点白糖水,喂你妈喝点,喂完你再去。”。

    新厂端着一大碗白糖水,用勺子往他妈嘴里喂,但他妈怎么都不开口,糖水都顺着嘴角流在了床上。新厂流着眼泪扭头对邓师傅说:“邓师傅,喂不进去,我妈不张嘴。”。

    邓师傅上前看了一眼说:“你用手指沾着水,往她嘴上抹,多抹几次。手指能伸她嘴里更好”。

    “不行,牙是咬着的,怎么伸不进去。”新厂跪在床头抹了一会又扭头说,声音里还是带着哭腔。

    邓师傅又上前看了一眼说:“好了,不用抹了。你去找你爸吧。我在庙里等你们。”。

    新厂下了床就往外跑,手里还端着碗呢。邓师傅赶忙喊:“碗,别急,跑慢点。”。新厂顺手把碗往地上一放,继续低着头往外跑。邓师傅走出新厂家,把大门一关,回河神庙了。

    新厂去过他爸的工地,那还是他爸第一次开车来接他下学时。他爸开着那辆车带着他和他妈,在村里转了一大圈,又带着他们在镇上转了一圈,才带着他们来到了工地。在工地他爸住的屋里,他们难得全家聚在一起吃了一顿大餐,他爸就是那时说的再过两年就要在镇上买房子,让他们全家都过上城里人的生活。

    新厂跑的飞快,比在运动场比赛时跑的还快。路上的人们都对这个像疯了似不停奔跑的小孩感到好奇。有人认出新厂,就感慨的说:“怪不得以前运动会能把炼油厂那些人甩的老远,你看人家平时怎么跑的,加上翅膀都能飞起来。就该这小子赢。”。还有人给新厂加油:“加油,加油,好样的。继续努力,多给咱们镇上争光。”。还有人像是又被激励了似的对着新厂大喊:“好小子,不愧是咱河阳镇的人,这才是咱河阳人该有的精气神。”。新厂就是在一路的加油呐喊声中跑到了他爸干活的工地。

    看工地大门的老头只看见一个影子一闪,他挤了挤眼睛什么也没有。他以为他眼花了。新厂跑到他来过的那间屋子,使劲的敲门,使劲的喘着气。没人理,又顺着窗户往里看,屋里没人。他又在工地里到处跑,到处看,还是没见到他爸,车也不在。他又跑回到大门口想去问问看大门的,他刚跑到大门口,看大门的老头先看见了他,从屋里走了出来:“哎,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快出去。不要在这里玩,这不是玩的地方,别砸着你了。”。

    新厂呼吸还是很急,使劲往肚子里咽了几口气才开口说:“大爷你好,你知道苗河去哪儿了吗?我找他有急事。”。

    那老头看新厂挺有礼貌的就说:“苗河?苗河是谁我不认识,这里工人多了,我认不全。哪个村里,长什么样,多大年纪。”。

    新厂:“苗河就是这工地的包工头,开一个红色的小车。”。

    那老头嗯了一声:“黑蛋啊,你说黑蛋我不就知道了。我不知道他去哪了,人家是老板,去哪会给我说,我就是个看门的。你是谁,你找他干嘛呢。你给我说说,等他回来我给他说。”。

    新厂更着急了:“大爷,你知道怎么去哪儿能找到他吗?。”。

    那老头上下看了看新厂说:“啊,你是他儿子吧。看着长的就是一个脸。上次你是不是来过这儿。我说怎么看着这么面熟。我还认识你妈呢,你妈。。。”。这老头估计是太长时间没给别人说过话了,一张嘴就是说个不停。

    新厂急的脑子里嗡嗡直响,赶忙拦住他的话自己说:“你快说吧,去哪儿能找到他。”。

    那老头刚还是带着笑的,突然就不笑了,说话也变得像是没了味道似的,也变的异常简练:“不知道。”。说完就钻进屋子。新厂也不想给他废话了,扭头又跑进工地,见到工人就问,问了半天也没人知道。

    突然他想起来他爸曾经给他说过bb机号,还让他记呢,只不过他对于他爸任何东西都懒得管,现在到有用的时候了,他却有点后悔当初怎么没记。不过他想起来他妈专门用粉笔在他家屋门后面记有。新厂又开始往家跑。

    一口气跑到家,喘着气在纸上记下那串数字,又进屋看了他妈一眼,又叫了两声妈,还是没反应。新厂就又往外跑,这次他是往大嘴家跑了,全村就大嘴家有电话。

    还没到大嘴家门口,就看见大嘴一手拿着健力宝往嘴里灌,一手提溜着书包乱甩。

    新厂看着大嘴才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干的就像是枯树的老树皮,已经裂开了,他使劲的咽了两口吐沫,对着大嘴说:“大嘴,走,去你家打个电话。”。

    大嘴晃了两下手里的易拉罐,仰头一口喝完,顺手一扔。对着新厂说:“怎么了,看你跑的。马上快迟到了呀。”。

    新厂也不管拉着大嘴就往他家走:“快点,别说了。我有急事。”。

    大嘴也看出新厂是真着急了,被新厂拉着跑还不忘关心的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有事,给我说。”。。。新厂没吭声。大嘴跑了两步就开始呼哧呼哧:“停,停,我跑不动了,中午吃太多了。”。新厂只有松开手,他想起他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吃饭呢,大嘴一说他才感觉到肚子里空荡荡的。。

    走进大嘴家,新厂没打过bb机,只好给大嘴说:“你替我打。“大嘴接过新厂递过的纸。拨着号码问:“留什么话。”。新厂想了一会说:“就留快点回家,苗新厂有急事找你。”。
其他书友在看:开局就成了魔尊精灵之全球巨星决战古今鸭子的篮球重生三国当皇帝娘子只想当地主我在洪荒混诸天硬核小兵鲁潇潇职场漂流记男主他不让我混吃等死